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雅典納斯

Chapter 7: Athenas

第1節 誕生

很久很久以前,泰坦大戰剛剛結束,奧林帕斯神域初成。某天夜裡,宙斯的妻子蜜蒂絲正在房中安坐,輕輕撫摸子宮,幻想腹中孩子的美好未來。突然之間,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響。蜜蒂絲心中奇怪,起身開門,卻見門外站的是希拉、希絲提雅以及狄米特三位女神。其中希絲提雅跟狄米特只是對蜜蒂絲點頭招呼,然後立刻分站門外兩邊,神色緊張,似乎在等待什麼恐怖的事物到來。希拉則是神情凝重地走進房中,關上房門,抓起蜜蒂絲的手走到床邊。

蜜蒂絲心頭亂跳,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問道:「希拉,出了什麼事?」

「宙斯就要來了,妳必須立刻逃離神域。」希拉道。

「為什麼?」蜜蒂絲嘴中雖然這麼問,但其實心中有數,只是不敢對自己承認。「難道是……」

希拉點頭。「混沌畢竟還是許下最後的預言。妳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蜜蒂絲兩腳一軟,坐倒在床上,顫聲道:「祂……祂……我待他盡心盡力,一片至誠。沒有我……祂哪有今天?而如今,只因為一個預言……」

希拉一把拉起蜜蒂絲,說道:「別講這麼多,先避一避再說。」

蜜蒂絲跟著希拉來到窗口,問道:「宇宙已經是宙斯的了,我又能避到哪去?」

「只要妳不放棄,那就先走一步算一步。」希拉說著打開窗戶。窗戶一開,一股極大的壓力立刻衝入屋內。兩名女神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竟發現窗外深藍一片,已被大水圍繞,再也無路可走。

「波西頓來了,妳已經失去全身而退的機會。」希拉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蜜蒂絲道:「唯今之計,只能留下肉身,靈體先行。這樣至少妳還能保有自我……」

蜜蒂絲搖頭:「我孩子……」

「這孩子將會取宙斯而代之,妳不必為他擔心。這樣的命運,烏朗諾斯沒能逃過,克朗努斯沒能逃過,宙斯沒有理由能夠逃過。先保住妳自己要緊,快走。」

蜜蒂絲不再遲疑,靈體升起,肉身墬地。想不到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劇烈撞擊,一道黑氣自門縫中直竄而出,當即纏上蜜蒂絲的靈體,將其扯回肉身。靈肉再度合一之後,蜜蒂絲自地上爬起,跟希拉面面相噓,嘆氣道:「黑帝斯也到了……」

房門開啟,波西頓與黑帝斯大步走入,見到房中兩名女神也不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站在兩旁牆邊。跟在祂們之後走進房中的是希絲提雅跟狄米特,兩神垂頭喪氣,神色憂然,顯然不滿眼前的狀況卻束手無策。祂們在門旁一站,向希拉跟蜜蒂絲看了一眼,然後同聲嘆氣,低頭不語。

最後走入房中的是天神宙斯。

宙斯踏入房內,與蜜蒂絲目光一接觸立刻停下腳步,眼神中流露出羞愧與抱歉的神色,但是臉上卻是一幅無可動搖的堅定神情。希拉見祂舉步又要走來,當即向前一踏,擋在蜜蒂斯身前,說道:「不要碰祂。」

宙斯側頭打量希拉,冷冷地道:「妳打算為了蜜蒂絲與我作對嗎?」

希拉正要說話,蜜蒂絲卻以一手搭上祂的肩膀,搖了搖頭。希拉滿心無奈,只有避開蜜蒂絲的目光,退了開去,留下宙斯兩夫婦相對而立。宙斯的神情十分複雜,而蜜蒂絲目光中的怒意卻越燃越甚。過了一會兒,宙斯終於開口道:「蜜蒂絲,妳知道我愛妳……」

