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救神

黑帝斯一杖揮出,附在地獄權杖上的惡靈立即破杖狂奔,化作一條黑氣縱橫的長鞭竄向雅典納斯。雅典納斯舞動海神三叉戟,登時召來一道海水之牆擋在身前。黑帝斯劃開水牆,權杖長驅直入。雅典納斯橫杖一擋,兩大神器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震得冥王大殿搖晃不已。黑帝斯縱劈,雅典納斯再擋;又劈,再擋。三下巨響過後,冥王大殿受不了神力衝擊,當場坍塌毀滅,變成地底世界中的一塊巨大廢墟。

黑帝斯大怒:「大膽逆子,竟敢毀我宮殿!」

雅典納斯狂笑:「那又怎樣?海神殿不也毀了?下一個就輪到奧林帕斯!」

「狂妄!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不自量力!」

黑帝斯將權杖橫在胸前,全身爆出陰猛黑氣,瞬間凝聚在地獄權杖之上。雅典納斯眼看一股前所未見的神力在眼前聚集,心中忍不住一驚,將三叉戟往地上一插,喚出一灘濃密的海水將自己團團圍住。黑帝斯大喝一聲,權杖向前猛刺,彷彿化作一道深不見底的宇宙黑洞一般,將雅典納斯的海水吞噬殆盡。雅典納斯力聚雙臂,拔出三叉戟插向黑色權杖。權杖黑氣一頓,接著被筆直剖成兩半。黑帝斯手臂一抖,再度將分散的黑氣凝聚起來,困住海神三叉戟。雅典納斯力大無窮,使勁後扯,硬生生地拉長黑氣,掙脫黑帝斯的束縛。雙方你來我往,攻勢疾勁,一時之間鬥得難分難解,看不出強弱。

「怪物,這兩個傢伙都是怪物……」荷米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暗想。「兩個隨便一下我都抵擋不住。同樣是神,為什麼力量強弱差這麼懸殊呢?真的是……」此時他已爬到冥王寶座的殘骸之旁

 

 

,在殘磚斷瓦之中搜尋著世間盜賊夢寐以求的寶物:黑帝斯的黑暗頭盔。「可惡,剛剛明明放在這裡的。現在弄得這麼亂,怎麼找?」

突然之間三聲狂吼,一條擁有三顆大頭的怪物自後方撲向雅典納斯,正是地獄獒犬賽怖玀斯。雅典納斯應變其快,三叉戟戟刃一長,當場分別刺穿賽怖玀斯的三顆腦袋。賽怖玀斯十分悍勇,即使腦袋已穿,依然狠狠咬住三叉戟,不可鬆口。雅典納斯一時之間抽不回戟,只好連帶賽怖玀斯的巨大身體一併揮舞,繼續阻擋黑帝斯的攻勢。黑帝斯越戰越快,雅典納斯卻因為武器上掛了隻賽怖玀斯而轉動不靈,沒多久就被抽上好幾鞭。

「黑帝斯!」雅典納斯疼痛不已,叫道:「你好卑鄙,居然找狗幫忙。」

黑帝斯手下不停,說道:「你這麼英勇的獨闖地府,我如果堅持單打獨鬥,不是辜負了你勇敢之名?」

雅典納斯又中幾鞭,忍耐不住,只好拋下手中三叉戟,大喊一聲,赤手空拳迎向黑帝斯。黑帝斯看準方位一杖抽去,纏上雅典納斯的手臂,一帶一送之下,當場將他遠遠甩開,跌落冥河之中。他一落水,河中冤靈立刻湧上,轉眼之間便把他抓入河底。

突然之間一聲巨響,整個地底世界震動不已,冥河河面瞬間向下沉淪三呎。黑帝斯搖了搖頭,一鞭向後甩去,自廢墟之中捲起黑暗頭盔,拋入荷米斯手中。「私生子,我信了你了。找機會利用頭盔逃命,等這邊結束之後再去翻閱日記。」我賜給你我的允許,此後時間之池就算是你的了。好好憑藉你的機智善用這股力量吧。」

