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自我的旅程

庫馬伊的女祭司乃是一名阿波羅的先知神諭。阿波羅曾經賜給該名女祭司一個願望。當時女祭司抓起一把沙礫,希望能夠獲得與手中之沙同等的長壽。阿波羅答應了。只可惜女祭司要求了長壽,卻忘了要求青春永駐,於是她與日枯萎,越來越瘦小,終於小到被人裝入一個聖瓶之中,到最後肉體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個道出預言的聲音。相傳這個聖瓶一直都被擺在庫馬伊女祭司年輕時所居住的洞窟之中。只要能夠進入該洞窟深處,找到那個聖瓶,就能夠在女祭司的幫助之下預知未來,驅福避凶。

荷米斯翻山越嶺,一路上降伏無數猛獸,管了許多閒事,終於來到庫馬伊,在山林之中找到了女祭司的洞窟。這個洞,了不起,共有一百個洞口,每一個洞口之後都有深不見底的通道,全都走完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幸好荷米斯有得是時間,於是他不慌不忙地走入了離他最近的第一個洞口。

通道越深,洞壁就越模糊,在荷米斯融合時間力量的目光之中,一切變得虛浮不定,但又有一個現實在凝聚成形。當他走到洞底之時,發現自己走入了一座地下陵墓。他來到陵墓中央的石棺之前,推開棺蓋,棺內登時冒出熊熊烈火,走出了一個全身不斷燃燒的男人。

荷米斯定睛一看,發現對方竟然就是自己。

「荷米斯……」燃燒的男人說道。「我是你的未來,我是你的下場,我希望你能夠避免走到這一步,於是在你面前展露真身。」

荷米斯點了點頭,問道:「你怎麼全身發火?請問你身在何處?」

「塔塔洛斯。」

「為什麼?」

「因為我試圖阻止雅典納斯。」

荷米斯眉頭一皺:「宙斯的長子,雅典納斯?」

「他是渾沌預言中的逆子,即將取宙斯而代之。試圖阻止他,你就會落入我的下場,永永遠遠地待在塔塔洛斯之中,享受烈火焚燒之苦。」

「很享受嗎?」

「我情願身在別處。」燃燒男道。「去找阿波羅,去找宙斯,去找所有力量強大之神,總之不要跟雅典納斯正面衝突。不然,有得你受的了。」說完他退回石棺之中,自行蓋上棺蓋,再也沒發出任何聲音。

「厲害,厲害。」荷米斯側頭微笑,等了一等,發現對方不再出聲之後,便即退回洞外,繼續走入第二個洞口。

第二個洞底的場景跟第一個差不多,不過從石棺中走出的是身穿華服的荷米斯。對方說道:「我是你的未來,我是你的獎賞。我加入雅典納斯的反叛陣營,帶領塔塔洛斯的部隊攻入奧林帕斯,重新建立神域,成為天神雅典納斯座下的新一代神祇。加入他,你就能夠長保平安。」

「平安是一回事。你快樂嗎?」

「你也知道,我是不回頭看的。怎麼可能不快樂?」

「我這樣問好了。你真的認為雅典納斯應該取代宙斯嗎?」

「當然,不然我怎麼會加入他呢?」未來荷米斯道。「跟他談談,說不定你也會同意他的立場。不然就置身事外,假裝神界的一切都與你無關。」說完退回石棺,蓋上棺蓋。

第三個洞底的石棺之中走出一個神情落寞的男人。他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孤獨的氣息,彷彿身處一個了無人煙的世界一般。他看了荷米斯許久,張開許久不曾張開的嘴巴,聲音沙啞地說道:「我是你的未來,我是你的末日。我沒有踏上追尋自我的旅程,終究選擇了置身事外。我不死,不老,不在乎一切,直到宇宙毀於宙斯跟雅典納斯的大戰之後數千年的今天,我依然孤獨地待在虛空之中,享受著無比的孤寂,黑暗的歡愉。」

