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阿波羅
第1節  伊迪帕斯Oedipus

很久很久以前,阿波羅示下神諭,表示底比斯國王萊厄斯﹝Laius﹞的兒子長大之後將會殺害自己的父親,娶自己的母親。萊厄斯為了防止這件事情發生,於是在兒子剛出世的時候就帶到荒野之中綁住雙腳丟棄,以為從此就不須擔心此事。  

 

許多年之後,萊厄斯帶了五個隨從出門在外遭到殺害。其中只有一個隨從逃了回來,跟大家回報說是一群強盜幹的。這件事並沒有遭到進一步的調查,因為當時底比斯正遭遇到很嚴重的危機。原來底比斯的附近出現了一隻長有翅膀、獅子的身體但又擁有人類的臉孔與乳房的怪物斯芬克斯﹝Sphinx﹞。斯芬克斯會問任何路過的人一個問題,如果答不出來的話便會被殺。由於沒人答的出他個問題,所以事情越演越烈,到最後底比斯幾乎算是遭到圍城,七座城門緊緊關閉,沒有人敢出城。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名叫伊迪帕斯的陌生人出現了。他本來是哥林斯﹝Corinth﹞的王子,因為有一天聽說一個神諭,表示他將會殺了自己父親、娶自己母親,為了躲避這個命運所以離開家鄉。他以為只要自己永遠不再跟父母見面,這種事當然就不會發生。於是他來到底比斯。在聽說了斯芬克斯的故事之後,伊迪帕斯毅然決然地上前挑戰。斯芬克斯問他:「什麼動物早上的時候用四隻腳走路,中午的時候用兩隻,晚上的時候用三隻?」伊迪帕斯說:「人!因為人剛生下來的時候用四肢爬行,長大之後用兩腳走路,而年老之後就需要柺杖助行。」很奇怪地,當他答出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後,斯芬克斯當場自殺。

底比斯獲救了。人民為了感念伊迪帕斯的功績而立他為王,甚至將老國王的妻子嫁給了他。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總之是非常美滿。直到有一天,底比斯出現瘟疫,死了很多很多人。身為國王的伊迪帕斯非常心痛,於是再度祈求神諭幫助。阿波羅很直接的告訴底比斯人,要想瘟疫結束很簡單,只要找出當年殺害老國王萊厄斯的兇手並且懲罰他就好了。於是伊迪帕斯開始調查當年的事情,想不到結果出乎他意料之外。

原來當年萊厄斯的老婆不忍看到自己兒子就這麼死去,於是偷偷叫一名家僕把小孩抱走。誰知道那家僕竟將小孩交給了哥林斯的國王撫養,也就是現在的伊迪帕斯。伊迪帕斯為了躲避神諭中的命運而來到底比斯,卻在路上碰到自己的親生父親萊厄斯。萊厄斯很高傲的叫伊迪帕斯讓路,伊迪帕斯不肯,雙方一言不和就打起來,最後伊迪帕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而且之後還成了底比斯的救主,娶了自己母親,應驗了阿波羅的神諭。

真相大白之後,伊迪帕斯的母親兼妻子立刻回房自殺。伊迪帕斯自己忍不住良心責難,出手挖去自己雙眼,然後離開底比斯自我放逐。也許對他而言,失明的黑暗世界是一個避難所,好過眼睛亮亮的卻完全看不出事情的真相那樣活著吧。  

 

以上,就是真實日記第五十二章第三節裡記載的事蹟

時間之鎖,複雜異常,因為這道鎖會隨著時間流逝自我衍生。阿波羅被困了三十來天,時間牢籠之外就多了三十幾道鎖。荷米斯如果擁有完整的時間力量,自然可以隨手開啟。然而此刻他所擁有的只是宙斯交給黑帝斯看管的一半時間力量,所以他必須花費許多心力,將數千年累積下來的盜賊技巧發揮到極致,才終於在三天之後打開了時間牢籠。

這三天,黑帝斯跟波西頓都已經恢復元氣,並且各自返回海底跟冥界召集統轄的勢力,於宙斯的故鄉克里特島上集結了討伐大軍。波西頓的手下有海蛇、海怪、海妖女以及獨眼巨人;黑帝斯則多是冥界幽魂。雅典納斯進入塔塔洛斯,擊敗遠古獄卒「有一百隻手跟五十個頭的怪物」,打開永恆生命的監獄,釋放出一代一代代表天地開創以來所有自然與非自然力量的生物。本來有些生物不願意效忠於他,不過在他將上任天神克朗努斯打成地板上的一灘爛泥,從此再也沒有能力站起之後,所有怪物都決定乖乖聽他號令。如今雅典納斯會合了人間希臘軍、冥界惡靈軍以及塔塔洛斯怪物軍,組成一股強大非凡的反叛勢力,兵分三路殺上天去,以人海戰術將奧林帕斯團團圍住。

神域戰將都不在奧林帕斯,火神希費斯特斯率領一眾女神捍衛神域,一時之間還不至於全面潰敗,但是能守多久十分難說。圍城開始之前希拉便即下落不明,有神說希拉是離開神域尋求協助,也有神猜測她為了自保而加入雅典納斯的陣營。總之一邊是丈夫,一邊是養子,希拉最後會幫助哪一方都是情有可原。宙斯自從時間失控之後就臥病在床,如今將一切事務交由眾神處理,似乎對逆子攻打神域之事也不怎麼關心。

阿波羅離開時間牢籠,再度返回人間,跟荷米斯、黑帝斯以及波西頓坐在克里特島的坍塌山洞之中,共同商議眼前大事。

「如今敵眾我寡,神域方面不知道能撐多久。」波西頓道。「大海的子民雖然各有本事,但畢竟為數不多。而且由於大海遼闊,他們向來各自為戰,正面交鋒,未必敵得過實戰經驗豐富的希臘軍。」