四周越震越是厲害,冥河之水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亡靈掙脫河水束縛。荷米斯收下頭盔,問道:「他明明不是你的對手,何必好像交代後事一樣?」

「三叉戟是波西頓的武器,不會臣服於他,所以他剛剛才會舞動不靈,力量不繼。」黑帝斯眉頭越鎖越緊,繼續道:「如今他吸收了冥河之中累積數萬年的仇恨之淚,加上數不清的惡靈作為後盾,我遲早都會敗在他的手中。」

冥河乾枯,惡靈滿佈,雅典納斯跳出河道,領頭站在冥王面前,全身上下綻放出邪異氣息,說道:「黑帝斯,你讓這些冤魂永世沉淪在冥河之中,可想到有一天他們會群起反叛?」

「這些是惡靈,不是冤魂,他們在冥河之中是在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絕不是因為我個人的喜好而無端受連。」

「你用這種殘酷的手段恐嚇人類,難道就能夠匡正世風,導正規矩嗎?」雅典納斯大聲說道。「世間道德淪喪,諸神應該身體力行,以更具體的行為教化世人,而不是以死後報應這種虛無縹緲的觀念恐嚇他們。這麼多年了,這個方法有沒有效,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喔,你想改革是嗎?你想要數落我的不是,是嗎?」黑帝斯也越講越大聲。「冥河乃是由仇恨的眼淚凝聚而成,如今你吸取仇恨,一身邪氣,難道以為能夠保有一顆純正的心嗎?你將這些惡靈收為麾下,想要憑藉他們的幫助攻打神界,難道這樣做師出有名嗎?你去塔塔洛斯,莫非就是想要釋放其中的怪物來對付奧林帕斯。雅典納斯,當心你與誰為伍,又是與誰作伴,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時候失了本心,你就算達到目的,也不會有好結果的。」

「廢話!」雅典納斯高舉右手。「成王敗寇。等你贏了我,再來說教吧!」說完右手一揮,千萬惡靈毫不遲疑地撲向黑帝斯。

黑帝斯氣燄高張,身體噴出熊熊黑火,火光沖天,當場燒化無數惡靈。只可惜惡靈為數實在太多,有如汪洋大海一般對著黑帝斯不斷壓下。數分鐘之後,黑帝斯終於動作滯礙,渾身顫抖,身上的黑火也奄奄一息。雅典納斯迎上前去,一手抓上黑帝斯的咽喉,神力一聚,當場將黑帝斯的神體扯出肉身。

「你敗了!」雅典納斯狂笑。「跟波西頓一起去塔塔洛斯安享晚年吧。」說完大腳一踩,立刻在地上打開一條通往塔塔洛斯的道路。屬不清的惡靈在他的指揮之下湧入地洞,衝向塔塔洛斯。雅典納斯另外一手抖落波西頓的肉身,兩手各抓起一大神祇,正要跳下,想起附近還有一名宙斯之子,於是原地停留片刻,環顧四周。他到處找不到荷米斯的蹤影,最後高聲說道:「宙斯的私生子,我即將起義推翻奧林帕斯,重建世間秩序。你若有心,歡迎加入我的陣營;不然的話就袖手旁觀。不管怎麼樣,只要你不阻止我,我就不會找你麻煩。好自為知吧。」說完跳下地洞。

「你自己好自為知吧。」荷米斯等他遠離,這才脫下黑暗頭盔,喃喃說道。「雅典納斯果然厲害,連黑帝斯都不是對手,看來只有傻瓜才會笨到去阻止他。我是不是傻瓜呢?」

他一面自言自語,一面繞到黑帝斯王座後方,卻找不到時間之池的蹤跡。他翻開一堆瓦礫,找到躺在地上的石門,向上一拉,開啟時間之門,終於看見倒在地下的一間石室,以及石室之中的時間之池。他走入石室,站在池邊,心想:「黑帝斯說時間之池已經歸我所有,卻不知道該如何取用時間的力量?難道要像雅典納斯一般吸乾冥河之水嗎?還是先看日記再說吧。」

