烽火連天,塵土飛揚,逆子戰爭並非僅在神域外圍發生。諸神的反動已然傳開,希臘各地如今都出現無數暴民,分成不同的立場彼此對立。有的人要拆毀神廟,有的人捍衛神廟,供奉不同主神的神廟之間還有紛擾,簡直可以說是天下大亂。阿波羅邊騎邊看,不禁搖頭嘆息。他想到不久前還跟身為女兒身的雅典娜並肩共騎,前往高加索山找尋普羅米修斯;想不到事隔一個多月,卻恍如隔了數千年一般,整個世界都已經完全走調。他真的要跟雅典納斯正面衝突嗎?在必要的時候,他下得了手嗎?自己跟雅典納斯向來交好,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出生之前所訂下的預言而走到性命相拼的地步?阿波羅十分煩惱。

沒多久已經接近太陽宮殿,阿波羅遠遠一看,卻發現自己家居然也被一群雅典納斯的部隊所包圍,其中還有兩名泰坦巨神。阿波羅心想太陽宮殿裡沒有善長戰鬥之神,如果自己手下起心反抗的話只怕會碰上十分糟糕的局面。他快馬加鞭,衝近神殿,只見兩名泰坦以及一群希臘戰士圍著一名女神對立,原來卻是希拉。

雅典納斯部眾以一名人類亡靈為首,阿波羅定睛一看,認出是阿基里斯。阿基里斯對著希拉叫道:「希拉,不要頑抗。太陽一個多月沒有升起,凡間已經不知道凍死多少人了。我們來駕馬車,也是為了世人著想。妳如此堅決不讓我們進去,這是在跟人類作對,豈是神所應為?」

希拉卻道:「太陽馬車只有阿波羅能夠駕馭,要是讓你們搶去了,只會為凡間帶來浩劫。」

阿基里斯的亡靈道:「新任天神雅典納斯已經任命我為新任太陽神。只等我接管馬車中的太陽神力,自然就能駕馭。雅典納斯乃是妳的養子,這些日子裡他的言語之中對妳也多有敬重。妳身為人母,應該幫他,不該與他對抗。」

希拉向前一站,神力奔放,氣勢恢宏。「幫不幫他,由我決定。總之你們想要取得太陽馬車,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一名泰坦巨神舉起神拳,叫道:「大膽希拉!我忍妳很久了!看拳!」可惜神拳還沒揮下,泰坦已經全身焦黑,有如一顆暗淡的流星一般直墜而下,再度奔往塔塔洛斯。

阿波羅跳下馬背,站在希拉身前,對希拉點了點頭,說道:「希拉。」

希拉也點頭:「阿波羅。你終於回來了。」

阿波羅轉過身去,面對叛軍。阿基里斯說道:「阿波羅,天命所歸,宙斯註定是要交出權棒。勸你不要垂死掙扎,趕快卸下神職,交出太陽馬車。」

「我給你兩個不交的理由。」阿波羅道。「一個是你不自量力;一個是你已經死了。人死了就該認份,至少還可以留個英雄名聲。你如果死後還不安分,硬要把自己的名字弄臭。那也怪不得我了。」

剩下一名泰坦巨神眼看阿波羅一拳便將同伴打回塔塔洛斯,深知自己不是對手,於是向後退開。其他人希臘戰士一看,立刻跟著後退。所有叛軍只剩下阿基里斯一魂留在原地。阿基里斯一生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最後雖然身死,也是死在小人冷箭之下,並非戰敗而亡。他自認力量天下第一,狂妄地道:「我乃新任太陽神,你們這些老神已經過時了,跟特洛伊一起煙消雲散去吧!」說完舉起標槍,對準阿波羅投來。

「你出生之時沾過冥河水,在凡間刀槍不入,但是在我眼中也不過就是那麼回事。」阿波羅一把接過標槍,反手投去,當場刺穿阿基里斯靈體,隨手送入塔塔洛斯。「我阿波羅最恨瀆神之人,你們還想活命的,立刻給我離開。」叛軍如獲大赦,當即一哄而散。

阿波羅回過頭來,跟希拉面面相對。過了一會兒問道:「妳為什麼不待在奧林帕斯,跟宙斯站在一起?」

希拉嘆氣:「一個是我丈夫,一個是我兒子……我不知道該跟誰站在一起。」

「但是來找我又有什麼用呢?」

「我只是不能繼續待在神域而已。」希拉道。「想起你不在家,就過來住幾天。」

「如果妳想要置身事外,那就繼續待著吧。」阿波羅說完就往馬廄走去。

希拉沉默一會兒,沒有主意,只好跟在阿波羅身後行走。阿波羅打開大鎖,進入馬廄,牽出太陽馬車,掀開車蓋。馬車金光大作,神力奔騰。阿波羅一手伸入馬車之中,將太陽的力量收回體內。剎那之間,金光自馬車之上轉入阿波羅體內,彷彿無止無盡的力量噴灑而出,令希拉站立不穩,倒退三步。如今阿波羅與太陽合而為一,光芒萬丈,除了諸神之外,凡人肉眼根本無法逼視。希拉震攝於阿波羅的力量,心中油然浮現一股恐懼之情。想到雅典納斯居然要跟這種神對抗,希拉暗自心驚,忍不住拉起阿波羅手臂,說道:「阿波羅,你……你要去找雅典納斯嗎?」

「是他找上門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阿波羅的神體觸手炙熱,希拉無法久握,只有放開雙手,說道:「他……他會有什麼下場?」

「我也不知道。」阿波羅見她憂心,只好停下腳步。「希拉,妳也不必看到我神力大增,就為他擔心。雅典納斯如今的力量,未必在我之下。」

「他真的……這麼厲害?」希拉流下眼淚。「我畢竟還是養出了一個逆子,一個怪物……或許我當年真的不該救他……

「希拉,聽我說。」阿波羅正視她道。「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當年妳救的對,如果不是妳的愛,他不會忍到今天才發難。事已至此,再也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妳可以選擇留在這裡,也可以決定跟我回去。宙斯跟雅典納斯是妳生命中的兩個男人,妳也是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只要妳狠得下心,願意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妳是可以左右這場戰局的。」

「你們兩個的力量都已經超越宙斯了,我還能左右什麼呢?」

「那也未必。」阿波羅搖了搖頭。「此事關乎天神命運,我已經看不透了。總之我們不會輕易讓神域落入雅典納斯的手中。我要走了,妳自己看著辦吧。」說完也不召喚飛馬,自己憑空飛起,光芒四射,為許久不見天日的凡間重新帶來一道曙光。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