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納斯當仁不讓,一夫當關站在巨龍面前,揚聲說道:「阿芙蘿黛特,出來!」

阿芙蘿黛特站在龍背之上,探頭一看,驚道:「雅典納斯?怪不得。十年來我一直查不出是誰在暗中相助希臘軍,原來是你這逆子在搞鬼?」

「大家各有立場,也算不上什麼搞鬼。」雅典納斯指著愛神的鼻子說道。「今日特洛伊已然戰敗,妳還召喚怪物屠殺希臘軍,這算什麼?」

「這叫屠殺?那希臘軍幹了一個晚上的又算什麼?」

雅典納斯哼地一聲,說道:「你乃愛神,代表了世界上一切美麗的事物,如今居然召來如此醜陋的怪物,犯下所此殘暴的事蹟。阿芙蘿黛特,妳究竟怎麼了?我印象中的妳不是這個樣子的。」

「美麗的外表下往往隱藏醜陋的動機,重點是在於你藏得好還是不好罷了。」阿芙蘿黛特道。「今天為了拯救特洛伊,我也顧不得手段及形象了。」

「如果連諸神都不能夠堅持己身的美德,你們又拿什麼去教化凡人?我問你,阿波羅呢?」

「不知道。天早該亮了,但是太陽依然沒有升起。」阿芙蘿黛特微微遲疑,面現懼色,又道:「難道祂已經遭遇你的毒手?」

「沒有。」雅典納斯說著取過九把標槍。「目前為止遭到我的毒手的只有艾瑞斯而已。不過下一個就是妳了!」說完擲出標槍,將巨龍的九顆大頭同時釘在地上。

雅典納斯拔出長劍,將巨龍開膛破肚,之前被牠吞下肚去的屍體登時流落滿地。阿芙蘿黛特綻放神力,化身為一道聖潔的真愛光芒衝向雅典納斯。阿芙蘿黛特本為第一任天神烏朗諾斯的陽具所化,力量之強橫遠遠超越艾瑞斯,只可惜今晚祂所代表的真愛已經遭受仇恨腐化,力量不再純淨,傷不了雅典納斯。雅典納斯兩手一抱,在光芒之中抓住實體,將阿芙蘿黛特的肉身帶回眼前。

「你代表的愛與美乃是世界不可或缺的元素,在我即將重建的宇宙秩序裡還有用得到的地方。我不能消滅妳,也不想消滅妳。我問妳,願不願意投入我的陣營,跟我站在同一陣線?」

「你……當真決意反叛宙斯?」

雅典納斯冷笑不答。

阿芙蘿黛特面色一沉,說道:「我是愛,我是美,我立場中立,誰是天神,我就效忠於誰。我不會參與你們父子之間的爭戰,就像當年我也沒有幫助宙斯攻打克朗努斯一樣。你盡可以施展手段強逼於我,我將會讓你知道,真愛是不會在任何強權底下屈服的。」

「很好,我欣賞妳。但這並不能抹煞妳的愛已經遭受汙染的事實。」雅典納斯揮劍砍下一顆醜陋的死龍頭,裝在阿芙蘿黛特的頭上。「今天特洛伊變成這樣,就是因為妳為了得到『最美麗的女神』的封號而造成的。現在我就讓妳成為世界上最醜陋的女神。等到有一天,妳的內心汙染不再,美貌自然就會回到臉上。滾回神域好好反省吧!」說完將愛神插上標槍,一把擲上奧林帕斯。

雅典納斯一戰成名,在希臘聯軍之中建立起強大的威信。接著他跟奧狄薩斯聯手合作,架空亞加門農的權勢,約束希臘聯軍的作為,保住了殘存的特洛伊人民的性命。他言談之中毫不掩藏自己對諸神的不滿,但是卻從不強迫他人接受他的想法。一個月後,他們安頓好特洛伊城的人民,準備帶領希臘聯軍打道回府。然而就在艦隊啟航的那一天,海上刮起狂風暴雨,就跟他們十年前出征之時一模一樣。

