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節  特洛伊戰爭

衝突女神厄麗絲因為諸神沒有邀請她參加宴會,於是丟了一顆刻有「獻給最美麗的女神」的金蘋果進入神宴會場,引發眾女神爭奪。爭到後來,剩下希拉跟阿芙蘿黛特兩女神 (本來還有雅典娜) 眾望所歸,難分難解,於是宙斯決定找來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做裁判。兩女神心知彼此美貌不相上下,必須以其他方式贏得封號。希拉對帕里斯誘之以權勢,阿芙蘿黛特則許他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為獎賞。最後帕里斯選擇了最美麗的女人,阿芙蘿黛特終於得到了金蘋果。

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乃是斯巴達的皇后海倫。海倫美艷,天下絕倫,年輕時擁有無數追求者。其父親乃是斯巴達城主,因為不敢得罪眾多城邦的城主,所以始終難以決定將女兒嫁給何人。最後希臘著名的機智英雄奧狄薩斯 (Odysseus) 提出一個主意:讓海倫自己決定要嫁給誰,而一旦海倫決定之後,所有希臘城邦的城主都不能提出異議,必須竭盡所能捍衛海倫及其丈夫。後來海倫選擇了亞加門農的弟弟曼內留斯 (Menelaus) 為夫,共同領導斯巴達城邦。

曼內留斯曾對阿芙蘿黛特許願,如果自己能夠娶得海倫的話,他將會獻上一百頭牛作為祭品。不過這個誓言在他娶得美人之後就忘得一乾二淨,所以阿芙蘿黛特對他十分火大。

帕里斯在女神的眷顧之下,不但取回了特洛伊王子的身分,並且進入斯巴達,贏得海倫的芳心,誘拐人妻返回特洛伊。曼內留斯暴跳如雷,立刻找了亞加門農為他出頭。亞加門農打起當年奧狄薩斯的誓言做為號召,召集了希臘城邦組成聯軍,決定跨海攻打特洛伊。有很多人都不願意為了一個女人而參戰,包括奧狄薩斯本人以及這場戰爭中舉足輕重的英雄人物阿基里斯 (Achilles) 在內,不過他們最後都還是被迫加入戰局。

希臘聯軍在奧利斯集結了超過一千艘船艦,但是卻因為一陣強風而始終無法出征。祭司宣稱是因為亞加門農曾經殺害一頭聖鹿,惹火原野之神阿緹蜜絲,所以降下懲罰。希臘聯軍若想出海,就必須將亞加門農的女兒獻祭。亞加門農老早就想攻打特洛伊,這次終於有這個機會組成大軍,絕對不願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他殺死女兒,獻給阿緹蜜絲,強風瞬間止息,希臘大軍終於出海。

這一戰足足打了十年,由於牽連廣闊,精銳盡出,雙方都有不少身為諸神子嗣的英雄人物投入戰場之中,諸神也為了這些子嗣以及其他各種不同的原因而選邊對立。於是,海妖女的兒子阿基里斯殺了阿波羅的兒子,也殺了波西頓的兒子;波西頓幫助希臘人阻擋特洛伊的攻勢;宙斯又幫助特洛伊人摧毀希臘的防禦;阿芙蘿黛特出手解救帕里斯,不過後來又跟艾瑞斯一起傷在凡人的手中;阿波羅為了亞加門農強佔祭司女兒之事而降下瘟疫;西費斯特斯幫助阿基里斯鑄造全新的戰甲;雅典納斯暗中絆倒特洛伊英雄赫克特,使其來不及跟著部隊撤退而死在阿基里斯手中。至此,由於阿基里斯實在殺了太多諸神子嗣,諸神終於決定將其誅殺。在阿波羅的幫助之下,這場戰爭最偉大的英雄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帕里斯的毒箭之上。

十年之後,一切終於結束在奧狄薩斯的計謀之中。他找人打造了一具巨大的木馬,馬腹中空,躲滿士兵,然後讓希臘聯軍假裝撤退,只將木馬留在原地。特洛伊人滿心以為希臘軍已經敗走,於是開開心心地將木馬拉回城中,慢慢商量要如何處置木馬。特洛伊兩大預言家都極力反對留下此馬,但是其中一名預言家生來就遭到詛咒,不管她的預言多準都不會有人相信;而另外一名預言家則在這個關鍵時刻被來自海中的巨蛇吞噬。最後特洛伊人決意暫時將木馬留在城中,晚上先來舉行一場瘋狂的慶祝宴會再說。

等到宴會結束,特洛伊人通通醉倒之後,希臘人埋伏在城中的間諜便即發出訊號,召來潛伏不出的希臘艦隊,而木馬中的希臘人也自馬腹之中溜出,殺光了巡夜的特洛伊士兵,打開城門裡應外合,趁著夜色展開屠城的舉動。

