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節  再世

宙斯取走了雅典納斯的神力,但是卻不能也不願取走他的永生。雅典納斯下墜了九天九夜,在林地之中摔出一個大洞。他默默在洞中又躺了九天九夜,一邊自療傷勢,一邊思考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到了第十日白晝,附近有狼群路過,看見雅典納斯奄奄一息躺在洞中,於是合力將他救了出來。

狼群的生活簡單,每日除了狩獵就是戲耍,沒有深沉心機,也沒有未來實現。雅典納斯一時想不出何去何從,乾脆跟著狼群在森林之中過活,倒也怡然自得。在他的領導之下,所屬狼群勢力逐漸龐大,不出兩年便即開枝散葉,勢力遍及整個希臘北部山區。他極力約束狼群,不與人類爭地,也不跟人類衝突。幾年之後,希臘北部的城邦都知道山區內有一個神祕野人在領導狼群。他們稱他為狼神。

有一天,雅典納斯狩獵完畢,扛著一頭大鹿回到狼穴,卻發現穴中屍橫遍野,所有他這些年來視為家人的狼子狼孫通通死光。雅典納斯驚怒交加,仔細檢視傷口,卻難以看出端倪。儘管他強烈懷疑此事又是艾瑞斯所為,但是既然拿不出證據,他就不便追究。他相信艾瑞斯到現在依然不肯放過自己,苦於宙斯下令諸神不得與他為難,所以艾瑞斯才會間接對狼群下手,就跟當年對自己的愛人下手一樣。雅典納斯在狼穴中獨坐七日,最後將所有狼屍埋入地底,然後一把火燒掉狼穴,往更深的山中走去。

他決定離群索居,不再跟任何人類以及動物有所接觸,至少,不跟任何生命產生感情。他不願再看到有生命因為自己而受傷,不要再給艾瑞斯任何傷害自己的機會。他隱居深山之中,每日以花草為食,閒暇之餘就砍樹尋石,創作工藝。如此安安穩穩過了千年,他身邊再也沒有生命無辜受連,對此,他感到非常安心。

千年之後,來自阿波羅尼亞城的探險家深入山中,遇上了雅典納斯。探險家深深地為了山中野人的工藝作品著迷,堅持要以金錢購買。雅典納斯本來不想答應,但是一來許久不曾與人接觸,二來對方十分誠懇,顯然也是藝術的愛好者,於是便跟對方以物易物。他想這樣充其量不過是生意往來,總不至於害死人家。然而探險家回城之後,將山中野人藝術家的故事廣為流傳,漸漸地,越來越多人來到山中跟雅典納斯求取創作。雅典納斯寂寞千年,終究不甘寂寞,也很懷念自己的作品遭受凡人欣賞膜拜的感覺,於是乾脆來者不拒,再度展開與人類之間的互動。

有一天,人們不再來了。一個月過去,半年過去,再也沒有人上山求取創作。雅典納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終於決定下山,前往阿波羅尼亞城。他看到一片灰燼,見到一片狼藉,曾經繁榮一時的阿波羅尼亞城,如今已經成為人跡罕至的遺跡。他來到殘敗的市集,詢問倖存者事情的經過,知道是半年之前斯巴達城的部隊大舉來犯,將阿波羅尼亞戰成廢墟。至於對方來犯的原因,時至今日還是沒有人知道。

雅典納斯聽完,點了點頭,問明方向,當即前往戰神艾瑞斯的神廟。到了廟中,他請走所有祭司與信徒,然後來到神廟主殿,跳上高大的戰神像,兩手抓起石像大頭,一使勁便透過神像將艾瑞斯的真身給揪了出來。

艾瑞斯一入神廟,立刻知道出了什麼事。祂回手架開雅典納斯,氣勢恢弘地往廳上一站,笑道:「我說是誰,原來是被逐出神域的大哥呀。要找我,說一聲就好了。你來到我的神廟,做出如此不敬神明的舉動,如果讓父親知道了,只怕要怪罪呀。」

雅典納斯冷冷地道:「千年之前,你殺我狼群,我已經沒來跟你計較;如今阿波羅尼亞城的居民又有哪裡惹到你了?你竟然降以屠城的手段來對付他們?」

「千萬不要這麼說,不然天神會以為我不忘宿怨,針對你來呢。」艾瑞斯依然笑道。「當年你聚狼為王,人稱狼神,北方有不少獵戶都已經成為你的信徒,私下設壇膜拜。你也知道神域方面對待假神向來不曾寬待,我只是殺掉那些狼,已經是看你面子了。」

