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第二節 成長

於是雅典納斯就在希拉的呵護之下慢慢長大成神。雖然希拉對祂視如己出,愛護得無微不至,不過祂整個成長過程卻是孤獨的。宙斯吞噬蜜蒂絲之事在奧林帕斯眾神之間造成嫌隙。雖然大家遵照宙斯的意思,從此沒有神再提此事,不過心結畢竟還是種下了。沒過多久,波西頓長住海神殿、黑帝斯建好冥王城,之後兩兄弟就很少出現在奧林帕斯。狄米特藉故振興農業,長年遊走大地,行蹤飄忽不定,只在固定家族聚會才會與眾神團圓。希絲提雅說要研究美食,整天呆在廚房之中,鮮少與宙斯交談。宙斯眼看眾兄姐為了此事分崩離析,心裡很不是味兒。所以儘管祂常常想要與雅典納斯親近,但是每看到這個兒子就不由自主想起家族失和之事,導致祂跟雅典納斯之前產生了一種十分尷尬的親子關係。

不得長輩喜愛,雅典納斯並不特別在意。祂很早就發展出自己對工藝與文學方面的天份,懂得如何自得其樂。不過祂也不是個性孤僻之神,只要有其他人對祂示好,祂一定真心誠意與對方相交。本來祂的世界都很單純,只可惜在弟弟妹妹陸續出生之後,一切就開始複雜了起來。

希拉繼承了蜜蒂絲的母職,盡心盡力地照顧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宙斯看在眼中,心下十分感動。於是沒過多久,希拉就更進一步地繼承了蜜蒂絲的妻職,與宙斯共結連理,終於成為捍衛世間婚姻的婚姻之神。之後,希拉為宙斯生下艾瑞斯與希費斯特斯,加上宙斯與勒荼所生的阿波羅與阿緹蜜斯,奧林帕斯神域終於在第二代神祇陸續出生之後再度活絡了起來。

希拉對待親生兒子跟雅典納斯並無二致,但是兩個親生兒子卻始終不能明白母親為什麼要對一個外人如此照顧,其中又以個性暴躁的艾瑞斯最為不平。艾瑞斯生性善妒,好勇鬥狠,認定藝術及文學都是無用的東西,時常聯合希費斯特斯欺負雅典納斯。雅典納斯看在希拉的份上,始終逆來順受,不論對方如何嘲笑辱罵,他總是隱忍不發。直到有一天艾瑞斯欺人太甚,這才終於惹惱雅典納斯,爆發逆子大鬧三界之事。

那一年雅典納斯在雅典城外閒晃,尋找適合創作的木材及石塊。他好不容易在一條河邊發現一塊色澤美艷的石塊,想不到卻被人捷足先登。雅典納斯本想上前搶奪,不過卻發現對方已經取出工具開始雕刻創作。此人巧手天工,創意十足,全身上下到處洋溢藝術氣質,順著石頭天生的線條,不眠不休地修飾出最美麗的人體石雕。雅典納斯站在河岸看了對方十天十夜,終於等到石像完工。那石像栩栩如生,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融入許多創作者本身的情感。雅典納斯看得癡了,不覺現身石像之前。創作者一看神明降世,當即跪地拜倒。雅典納斯扶起創作者,正想讚揚對方天賦,卻發現此人竟然是名美貌女子。

雅典納斯一見是名女子,當場就愛上了對方。此後每日前來相聚,談論藝術,講述生活,自覺一輩子最快樂就是這段時光。這件事情被艾瑞斯發現,立刻決定用以對付雅典納斯。祂在雅典城中的神廟示下神諭,表示該女將會引發雅典與斯巴達之間的戰爭,必須立刻獻祭以免除爭端。凡人不知此為諸神彼此夾怨報復之舉,於是立刻舉行活人血祭。等到雅典納斯察覺之時,女子已被開膛破肚,回天乏術。