黑帝斯道:「冥界軍團擁有一定的戰力,但是冥河惡靈的數量難以計數,連我都能擊敗。能不能壓倒對方,我其實沒有把握。」

荷米斯道:「塔塔洛斯裡的怪物更不用提了,每一個都是過往神祇、遠古巨獸,可說是千萬年前的我們。如今傾巢而出,到底該如何阻止?」

「用不著如此灰心。」阿波羅道。「希臘軍戰陣經驗老到,確實不容小噓。但是他們已經經歷十年爭戰,個個歸心似箭,鬥志絕不高昂。冥河惡靈縱然怨氣深重,畢竟已經遭受冥河侵蝕多年,個個殘軀敗體,除了數量優勢之外,並無可怕之處。塔塔洛斯裡的怪物有的肉身已滅,有的力量已由現任神祇取代,說到底都已經不復當年,眾泰坦也沒有泰坦大戰時的實力。雖然力量強大,但也不是無法對付。只要戰術運用得宜,通通可以個個擊破。我所擔心的,終究只是雅典納斯一人……

荷米斯道:「雅典納斯的確厲害,但是也要靠惡靈幫助才能擊倒黑帝斯。眼下冥王海皇俱在,加上你阿波羅,沒有理由贏不了他吧?」

黑帝斯跟波西頓同時搖頭:「我們肉身雖然重鑄,力量卻虛耗甚巨。要對付雅典納斯,只有依靠阿波羅。」

荷米斯好奇:「難道阿波羅的神力居然比冥王還要強悍嗎?」

黑帝斯若有深意地看著阿波羅,一看阿波羅不發一言,若有所思,便道:「孩子,難道到了這個關口,你還想要逃避責任?」

「不是。」阿波羅搖頭:「我只是在想……普羅米修斯消失之前為什麼特別提及伊迪帕斯的故事?還有他為什麼決定要徹底消失?」

「他不是說他活膩了嗎?」荷米斯道。

「普羅米修斯凡事都有深意,絕對不會是活膩了那麼簡單。」阿波羅不認同。「伊迪怕斯的事跡乃是希臘故事的典型。代表了人類終究逃不過諸神的安排,以及父死子繼的權力交接。他是想要提醒我權力終究是要交接?還是我終究逃不過上天的安排?」

荷米斯道:「我們就已經是神了,還有什麼逃不過的安排?」

「那逆子傳說又是哪裡來的?」阿波羅問。「如果我們沒有逃不出的安排的話,雅典納斯為什麼註定要取宙斯而代之?」

荷米斯語塞。

「問題不在那裏,而是在於普羅米修斯所作的示範。」阿波羅繼續道。「他消失了。他脫離了永生的宿命,徹徹底底從宇宙中消失。這代表了什麼?」

「他脫離了命運的掌握。」

「沒錯。」阿波羅道。「他舉伊迪怕斯的故事為例,是要告訴我們,諸神不該下達那麼多神諭,不該如此左右人類的命運,不然只會釀成悲劇。我們涉入世事太深了,有時已經草菅人命,根本將人類當作玩物,世界當作遊樂場。這就是雅典納斯之所以要反叛神域的原因,也就是人類之所以願意跟隨他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雅典納斯反叛神域之事是早在宙斯登上天神之位時就已經註定。同樣的事情在宙斯的年代之前就已經發生過兩次了。儘管明知註定會發生,然而時至今日,我們依然在盡力阻止,絲毫沒有放棄的念頭。」他看著面前的三神,繼續說道:「如果連我們諸神都不願意被命運左右,為什麼我們還要去左右人類的命運?」

眾神沉默片刻,最後黑帝斯開口:「事情總要一件一件來。先解決眼前的危機,再去檢討我們的錯。要是眼前的難關無法渡過,我們也會有永恆的時間在塔塔洛斯裡面慢慢檢討。」

「了解為何而戰是很重要的。」阿波羅說著站起身來。「時間不多了,先來安排一下吧。請冥王跟海皇率領部眾自敵後突襲,使雅典納斯的軍隊腹背受敵,牽制他們的行動。叛軍一時攻不下神域,難保雅典納斯不會獨自突圍進入神域挑戰宙斯。荷米斯,我要你趁亂溜回奧林帕斯,但是不要現身,暗中觀察一切,適時保護宙斯。」

「他會獨自挑戰宙斯?他再強也未必能強過宙斯吧?」

「他會的。因為想要成為天神,他就必須取得最後一樣寶物。」

「什麼寶物?」

「宙斯的陰莖。」

黑帝斯點頭:「沒錯。他需要宙斯的力量泉源,也需要當年被宙斯所奪走神力。少了這些力量,他再怎麼說都只是個凡人,是沒有能力重建宇宙秩序的。」

荷米斯嘆了口氣:「你們知道凡人常常說我們諸神陽具崇拜嗎?」

阿波羅走出洞外,招來飛馬。「各位盡力拖延時間,我應該很快就會前去神域會合。」

荷米斯問:「你要去哪裡?」

「我要回太陽宮殿一趟,取回屬於我的力量。」

「怎麼你平常不帶力量出門的嗎?」

阿波羅跳上馬背。「我的力量早已凌駕黑帝斯。如果平常都帶出門的話,只怕老早就被宙斯煩死,三天兩頭就要拱我出來接班了。」「你把力量藏在哪裡?」「這還用問?當然是太陽裡面了。」阿波羅說完,拉扯韁繩,朝著太陽宮殿揚長而去。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