他撥開池面之水,取出被時間凝止的真實日記,欣賞了一下凍結在時間之中的真實之焰,接著打開日記。他翻閱了一會兒,發現這本日記遠比外表看起來要厚上許多,內頁似乎怎麼翻也翻不完一樣。又看了一會兒,盡是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心想這樣看下去要看到什麼時候?於是將日記放回池中,說道:「還是先取時間之池的力量好了。」

他將手放入池中,等了半天,池水並無反應。他取出匕首在食指上劃了一刀,滴下三滴鮮血進入池中,還是沒反應。最後他將體內的時間之淚凝聚,捧在手中放入池內,時間還是連理都不願理他。荷米斯嘆了口氣,盤腿坐在池前,心想:「看來只剩下最直接的一個辦法了。」開口說道:「池水呀,池水,告訴我,要怎麼才能將你收為己用?」

時間之池浮動幻化,噴出一道泉水,化為一張人臉,說道:「把整座池水喝入體內就可以了。」

荷米斯眉毛一揚,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知道,你是荷米斯。」池水答道。「黑帝斯將我贈送給你,此後你就是我的主人。」

「那麼,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有另外一個身而為神的存在?要用時間之淚為自己留下線索?好讓自己尋找出一段不該存在的過去?」

「那不是你的過去。那是另一個你,不該存在的你。宙斯曾經改變過過去所發生的事情,讓你擁有一段不該擁有的人生。如今那段被更改的過去遭到抹煞,所以你也回歸到你原先應有的生活。」

「宙斯更改時間?這種事情發生過幾次?」

「三次。」

「影響過幾的神?」

「兩個。你,以及雅典納斯。」

「你是說雅典納斯註定要毀滅神域,而宙斯利用改變時間的手段防止此事發生?」

「沒錯。」

荷米斯想了一想,搖頭道:「這樣不對。如果單純只是宙斯更改過的過去遭到抹煞,那我現在根本不該在這裡追尋那段被抹煞的過去。我既然來了,就表示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根本不是原先應該發生的事情,至少有少部分不一樣的地方。」

「那是因為你在被抹煞之前就為自己留下追尋的線索。雅典納斯並沒有這麼做。」

「哼,那又如何?」荷米斯繼續搖頭。「你沒感受到他的力量嗎?你以為憑他那種力量,會無法察覺那段被抹煞的一生嗎?」

「我也不知道。」時間之池的聲音有點遲疑。「正如你所說的,抹煞你們不該存在的一生,並沒有將歷史導入原先既定的軌道。儘管大方向不變,小細節還是不同。然而以宇宙萬物環環相扣的觀點來看,這一點小不同就有可能激起無法預測的漣漪。我必須承認,我搞砸了。我已經不知道這個未來將會何去何從了。」

荷米斯恍然大悟:「所以這一切都是你搞出來的事情?」

「本來我認為是宙斯搞出來的事情。而我只是想要播亂反正而已。」時間道。「如今時空錯亂,洪流決堤,如果不小心控制,崩壞的將不會只有時間而已。」

「黑帝斯說我是你的主人,你甘心受我控制嗎?」荷米斯說著舉起時間之池。

「我一直是天神的僕人、冥王的僕人,如今冥王將我交付與你,我當然甘心接受你的控制。」

「我想你該學到一課了。」荷米斯張開大口,將時間之池中的池水一飲而盡。「長久以來你會隸屬宇宙中最偉大的兩名神祇管理不是沒有原因的,以後可不要再擅作主張啦!」

時間之力,宏大無邊,荷米斯池水下肚,登時感覺有如身處一道難以抵擋的歷史洪流之中。古往今來所有知識以及力量不斷流過他的身邊,隨手一取就是一把權力、一把意志。他看見不為人知的祕密,看見不可告人的舉動。從古至今什麼人、什麼神幹過什麼事,荷米斯在一霎那間全都看在眼裡。加上池水之中所包含的真實日記的內容,荷米斯當場知道了一切事情的始末,也明白了接下來該做什麼事。