雅典納斯闖入戰神神廟,抱起愛人屍首,一把怒火沖天,燒得天地變色。艾瑞斯哈哈大笑,從天而降,一腳踩在雅典納斯背上,嘲笑道:「玩物喪志的雅典納斯呀,你整天標榜藝術可以教化人心,提升性靈。我倒問你,如今你的藝術跟我的力量相比……

話沒說完,雅典納斯已經放下手中屍首,站起身來對著艾瑞斯怒目而視。艾瑞斯心中一驚,隨即大怒,吼道:「瞪瞪瞪!光會瞪有什麼用?身而為神,難道光靠眼神就能讓凡人屈服嗎?像你這種沒有實力的傢伙根本不配為神!」

雅典納斯忍無可忍,雙眼之中噴出火來,撲上前去就是一拳。艾瑞斯哈哈大笑,說道:「不自量力。」兩手一扭想要折斷雅典納斯的手臂,卻想不到胸口一痛,身體已經騰空而起,當場以極為猛烈的力道撞碎戰神神廟的牆壁,一路飛到雅典城外的山區這才落地。艾瑞斯自地上彈起,叫道:「你這弱不經風的傢伙,靠著一股怒意就以為了不起了嗎?今日讓你見識戰神的力量!」 
艾瑞斯右手高舉,一把標槍憑空浮現。然而就在祂標槍將投未投之際,雅典納斯已經一拳捶在祂的臉上。艾瑞斯慘叫一聲,破口要罵,嘴上又吃了一拳。祂轉身想退,卻發現雅典納斯的拳頭彷彿自四面八方而來,根本無從退起。他心中驚訝非凡,隨即怒火滔天,吼道:「我乃戰爭之神,哪有戰敗的道理?」吼完大喝一聲,全身綻放猛烈神光,兩手一張抱向雅典納斯。雅典納斯舉腳拱上艾瑞斯跨下,當場滅了祂的神光,揮起老拳繼續亂打。

艾瑞斯意欲殘殺凡人作弄雅典納斯,火神希費斯特斯不以為然,所以沒有幫手,只是暗中觀看。這時眼看雅典納斯再打下去,只怕當場要將戰神亂拳打殘,於是化作流星從天而降,叫道:「雅典納斯快住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雅典納斯打得眼紅,充耳不聞,希費斯特斯不敢拖延,立刻化身烈火捲入雅典納斯體內。雅典納斯火光沖天,悶哼一聲,抱起艾瑞斯向南飛去,最後頭捶而下,三名神祇一同墜入愛琴海。

三神墜海,潮汐紊亂,魚蝦變色,整片海洋沸騰不已。海皇波西頓一看是雅典納斯毆打兩神,心想:「我一直懷疑這逆子隱藏神力,果然不出所料。今日祂既然毆打艾瑞斯跟希費斯特斯,正好讓我借題發揮,教訓一頓。就算希拉也無話可說。」

波西頓帶著三叉戟跳入戰局,大喝一聲,說道:「大膽雅典納斯,你毆打弟弟我也不來管你,但是打到我的地盤來,煮沸我的海水,熟了我的魚蝦,這筆帳,我可不能甘休。」

雅典納斯從開打以來一直一言不發,此刻海神說話,不得不答,說道:「明明是三神打架,你卻硬要說我欺負祂們?你怎麼不算艾瑞斯謀殺……

波西頓早知道一定是艾瑞斯挑起爭端,自然不肯聽從雅典納斯辯解,怒道:「我說你錯你就錯,還有那麼多辯解的?」說完掄起三叉戟,於大海之中激起強烈漩渦,對準雅典納斯屁股就要叉下。

雅典納斯怒不可抑,反手緊握三叉戟,另外一拳直揮而下,當場劈開海底,帶著三神直衝入地。波西頓大驚,喝道:「你幹什麼?」雅典納斯道:「艾瑞斯犯錯,你卻要罰我。公道不明,我只有自己討。我要把艾瑞斯關入塔塔洛斯!」