火光沖天,屍橫遍野,雅典納斯走在瘋狂的殺戮之中,靜靜地看著一切。十年來,他一直待在希臘聯軍裡面,適時地扭轉戰爭局勢。他曾經暗中幫助希臘人擊傷阿芙蘿黛特與艾瑞斯;也曾偷偷絆倒赫克特,導致其死於阿基里斯手中;更曾經修改奧迪薩斯的藍圖,指揮督工打造出世界上最有名氣的一頭木馬。如果願意的話,他可以取代阿基里斯成為希臘軍的大英雄,進而揚名立萬,統領希臘聯軍。但是他不希望如此惹人注目,或說惹神注目。他默默地建立起自己的名聲,讓所有希臘軍都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又不至於惹來諸神的目光。他刻意培養自己的勢力,好在有朝一日需要後援的時候,自己不需要從頭開始。

十年來,他將人類野蠻的行徑看在眼裡,也將諸神的勾心鬥角刻在心中。越加深入人世,他就越清楚自己的使命,越認定神域需要改革。他本來並不想在這場戰爭中選邊站,因為他不喜歡看見人類自相殘殺。然而在無力阻止戰爭進行的情況下,他必須選擇幫助一方,不然這場戰爭只有越戰越慘的餘地。如今特洛伊城破,更將一切悲劣的行徑提升到最高點。他看見希臘軍任意姦淫、縱情燒殺,整座城市籠罩在濃厚的血腥氣息之中。他看見躲在宙斯神壇之後的特洛伊王被人揪出來砍死;看見女預言家在藝術之神的祭壇前遭受強姦;特洛伊英雄赫克特的獨子被希臘士兵從城牆上丟下摔死,斷絕其血脈,阻擋其復仇;曼內留斯本欲殺死淫婦海倫,但是最後震攝於她的美貌,還是放下了長劍,將其帶回船中淫樂……雅典納斯感到臉上濺染了他人的鮮血,但是隨即又被身旁建築的火舌烤乾。他看不下去了,只能漫無目的地行走於街道之上,盡可能地遠離殺戮……

他發現阿芙蘿黛特的兒子艾尼斯 (Aeneas) 背負著自己的父親在城市的角落中垂死掙扎。有感於對方的孝心,雅典納斯出面引開附近的希臘軍,放艾尼斯出城逃亡。後來艾尼斯與其部眾渡海遠走義大利半島,在那裏延續了特洛伊的血脈,成為羅馬人的始祖。

 

 

放走艾尼斯之後,雅典納斯再度回到城中,面對慘絕人寰的屠殺。他看見波西頓運來海水,淹入特洛伊人躲藏的地窖;看見西費斯特斯張大火勢,焚毀藏於宮殿中的藝術雕像;阿芙蘿黛特依然在幫助特洛伊人逃難;艾瑞斯則因為不能接受自己力挺的特洛伊人戰敗而大發雷霆,偷偷地親自出手殺害希臘人。雅典納斯越看越看不下去,幾乎忍不住就要教訓這些玩弄凡人的諸神。但是他不行,只因為他對阿波羅作過承諾。他兩手微微發抖,悄悄跟在艾瑞斯身後。他一直知道自己如果要反叛宙斯,首先除去的必定就是艾瑞斯。雖然明知自己不該出手,但他就是忍不住要跟著祂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力量在他心中呼喊:今天……就是今天了……

瘋狂的屠城持續著,所有的人跟神似乎都失去了理性。黎明前的黑暗到了,即使整座城市都在燃燒,依然擋不住那種無盡黑暗的恐怖感。突然之間,一陣劇烈的震動自地底襲來,所有火光在那一剎那中黯淡,空氣似乎全部飛逝,希望彷彿通通消失。異相過後,所有人呆立片刻,然後繼續殺戮,絲毫不在乎剛剛出了什麼怪事,就連諸神也沒有深究,只因為祂們都無法感應到時間的脈動。

然而雅典納斯可以。他的體內留有時間的印記,他能夠感受到時間運作的痕跡。他臉上露出茫然的神情,接著浮現自由的目光,他知道,今天的黎明不會來了,因為阿波羅已經從這個時空中消失了。

諸神的希望已經不在了。

他自由了。

「偉大的戰神!你為什麼要殘殺我們?」跟一群士兵一起被逼到角落的奧狄薩斯問道。「難道我希臘人對你的崇拜不夠嗎?難道我們的祭品是臭的嗎?難道特洛伊能夠張揚您的名號,為您帶來更加偉大的戰功嗎?」

艾瑞斯拋開手中插穿十名希臘戰士的長槍,說道:「我戰神跟特洛伊人站在一起,而你們希臘人依然執意跟我作對。這是你們自己找死,還想來怪我?」

「奧狄薩斯!」雅典納斯自黑暗中漫步走出,對著希臘士兵說道。「你們先走,艾瑞斯交給我來處置。」

艾瑞斯心中一驚,一時不敢講話。奧狄薩斯一看是雅典納斯,當即說道:「雅典納斯不要逞強,祂是戰神,我們打不過祂,只能智取……

「不要妄自菲薄。」雅典納斯站在希臘士兵前面,抬頭挺胸面對艾瑞斯,說道:「我們未必打不過戰神。」

艾瑞斯曾被雅典納斯毆打兩次,自知不是對手,說道:「雅典納斯,你膽敢為希臘人出頭嗎?」

雅典納斯道:「有什麼不敢的?難道你有任何理由認為我會怕你嗎?」

希臘士兵議論紛紛。大家都認識雅典納斯,不過一直以來只把他當作希臘軍中的二線將領,從來沒人去關心過他的身世,更沒想到他有膽量頂撞艾瑞斯。

艾瑞斯不願在凡人面前示弱,但是此刻落單,又不敢得罪雅典納斯,於是說道:「希臘人們聽好了,雅典納斯不是凡人,乃是宙斯長子,千年之前離開神域的工藝之神。今天既然他要為你們出頭,那就算你們走運。快點離開吧。」