雅典納斯站在艦隊之前,說道:「希臘的戰士們,諸神已經決定要對付我們了,這場風暴就是海神波西頓的憤怒。我不怪祂們,因為我們對待敵人太過殘忍,因為我們在諸神的神廟之中殺人,在祂們的神壇面前姦淫。戰爭改變了我們,我們早已經不是十年前離開希臘時的我們了!」

希臘聯軍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心有所感,無話可說。

「但是,」雅典納斯繼續說道。「這一切難道不是諸神造成的嗎?諸神應該要以身作則,立下榜樣,成為人類的行為典範。祂們做到了嗎?喔,沒錯,祂們做到了。我們在特洛伊城中所犯下的一切,不都是祂們會幹的事情嗎?」

「是!」希臘聯軍同聲大叫。人人都鄙視自己的作為,他們需要為自己的行為找尋理由。

「我問各位,希臘的戰士們……」雅典納斯停頓片刻。「這樣的神,足以當我們的榜樣嗎?這樣的神,難道真是我們想要膜拜的嗎?」

「不是!」這聲「不是」比起剛剛的「是」來得小聲多了。因為說了這聲「不是」就必須顛覆自己過去的信仰。而一生的信仰絕對不是一般人所願意顛覆的東西。雅典納斯微感失望,但是並不氣餒,因為他聽見身旁的奧狄薩斯也說了一聲「不是」。他很高興能夠得到奧迪薩斯的支持。

「我不會要求各位跟我去做我要做的事,但是如果到時候你們願意的話,我歡迎各位加入。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了,當務之急……」他轉頭比了比身後的風暴。「是要平息波西頓的憤怒。我知道該怎麼平息,只要把亞加門農獻祭給波西頓就可以了。就跟他當年獻祭自己的女兒來平息風暴一樣。」

亞加門農大失驚色,指著雅典納斯吼道:「你不要信口開河!你們架空我的權力,我已經沒有計較了。現在居然還想假傳神諭,取我性命?」

「我們沒有架空你的權力,是你自己失了軍心。」奧狄薩斯站出來說道。「至於你說假傳神諭……雅典納斯乃是宙斯長子,他的話難道不是貨真價實的神諭?」

亞加門農拔出長劍,對準雅典納斯直刺而來。雅典納斯奪過長劍,順手將他肚子剖開,丟入大海之中。風浪隨即稍止,但是在希臘聯軍有機會出航之前又再度襲來,而且這一次比之前的風暴更加劇烈。雅典納斯冷笑一聲,說道:「波西頓這老傢伙貪得無厭,以為弄點風暴就可以對人類予取予求。這些年來,大海無常,奪走多少性命,難道如今竟然要我們整座艦隊葬身海底?我本來不想這麼快去找你,不過既然已經欺到頭上來了……」他轉身對希臘聯軍說道:「不必擔心,我去跟海神談談,風浪很快就會過去!」說完跳入海底,直奔海神宮殿。

這一跳,目標直指神界三巨頭,揭開了反叛的序幕。特洛伊戰爭由人間延續到神界,亙延許久的逆子戰爭終於正式開打。

(註:荷馬史詩《伊利雅徳》(Iliad) 便是在描寫特洛伊戰爭最後幾天的所發生的事蹟,其中人名之多,無以計數,而且每個人物都還報上是誰誰的兒子,就連一出場就死亡的角色也不例外。除了這個缺點之外,其實還滿好看的。對特洛伊戰爭有興趣的朋友,建議可以找尋世面上的中譯本閱讀。)

(正統希臘神話中,由於希臘軍在特洛伊城做出太多對神不敬的舉動,真正惹惱諸神,導致最後在回歸希臘的途中遇上大風暴,沒幾個人能夠活著回到希臘。荷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 就是在描述奧狄薩斯在回程裡遭遇風暴,在大海之中漂流十年的冒險故事。不過在本書中,由於奧狄薩斯遇上了雅典納斯,所以那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