波西頓拉不住他,只能微轉手中三叉戟,改變雅典納斯的方向,四神對準冥王城衝去。黑帝斯打開宮殿大門,來到冥河之邊,兩手向上一舉,噴灑無限黑氣,硬生生地擋下四神向下的衝勢。黑帝斯皺起眉頭,問道:「怎麼回事?」

艾瑞斯奄奄一息,說道:「雅典納斯……打我。」

黑帝斯微微轉頭,目光冷冷地看向雅典納斯。雅典納斯不敢造次,說道:「是我打的,但是我有原因。」

黑帝斯道:「祂們是你弟弟,縱然有什麼不是,你也該讓著祂們,怎麼能夠以暴力解決?波西頓是你長輩,你又怎麼能如此不敬?從海底開個洞直通冥界,這又從何說起?不管你有什麼原因,今天你都有不對之處。」

雅典納斯搖頭:「我自然有不對之處,但是艾瑞斯殘殺凡人,我一定要教訓,誰也不能攔我!」

「凡人乃是我們所造,就算殘殺一名,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正說著,冥河之上傳來擺渡人夏隆的歌聲。雅典納斯轉頭一看,發現他的小船上坐著的正是自己的愛人。雅典納斯放下艾瑞斯,鬆開三叉戟,指向船上的女鬼說道:「艾瑞斯我可以算了,這個凡人之靈我要帶走。」

黑帝斯冷笑一聲,說道:「那你是要跟我過不去了?」

雅典納斯停頓數秒,說道:「她根本不該死。」

黑帝斯道:「但是她終究已經死了。」

雅典納斯不再多說,轉身奔向冥河小舟。黑帝斯掌心一提,冥氣凝聚,當場將船上的女鬼吸到身邊,高高舉起,說道:「你再冥頑不靈,這個女人就連鬼都不用當了。」

雅典納斯大吃一驚,正要答話,突然背心一痛,胸前登時突出三道利刃,正是波西頓的三叉戟穿體而過。

「不必跟祂廢話,一切交由宙斯定奪!」波西頓說完一手高舉三叉戟,一手提起艾瑞斯跟希費斯特斯,身形一晃便向奧林帕斯飛去。黑帝斯雖然也有心要教訓雅典納斯,但是並沒想要把事情搞這麼大。眼看雅典納斯胸口傷勢沉重,祂心裡不禁浮現不祥的預感。嘆了口氣,黑帝斯也跟著前往奧林帕斯。

不一會兒眾神到了奧林帕斯。一看三個兒子個個遍體麟傷,只把宙斯嚇得差點從天神寶座上摔了下來。希拉迎上前去,滿心關懷地檢視三神傷勢,神情之中沒有任何偏頗。宙斯忙問怎麼回事。艾瑞斯自知理虧,深怕責罰,搶先說道:「雅典納斯無緣無故抓我痛打一頓。」

雅典納斯知道宙斯明理,也不驚慌,說道:「他亂傳神諭,跟凡人要求犧牲,殺了我的愛人。」

艾瑞斯辯道:「我哪知道她是你的愛人,你不要誣賴我!」

雅典納斯怒道:「你敢說你不知道?」

艾瑞斯道:「有什麼不敢?在宙斯面前,你還敢打我嗎?」

雅典納斯不願囂張,於是看向宙斯。宙斯兩相為難,對艾瑞斯問道:「兩邊都是片面之詞,你知不知道對方身分也只有自由心證。不過既然雅典納斯心愛的女人確實是因你而死,你就跟祂道個歉吧?」