「愛我?」蜜蒂絲搶白道。「虧你說得出口!愛我?」見宙斯一時說不出話來,祂繼續又道:「愛是情感之最,是至高無上的一種觀念。如今你是建立宇宙秩序之神,應該要好好定義愛情,不能任意褻瀆,更不可隨口說說!你若當真愛我,自應心存患難與共之心,豈有為了一個虛無飄渺的預言就決心背叛愛情的道理?」

「我也是為了宇宙整體的未來著想。」宙斯道。「世界再也經不起另外一場泰坦大戰了。我們好不容易為混亂的宇宙建立起統一的秩序,怎麼能夠輕易毀在一個逆子手中?預言既出,我若不防範此事發生,又怎麼算是盡到身為天神的責任?」

「好冠冕堂皇的藉口,說到底,你也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權位而已!」

「妳怎麼會這樣想呢……」

「就算是為了保護權位,那又怎樣?」旁邊黑帝斯插嘴道。「誰還記得泰坦大戰戰了多久,牽連多大,我們付出了多少?我們好不容易爬到了今天的地位,有什麼道理不該享受至高無上的權力?」

蜜蒂絲瞪了黑帝斯ㄧ眼,接著又看回宙斯臉上,語氣不屑地道:「你哥哥比你直接了當多了,何不學學人家,誠實面對自己的欲望?」

宙斯想了一想,說道:「我對世界負有責任,絕不允許逆子胡來。」

「他是你的親生兒子啊!」蜜蒂絲動之以情。「他還沒有出生啊。你還沒有機會愛他、教他,怎麼能夠憑一個預言就斷言他的一生?」

「因為這個預言其來有自呀。」宙斯道。「它曾應驗在我祖父身上,也曾應驗在我父親身上。我……我沒有理由認為不會應驗在我身上。」

「你知道就好了!」蜜蒂絲怒火上身。「你祖父把你父親關到塔塔洛斯,你父親又把你們全部吞到腹中,但是這些有用嗎?預言有因此而不靈嗎?你想怎麼做?難道你還有辦法比祂們更絕嗎?」

宙斯說不出口,只是默默地看著蜜蒂絲。蜜蒂絲從祂雙眼中的羞愧神情中看出自己即將面對的命運,忍不住顫聲道:「你……你打算在兒子出生之前先對我下手?我……我是不死之身,就算你把我打入塔塔洛斯,兒子一樣會生下來呀!」

宙斯嘴唇抖動,終於開口道:「兒子……不能從妳的體內出世。」

蜜蒂絲頭皮發痲,叫道:「你說什麼?」

黑帝斯道:「混沌預言,妳的兒子將會取代宙斯。只要宙斯把妳吞入腹中,就算不能阻止兒子出世,也會是從宙斯體內生下的兒子,而不是妳蜜蒂絲的。」

蜜蒂絲難以置信地看著宙斯,期待天神會告訴自己黑帝斯的話並不是真的。然而,眼前這個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丈夫顯然心意已決,只待場面話交代完畢就要將自己一口吞下。蜜蒂絲哭了,但也忍不住笑了。她一生所相信過的一切在那一刻徹底瓦解,祂幾乎當場就要瘋了。唯一讓祂還保有理智的關鍵就只剩下自己肚子裡的孩子……

「蜜蒂絲,」黑帝斯又開口道。「該怎樣就怎樣,認命吧……」

「你閉嘴!」蜜蒂絲尖聲吼叫,左手頓時消失不見,化作一道狂風捲入黑帝斯體內。黑帝斯冷冷一笑,全身亡靈黑氣張狂,當即將蜜蒂絲的狂風逼出體外。然而狂風雖已離體,卻依然在祂身邊纏繞不休。黑帝斯並未因此受到傷害,可是一時之間卻也動彈不得。

「大膽蜜蒂絲!」波西頓舉起三叉戟正要插下,卻見蜜蒂絲的右手對己輝來,化作一道雲霧,登時將自己滿身海潮的力量融合為一,聚成一團越來越猛烈的烏雲。波西頓掄起三叉戟,在烏雲之中畫出無數痕跡,一時之間也傷不到蜜蒂絲。