「殺狼之時,難道你沒有獲得懲罰我的快感?」

「不可否認,是有。不過如果你要告狀,我是不會承認的。」

「當然知道你不會承認。」雅典納斯再問:「就算殺狼之事師出有名,阿波羅尼亞的事又怎麼說?」

「此城居民祭神不公,不但牲禮有分大小,還不斷祭拜已被逐出神域千年的藝術之神。我招來斯巴達大軍,也不過是小懲大戒罷了。可不是針對你呀。」

「廢話。」雅典納斯皺眉道。「希臘各城都有著重的美德,崇拜不同的神祉,什麼地方會有平等祭神的事情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你根本擺明是針對我來。」

艾瑞斯冷笑一聲:「你愛說是就是吧。總之我能對宙斯交代,你又奈我何?」

雅典納斯「哼」地一聲,面露兇光。「先來跟我交代吧。」

艾瑞斯露出不屑的笑容:「你神力全失,憑什麼要我交代?宙斯不准我動你,但今天你要是欺到我頭上來……

「欺到你頭上來又怎樣?」雅典納斯說完對著艾瑞斯迎上。他一把抓住艾瑞斯的手臂,將其身體向上挺起,然後一拳捶入戰神胸膛。艾瑞斯毫無招架之力,竟被他一拳捶入地板之中。他滿臉驚訝地問道:「怎麼可能?你的神力已經被宙斯收走了呀!」

「這就是你跟我的不同。」雅典納斯緊握艾瑞斯咽喉,說道:「你只知道運用與身俱來的神力,而我卻懂得開創屬於自己的榮光。你以為當神有什麼了不起的嗎?你的神格是繼承而來,根本不是自行爭取的。屌個屁?」說完將祂兩手重疊,一腳踩下,另外一腳頂在艾瑞斯頭上。接著他擊碎身旁神柱,將柱子橫過,放在腳邊,當場坐下。

艾瑞斯被他踩在腳下,動彈不得,怒道:「你想怎樣?」

雅典娜斯腳下使勁,艾瑞斯再也說不出話來。「我想等待一個千年之前不曾等到的日落。」說完之後,他就靜靜地坐在戰神廟之中,慢慢地等待太陽下山。

日落西山之後,一匹飛馬從天而降,阿波羅跳下馬背,走入神廟之中,來到雅典納斯面前。

「阿波羅。」雅典納斯露出千年不見的笑容,鬆開腳上的壓力,站起身來迎接太陽神的到來。艾瑞斯身獲自由,立刻向旁一滾,衝到阿波羅身邊叫道:「阿波羅,快點幫我擒拿雅典納斯,去見宙斯理論!」

阿波羅搖頭道:「你先回去吧。」

艾瑞斯不肯:「你先幫我抓他。」

阿波羅目光有如日照,閃得艾瑞斯無法逼視,厲聲道:「你先回去。」艾瑞斯心中一驚,不敢造次,神體一浮,直奔神域告狀去了。

雅典納斯臉色和悅,迎上前去擁抱阿波羅。「千年不見了,我時常惦記著你。」

阿波羅與他擁抱片刻,隨即分開,儘管面帶微笑,神色依然嚴肅。祂道:「雅典納斯,我也很時常想起你。只是當年天神懲罰已降,我幫不了你。」

「當年的事不用多提。千年不見,陪我走走吧。」雅典納斯說著搭起祂的肩膀向神廟之外走去。兩兄弟噓寒問暖,互道別來之情,沒過多久走出阿波羅尼亞城,來到山間一道溪旁。雅典納斯與阿波羅並肩在溪旁坐下,就著月光談起正事。

「宙斯派我前來,希望能夠化解你跟艾瑞斯之間的恩怨。」阿波羅道。

「你認為我不該跟艾瑞斯為難?」雅典納斯問。

「祂始終是你的弟弟。」阿波羅回道。

「你也是我弟弟,但是你卻不曾對不起我。」雅典納斯道。

阿波羅搖了搖頭。「如今祂是神,而你不是。如果讓凡人看見神鬥不過你,奧林帕斯將會失去威信。」

雅典納斯看了看祂,看了看天,兩腳浸入冰涼的溪水之中,身體向後躺在土地之上。他看著天空,說道:「記得小時候我們兩個常常這樣仰望宇宙?」

「記得。」阿波羅說完沉默一會兒,然後跟著躺下。「當時我們都還沒有接任神職,還沒有發展出自己所代表的美德與作為。那個時候……世界比現在單純許多。」

「從小到大,整個神域之中,我跟你最談得來。如今……」雅典納斯轉過頭去看向身旁的太陽神。「如今諸神之中,你是唯一還值得我尊敬的神。」

阿波羅問:「那希拉呢?」

雅典納斯答:「希拉是我的母親,我對祂的尊敬,不需要跟其他諸神相提並論。」他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我心裡一直藏有一個祕密。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要跟你分享這個秘密。其實你身為真實之神,世間一切真相都無法逃過你的法眼,我想說的事情,你應該也老早知道了。」