洪流百川匯集,最後歸於一點,進入他的心房。荷米斯目光恢復焦點,再度回到現實之中。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外形已有變化。他一身潔白衣物,飄逸有如天神,腳上的草鞋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身後的一雙巨大美麗的羽翼。他展開雙翼,噴灑聖光,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在身體周遭流竄。他無法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掌。

「厲害呀……」他深吸一口氣,覺得地底世界的空氣都變得清新。「雖然力量敵不過雅典納斯,但是我如今也擁有他所不及的優勢了……

他推開石門,走回冥王大殿,來到通往塔塔洛斯的地洞之前,戴上黑暗頭盔,全身隱形之後,跳下洞中,以神眼難察的速度向下疾衝,很快就趕上了帶著波西頓跟黑帝斯向下墜落的雅典納斯。

雅典納斯正自盤算著要如何勸服塔塔洛斯的遠古巨神以及各式怪物幫他反叛,以及如何解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解決的克朗努斯。突然之前兩手一鬆,波西頓跟黑帝斯的神體竟然已經不翼而飛。雅典納斯大吃一驚,轉身揮出剛剛收來的地獄權杖,將一條黑色的長鞭甩入虛空,在數里之外冒出頭來,擊中搶走神體的偷襲者。荷米斯腳下吃痛,腦袋一歪,黑暗頭盔向旁偏過,隱身失效,露出本體。不過本體也只是稍縱即逝,這麼轉眼之間他已經飛離雅典納斯的目光範圍,帶著兩具神體成功脫逃。

「宙斯私生子!我警告過你不要管我閒事了!」雅典納斯的聲音遠遠傳來,雖然幾乎細不可聞,但是依然清清楚楚地竄入荷米斯的雙耳之中。

「你警告我就要聽呀?那我也來警告你!我警告你不要管我閒事呀!」荷米斯哈哈大笑,飛出地洞,原本還打算直接離開地底世界,不過卻被黑帝斯阻止。

「我們失去了肉身,暫時不能進入凡間。你依我指引,前往一個地方躲藏。一日之後,我倆重新凝聚肉身,到時候就能離開地底世界。」

荷米斯聽從黑帝斯說話,帶他們兩神來到地底盡頭的一處隱密所在。安頓完畢之後,波西頓說道:「如今情況危急,必須立刻通知宙斯。」荷米斯正要答應,黑帝斯卻道:「不必,宙斯知道。如今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失蹤的阿波羅。」

「好,我去找。你們兩個休息吧。」荷米斯說著就要離開。

黑帝斯問道:「阿波羅失蹤一整個月,凡間已經因為太陽不起而陷入寒冬。神域諸神個個束手無策,沒人知道從何找起。你能找到他嗎?」

「能。」荷米斯想也不想地答道。「一日之後,我們在凡間會合。」說完離開地底世界。

回到凡間之後,荷米斯聚出一滴時間之水,藉以建立時空連結,找到阿波羅的位置。

「阿波羅!」荷米斯一邊向南飛去,一邊透過時空連結與阿波羅交談。

「荷米斯?你總算想到我了?怎麼拖這麼久?」

「要怪就怪普羅米修斯吧。那老傢伙直到一個月前才認定什麼時機成熟了。」

「你已經尋回時間干涉之前的記憶了嗎?」

「當然,你真的不得不佩服我呀。我不但取回了記憶,還有我的神體,以及時間之池的力量。不過話說回來,我花了這麼大的功夫,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結果一切竟然都只是為了要打開時間牢籠,將你帶回現實之中?」

「你是盜賊之神,要開這道時間鎖,除了你還有誰能辦到?你在哪裡?」

「克里特島。別吵,我已經看到你了。乖乖坐下來等我開鎖吧。」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