荷米斯道:「幸虧我已經開始追尋自我了。」

孤獨男微微一笑。「那我也就不必多說了。」說完退回石棺。

第四、第五、第六……九七、九八、九九……荷米斯花了很多天的時間,見識到許多種不同的未來,令他感到害怕的是,九十九個荷米斯裡,有一半以上都全身冒火,身處塔塔洛斯;更恐怖的是,沒有一個未來是他成功阻止雅典納斯,神域得保安寧的。他有點害怕自己繼續追尋下去,終將面對雅典納斯。但是他又有點期待能夠面對雅典納斯。即使明知對抗雅典納斯下場多半不太好過,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躍躍欲試,彷彿那是他與生俱來的天命一般……

到了第七天上,荷米斯走入最後一個洞口,來到最後一座陵墓,打開了最後一具石棺。

他看到了自己。

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自己,有著相同的表情,相同的動作,好似水中倒影一般,站在自己的面前。荷米斯揮了揮手,對方也跟著揮了揮手;荷米斯低頭沉思,對方也跟著低頭沉思。最後,荷米斯開懷大笑,指著面前大笑的自己說道:「所以這才是真正的我,第一百個未來,跟之前都不同的未來,還沒有發生的未來,有待創造的未來。就算見過九十九個不好的未來又怎麼樣?真正的未來根本尚未發生,不然怎麼叫作未來?」他伸出一根手指,與面前的自己相觸。第一百個未來突然模糊,彷彿激起水中漣漪一般,逐漸凝聚為一點,變成了一顆漂浮在空中的水滴。水滴向上一躍,沉入荷米斯的眼中,再度開啟他的視野。

陵墓中景色一變,時間的影響消失,石棺崩裂,碎成一圈石環,環中土地滋長出一顆橡樹,橡樹飄下落葉,在地上堆成有如小山一般的枯葉堆。一陣風過,枯葉飄揚,原先只有樹根及泥土的地方如今出現了一只白色陶瓶。

陶瓶緩緩浮起,飄到荷米斯面前,瓶口之中傳來一個蒼老的女性聲響:「荷米斯?」

荷米斯道:「我就是。請問妳是庫馬伊的女祭司嗎?」

「是。你終於來了。」聖瓶說道。「我一直在等你前來取回時間之淚。這顆水滴把我家弄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未來景像。本來我每年都還有兩三個訪客,自從訪客必須經歷九十九個未來才能見到我之後,我就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見過生人了。大部分的人都會在來到我面前之前就被自己的未來嚇瘋甚至嚇死。」

「那麼,」荷米斯問道。「一開始我是怎麼把時間之淚交給妳的?是過去的我做的嗎?」

「我也不知道是過去的你,當時的你,還是未來的你。我只知道是你。」聖瓶道。「百年之前的某一天,你突破時空來到我的樹前,叫我代為保管時間之淚。你說有一天,你將會回到此處取走時間之淚。到時候,你要我帶你前往艾福諾斯火山口 (Crater of Avernus),為你指出通往地底世界的道路。」

 

「喔……」荷米斯面露詫異之色。「所以我接下來要去亡者國度?」

 

「第三顆時間之淚就在冥河河岸。」聖瓶道。「『集滿三顆有獎品喔。』當年你是這麼跟我說的。」

 

「那就走吧。」

 

正說著,一陣天搖地動突然傳來,差點震塌了整座山洞。震完之後,荷米斯跟聖瓶面面相噓,一時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接著聖瓶「咦」地一聲,語氣驚恐地叫道:「我的預知能力斷絕了。我感受不到我主太陽神的存在。到底……出了什麼事了?」