「你是說宙斯為了防止逆子預言而逼死你的生母蜜蒂絲之事?」

「沒錯。」雅典納斯道。「祂們以為可以奪走我的記憶。但或許是因為蜜蒂絲臨終的詛咒所致,我始終不曾忘記過。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記得生母死前的慘狀,也記得宙斯兄姐為了我的出世而反目相對。」

「打從我掌握真實的力量之後,就已經發現當年之事。」阿波羅道。「我不是故意瞞你,但是我卻無法肯定你是否記得此事。我不願探人隱私,所有沒有問你。況且,有些往事還是不要觸及比較好,真要強挖真相,通常也於事無補。」

「問我恨不恨宙斯。」雅典納斯道。

「你恨不恨宙斯?」

「不恨。」雅典納斯斬釘截鐵地道。「他當年只是在鞏固自己天神的地位罷了。如果天神連自己的地位都無法固好,要怎麼期待祂領導整個宇宙?我認為混沌之中的逆子預言是必要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歷任天神都必須面對同樣的考驗。祂們必須向宇宙萬物證明自己有能力待在寶座之上,即使面對自己的兒子也不能顯露絲毫心軟。不然,祂們就不配成為諸神之神。」

阿波羅微帶驚訝地看著雅典納斯,說道:「我不曾以這個角度看待過這件事情。」

「或許是因為你不是逆子的關係吧。」雅典納斯道。「我是預言中的主角。我曾經花過許多時間思考這件事情。」

阿波羅神色越來越嚴肅,看著他問:「為什麼現在跟我講這些?」

「因為我越來越不滿意這個世界。」雅典納斯說道。「宙斯家教不嚴,過於放縱。美其名是尊重諸神的自由意志,實際上就是祂心太軟,誰也不想得罪。祂不得罪諸神,苦的可是全世界的凡間生靈。宙斯只顧淫樂,沒有盡到天神的責任,導致世界日益沉倫。比方說,神域要求凡人祭祀犧牲,如果祭品少了,立刻降下懲罰。這樣對嗎?我認為諸神如果真的有盡到責任,凡人自然感激,祭品自然不會缺乏;如果凡人獻祭只是為了要避免責罰,這算什麼?很多事情都本末倒置了。凡間道德不振,教化不明,很多時候都跟神的作為有關。我們以恐懼的手段教化他們,他們自然以恐懼的手段對待彼此。」他停了一停,搖頭說道:「世界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所以你打算……」阿波羅語氣遲疑。「取宙斯而代之?」

雅典納斯不置可否,問道:「你說呢?」

阿波羅想也不想:「我當然反對。」

「我說過,你是我唯一尊敬的神。只要你反對,我就不會這麼幹。」雅典納斯點頭道:「但是我也相信你身為真實之神,行為處事都會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有一天,當你反對的理由完全消失之後,希望你不要阻止我。」

「答應我,不要做傻事。」

「嗯。」雅典納斯道:「你是諸神的希望。我相信只要有你在,奧林帕斯就還有救。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將會毫不遲疑地實現我的宿命,推翻宙斯所領導的神域。」

「為什麼你會擔心有一天我不在?」阿波羅問。「你知道什麼嗎?」

「預感。」雅典納斯答。「說不出來的預感。總之你要小心。」

阿波羅沉默一段時間,從地上爬起來道:「你毆打艾瑞斯,就是為了要叫我小心?」

雅典納斯搖頭:「我毆打艾瑞斯純粹是因為祂欠打。」

阿波羅忍不住一笑:「我會小心的。你也不要惹太多事了。接下來你要去哪?」

雅典納斯坐起身來。「我既然已經離開深山,就不想回去繼續隱居。聽說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誘拐了斯巴達的王后海倫。美錫尼之王亞加門農 (Agamemnon) 因而召集希臘聯軍攻打特洛伊,要為斯巴達之王討回公道。我想以凡人的身分從軍,跟去看看熱鬧。」

「特洛伊戰爭是希拉跟阿芙蘿黛特為了爭奪『最美麗的女神』封號而引發的戰爭,一旦開打,神域諸神必定會選邊對立。你如果要參戰,盡量低調一點,不然很容易得罪諸神。」

雅典納斯站起身來,擁抱阿波羅,拍了拍祂的後背,說道:「我有分寸。你保重吧。」

阿波羅微笑點頭,道了再見。接著召來飛馬,返回太陽宮殿。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