艾瑞斯搖頭道:「我都已經被打成這樣了,還要跟祂道歉?那不過是個凡人而已,豈有為了個凡人將神打成這樣的道理?」

宙斯轉向雅典納斯:「你都已經把他打成這樣了,就算了吧?」

雅典納斯道:「只要黑帝斯願意釋放她的靈魂,我就不跟艾瑞斯計較。」

宙斯一看黑帝斯不以為然,於是說道:「生死有命,你要將死人帶回凡間,有違宇宙規矩呀。」

雅典納斯不悅,說道:「這又不是沒有前例,為什麼別人可以帶,我不能帶?」

黑帝斯臉上微現動搖之色,波西頓趕緊說道:「你闖入地獄,說帶人就帶人,眼裡還有沒有黑帝斯這個長輩?」

雅典納斯一直隱忍,到了此刻忍耐不住,大聲吼道:「那我的女人就算白死了嗎?她一輩子縱情藝術,沒有做過一件錯事,沒有傷過一條性命,唯一的罪惡就是跟我一起。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原來身為我的愛人是一條足以致命的滔天大罪!你們要就衝著我來,不要波及無辜!」說完全身神力張狂,風雲噴灑,神域撼動,除了宙斯以外,所有諸神盡皆摔倒在地。宙斯震攝於祂的力量,看著祂一聲不出。直到雅典納斯宣洩完畢,諸神再度站穩腳步之後,宙斯才長嘆一聲,緩緩坐回寶座。

沒有神膽敢輕舉妄動,所有神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不知內情的神只知道雅典納斯神力驚人,超乎自己的想像,所以不敢惹事。然而老一輩的神祉卻害怕雅典納斯終於起心違抗宙斯,展開權利取代的開端。祂們在雅典納斯出生之後就取走了祂在子宮之中的記憶,要祂記不得出生之前的恩怨。這麼多年來,祂們一直監視著祂的力量發展,將祂的興趣誘導到無關蠻力的藝術創作之上。直到此時為止,祂們都不知道雅典納斯的真實實力,如今祂們嚇到了,害怕了。天神的兄弟姊妹們心裡都明白,如果不先發制人,雅典納斯終於還是會成為預言中的逆子,取宙斯而代之。

諸神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宙斯臉上,等待宙斯發落。宙斯心底為難,目光在眾神臉上飄忽。他看著鼻青臉腫的艾瑞斯,讀出他的心聲:「為什麼雅典納斯擁有如此強大的神力?為何他能夠擊敗戰神?為何宙斯如此偏心?為何希拉如此偏心?我不甘心!」

宙斯看向希費斯特斯,聽他想道:「艾瑞斯自取其辱,打不過人家又強詞奪理,不肯認錯,實在不是什麼可取之神。但是雅典納斯神力強大,以往跟我又有摩擦,我若不跟艾瑞斯站在同一陣線,今後終究不會好過。還是不要把艾瑞斯夾怨報復,害死凡人的事情抖出來比較好。唉,可惜阿波羅不在這裡,不然可以先聽祂怎麼說……

波西頓想道:「逆子實力已經凌駕於我,此刻與黑帝斯不相上下,假以時日,必將超越宙斯。今日禍端已起,不論如何收尾,祂定要怪我們處事不公,此後神域只怕難有多少安寧之日。如果宙斯再度心軟,不願強勢處理的話,為了自保,我可得想個辦法自行解決。」

黑帝斯與宙斯對看,交流心意。「今天雅典納斯心中不忿,就要來地獄帶走死人魂魄;日後倘若再看什麼地方不順眼,是不是也要任由祂扭曲諸神定下的規矩?宙斯,預言的徵兆已現,我認為不得不防。」宙斯心想:「如果今天是其他神祇毆打艾瑞斯,我們只會審判今日之事。只因為祂是雅典納斯,我們就從重看待祂的罪行?這樣公平嗎?」黑帝斯默然,過了一會兒想道:「你心中坦然嗎?我心中不坦然。當年逼死祂母親,我心裡始終有愧。老實說,見到他就是跟見到艾瑞斯不一樣。想要拿祂跟其他諸神一視同仁,我從來不曾做到,也永遠做不到。」

宙斯搖了搖頭,看向希拉。希拉神色黯然,偏過頭去不看宙斯,張口說道:「你們神域三巨頭執意審判我的兒子,何必再來看我臉色?我保得了祂一時,難道保得了祂一輩子嗎?雅典納斯有祂自己的路要走,我絕不會試圖左右祂的未來。你們如果自認公正,就等到日落西山再作決定。如果你們急著要決定祂的命運,我絕不參予。」說完離開大廳。