「一件一件來。」荷米斯道。「等我先找回自我,自然會去幫妳找回阿波羅。我們走吧。」

於是聖瓶在前引路,帶著荷米斯走了數日之後,來到一座巨大的火山口旁,移開一顆大石,指向其後深不見底的山洞。荷米斯謝過庫馬伊的女祭司,走入通往地底世界的通道。這條通道伸手不見五指,長的無以復加,荷米斯足足走了一整個月才終於走出通道,豁然開朗,來到一片一望無際黑暗空間。空氣越來越凝重,壓力越來越實在,這裡是陽世的盡頭,任何活著的生命都不該出現於此。荷米斯繼續向前,穿越一片朦朧的白霧,漸漸開始聽見水流聲響。水聲很悶,水流不急,不過三不五時會傳來有東西破水而出的聲音,以及聲嘶力竭、無力再叫的慘叫聲。荷米斯停下腳步,不再移動。雖然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霧氣,根本看不見一步以外的景象,不過他還是可以肯定自己已經來到冥河河畔。只要再多踏出一步,他就會沾染仇恨的眼淚,被冥河中的冤魂拉入永劫不復的深淵。

「時間之淚就在附近。」荷米斯心想。「但是該怎麼找呢?」

四周的氣溫急速下降,冷到荷米斯都忍不住打了幾個寒顫。就在此時,一陣高昂的歌聲自河面傳來,破開了濃密的白霧,有如在荷米斯面前開啟了地獄的大門一般。荷米斯站在原地,一派輕鬆,靜靜地等待冥河擺渡人夏隆的到來。

「哎呀?這位朋友,你還沒死呀,怎麼會來到此地呢?」夏隆站在船上,緩緩向河岸飄來。

「我也不清楚呀。」荷米斯道。「我在找尋……自我。找著找著就找到這裡來了。」

夏隆哈哈一笑,說道:「找自我得從心裡去找。亡者國度是個沒有自我的地方呀。」

「說的是,說的是。」荷米斯笑了笑,又道:「其實我是在找一顆水滴。不是普通的水滴,而是包含了時間痕跡的水滴。不知道你有沒有見過?」

「嗯……」夏隆想了一想,臉色漸漸沉了下去。「跟時間有關的東西是很危險的,朋友。冥王交代過,只要有任何人來這裡提到時間,就先拖過來教訓一頓再說。」說著掄起船槳,擺開架勢,又道:「你剛剛說話,我就當沒聽到。但是如果你還不離開,執意要留下來找水滴的話,我可要打你啦。」

荷米斯眉頭一皺,說道:「別亂來,你可知道我是誰?」

夏隆道:「當然知道,你是宙斯之子,一出生就被貶入凡塵的荷米斯。你一生道德不張,偷盜過活,縱情聲色,肉慾橫流。只可惜不會死,不然下了地獄,可有你好受的。」

荷米斯拔出匕首,說道:「現在我誰也不是,只好聽你冷嘲熱諷。等我找回自我,你就知道要怕了。」

夏隆道:「那就等你找回自我再說吧!」說完使勁揮下船槳。這一揮,剛猛異常,槳風帶動冥河之水,有如驚濤駭浪對著荷米斯捲來。荷米斯心中一驚,不敢硬接,當即向後一退,隱入陰影深處,瞬間無影無蹤。夏隆「咦」地一聲,說道:「好傢伙,河邊空蕩蕩的,連塊大石頭都沒有,這樣你也躲得起來?」

「怕了吧?」荷米斯刀隨聲至,轉眼之間已經來到小船之上,夏隆身後。夏隆大失驚色,趕緊搖晃小船。荷米斯站立不穩,深怕跌入冥河,只好再度隱入黑暗,溜回岸邊。

夏隆船槳對準河岸頂下,小船漂開數呎之外,接著將船槳靠在腳邊,說道:「跟宙斯之子打架總是不會有好處的。這樣吧,你愛找什麼就在岸邊找去,我也不來管你。但是如果你在陽世找不到的話,可別指望我會幫你渡河。」

「去吧,去吧。別來煩我。」荷米斯揮揮手掌,招呼他離開。接著雙眼綻放時間的光芒,開始在岸邊尋找時間的蹤跡。這一看,不得了了,只見冥河彼岸金光閃閃,差點閃得他眼睛都瞎了。荷米斯想起普羅米修斯提到的時間之池,暗道:「還找什麼時間之淚?只要渡過冥河,對岸要多少時間有多少時間。問題是夏隆不肯幫忙,我要如何渡河?」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