 希臘士兵一聽,當場就有許多人不願離開,想要留下來看熱鬧。奧迪薩斯雖然對雅典納斯的身分感到驚訝,但是立刻也感受到他跟艾瑞斯之間存有不簡單的宿怨。他想雅典納斯潛伏希臘聯軍長達十年,並無顯赫功績,顯然是不願暴露身分,如今既然在戰神面前現身,必定有所圖謀。這種諸神之間的私怨不是凡人可以插手的,於是立刻下達號令,帶著手下的士兵離開現場。

艾瑞斯等希臘兵走光之後,說道:「我看你的面子放了他們。現在沒事,我要走啦!」說完就想轉身離開。

「站住。」雅典納斯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是其中透露出一股艾瑞斯不曾聽見過的權威,令祂忍不住停下腳步。「我有話要問你。」

艾瑞斯深吸一口氣,問道:「什麼話?」

「阿波羅呢?」

「我哪知道?」

「蠢材。黎明早過,天色理應大亮,太陽卻遲遲沒有升起。你竟然沒有發現事有蹊蹺?」

「就算蹊蹺也不關我的事呀。」艾瑞斯只想趕快離開,說道:「或許阿波羅睡過頭了?你該問祂去。好啦,我家裡燉了湯,我先回去看火呀。」

「不忙。」雅典納斯微微一笑。「我想趁這個機會跟你算帳。」

艾瑞斯冷汗直流,忙問:「算什麼帳?」

「很多帳,說不完。」雅典納斯伸出拳頭。「總之今天我不會讓你離開就是了。」

艾瑞斯大叫一聲,轉身就跑。雅典納斯拾起地上插有十具屍體的長槍,向前一擲,當場就將艾瑞斯穿體而過,插在地上。艾瑞斯口吐鮮血,反手擊斷長槍,自地上站起,咬牙說道:「我如果出了事,宙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我等祂。」雅典納斯點頭說道。「戰神,現在你是要戰,還是要繼續逃?」

艾瑞斯心想反正逃不了,那就戰吧。祂二話不說,自身後拔出一把長劍,對準雅典納斯橫胸砍來。雅典納斯側身閃過,一手拗過對方手臂,一手奪下其手中長劍。他再度將戰神踩在腳下,默默感受長劍之中傳來的靈力。

「好劍。」他說。「這把劍曾經斬殺泰坦三名、鳥身女妖十名、野獸百頭、海怪千隻,至於人類……死在這把劍下的亡靈足足有十萬八千條。我問你,宙斯知不知道你殺過這麼多人?」

艾瑞惡狠狠地瞪視著他,說道:「你想怎樣?」

雅典納斯轉過劍鋒,在地上畫了一個正圓,提腳一踩,土地陷落,當即踩出一條深不見底的洞窟。「千年之前就說過了,我要把你打入塔塔洛斯。」說完左手一抖,擊斃艾瑞斯的肉身,扯出祂的神體,順手丟入這條直通塔塔洛斯的地洞。洞口在艾瑞斯的尖叫聲中封起,只等祂再叫個九天九夜,自然就會落入大地之底,永恆生命的監牢,塔塔洛斯。

雅典納斯提起戰神的肉身,以標槍串起,向天空擲去,只等九天九夜之後就會落入奧林帕斯神域,向宙斯宣告自己的起義。

這時城市的另一邊角落傳來巨獸的吼叫聲響。雅典納斯跟隨希臘士兵的腳步,打聽之下知道那是一頭九頭巨龍。原來阿芙蘿黛特為了幫助特洛伊人逃亡,特別召喚來這頭九頭巨龍擋在出城必經之路上。巨龍威不可擋,已經殺了許多希臘士兵,奧狄薩斯正在集結部隊趕往現場。雅典納斯來到巨龍面前,跟奧狄薩斯會合,一看這條巨龍不但殘暴異常,而且垂涎四滴,醜陋無比。所有死在巨龍嘴下的希臘士兵盡皆死無全屍,甚至大部分都被吞下肚子裡去,現場血肉模糊,軍心渙散,幾乎沒有人膽敢出面挑戰。之前雅典納斯頂撞戰神之事已經藉由奧狄薩斯手下之口傳開,如今希臘軍一見雅典納斯到來,盡皆歡聲雷動,有如看到救星一樣。

《請接十七之二》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