艾瑞斯輕推希費斯特斯一下,小聲問道:「為什麼希拉要等日落西山?」希費斯特斯小聲回答:「到時候阿波羅就來了。以阿波羅的個性,即使跟宙斯翻臉也絕不容許我們妄動雅典納斯。如果宙斯想要處分祂,就必須趁太陽還沒下山之前,不然事情只會越鬧越大。」

這個事實,在場除了艾瑞斯之外,所有神都已想道。宙斯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十分掙扎。他看了雅典納斯ㄧ眼,想要探知祂的想法,想不到雅典納斯內心茫茫,有如混沌一般模糊難明,就連天神也讀不出祂的心意。宙斯暗暗心驚,知道黑帝斯所言不錯,雅典納斯還沒出生就已經與眾不同,自己問心有愧,只怕從來不曾對祂一視同仁過。他很想擺開天神威嚴,命令黑帝斯交出女人靈魂,強勢壓下這件事情。但是這麼做只會引發更深的積怨。況且黑帝斯立場搖擺,波西頓已起殺機,雅典納斯如果繼續留在神域,此後必定不得安寧。他心中一痛,對著雅典納斯開口說道。

「兒子,」宙斯問。「你在奧林帕斯過得快樂嗎?」

雅典納斯想了一想,說道:「不快樂。」

「你愛你的兄弟姐妹嗎?」

「愛。」

「但是你能夠跟他們相處嗎?」

……很難。」

父子若有深意地對看片刻,宙斯說道:「我……是為了你好。」雅典納斯環顧四周,在諸神臉上看出跟宙斯之前讀到一樣的訊息。接著祂昂然而立,抬頭面對宙斯,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ennychi0007
  • 父子若有深意地對看片刻,宙斯說道:<br />
    「我……是為了你好。」雅典納斯環顧四<br />
    周,在諸神臉上看出跟宙斯之前讀到一樣<br />
    的訊息。接著祂昂然而立,抬頭面對宙<br />
    斯,點頭道:「我了解你為什麼要如此決<br />
    定,但是並不表示我可以原諒你。」宙斯<br />
    離開寶座,走下台階,平舉右手召喚閃<br />
    電,說道:「我不奢求你的原諒,只求你<br />
    能了解。」<br />
    宙斯左手搭上雅典納斯肩膀,右手閃電高<br />
    高舉起。「我愛你,兒子。」說完手起電<br />
    落,半截閃電插入雅典納斯的腦袋。雅典<br />
    納斯還來不及尖叫,宙斯已經拔出閃電。<br />
    雅典納斯熱淚盈框,顫抖著嘴唇說道:<br />
    「我……想要愛你……父親,但是……<br />
    我……好恨你……」<br />
    宙斯高舉閃電過頭,對諸神說道:「我已<br />
    經取走雅典納斯的神力,從今天起,祂不<br />
    再是奧林帕斯眾神的一員。即便如此,他<br />
    依然是我們的家人,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不<br />
    利於他的舉動。違者,將會面對跟他相同<br />
    的命運。」說完左手一鬆,放開雅典納斯<br />
    的肩膀。<br />
    雅典納斯失去神力,不能繼續立足於神域<br />
    之上,當場直墜而下,落入凡塵。這一<br />
    墜,直墜了九天九夜。在第九個夜晚裡,<br />
    希拉現身在其身邊,為他減緩下落的速<br />
    度,握著他的手,含淚說道:「我對不起<br />
    你,兒子。」雅典納斯搖頭,慢慢掙脫希<br />
    拉的握持。「你總有一天要放手的。我很<br />
    高興不是在我出生的那天。謝謝妳,我的<br />
    母親。」<br />
    希拉的影像消失,四周頓時一片黑暗。正<br />
    當雅典納斯以為自己進入生命中最黑暗的<br />
    時刻時,東方曙光乍現,他也在一片樹枝<br />
    斷裂的聲響之中墜入地面。<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