「宙斯!」蜜蒂絲披頭散髮,神色淒厲,化身為自泰坦戰後天地間最恐怖的猛獸,對著天神迎上,吼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蜜蒂絲絕不會束手就擒,想要吃我,你必須付出代價。」

宙斯見自己的妻子以狂風暴雨之勢對著自己直撲而來,心中一痛,說道:「只怪我對不起妳。」說完之後,四肢大張,全身幻作雷電原形,向外一合便將蜜蒂絲包入體內。霎時之間,房中風雨交加、落雷四射,旁觀眾神全部退到牆邊,深怕一不小心就被捲入這場夫妻大戰之中。蜜蒂絲一與宙斯接觸,立刻感到自己的力量迅速流失。雖然從外表看來兩神戰得難分難解,實際上風雲完全不是雷電的對手,蜜蒂絲所有神力都在宙斯的體內逐漸化去。蜜蒂絲明知不敵,依然不願放棄,努力掙扎,直到自己的力量即將被宙斯榨乾,祂才憤怒地嘶聲大叫。

「我詛咒你!詛咒你全家!」蜜蒂絲道。「今晚發生的事將會永遠烙印在兒子的腦海裡!他將會帶著仇恨出世,終其一生活在報復的念頭之中,直到你的狗屁預言實現為止!而你……天神宙斯,將會一輩子活在悔恨之中,為一個因果問題困擾一世:『如果當初沒有背叛蜜蒂絲,兒子是否還會如此恨我?』宙斯,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因為拜你所賜,你的兒子還沒出生就注定會恨你一輩子!」

風消雲散,雷電平息。一切過去之後,宙斯緩緩落回地面,而蜜蒂絲卻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宙斯摀著肚子,喘了幾口氣,抬起頭來才發現房中眾神的目光通通集中在自己身上。其中以希拉為首的三女神臉上露出責怪的神色,顯然對自己的作為不以為然。宙斯吞噬自己妻子,心情已經十分難過,這時再看三個姐姐都不諒解自己,只覺得滿心不是滋味,說道:「我做了我該做的事,為什麼妳們要這樣看我?難道我做錯了嗎?」

希拉看著宙斯一會兒,搖頭說道:「我認為你本末倒置了,宙斯。你只想著你的霸業,卻沒想過要跟心愛的妻子分享你的成就。你忘記了自己當初起心推翻克朗努斯,最根本的原因只是為了要讓你跟家人擁有更好的未來。你本該是為了蜜蒂絲而成就這一切,但如今你卻為了要保有這一切而拋棄蜜蒂絲……你……」

「婦人之仁。」黑帝斯冷笑一聲。「宙斯正是為了家人的未來才做出今日之事。你以為祂很開心嗎?你以為祂的心中沒有在流淚嗎?蜜蒂絲並非血親,我們才是真正的家人。宙斯如此選擇,又有什麼錯了?」

希拉大聲道:「都是你教壞宙斯……」黑帝斯也提高音量:「妳又好到哪裡去了?」波西頓也道:「妳們要真這麼有原則,剛剛又怎麼會大氣也不敢喘一聲?事情既然已經幹下了,又來怪罪宙斯幹嘛?壞事都讓宙斯去擔,妳們說點好話,難道就沒責任了嗎?」

「啊!」宙斯突然大叫一聲,嚇得眾神通通不敢出聲,然而這一叫卻不是為了叫大家閉嘴的。就看到宙斯ㄧ手摀著肚子,一手撐在地上,兩腳一曲竟然跪倒在地,全身電流奔放,七竅閃閃發光,神情更是痛苦萬分。眾神正作沒理會處,卻見宙斯頭頂攏起,瞬間冒出一陣黑煙,在大家都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一名男嬰已經呱呱墮地,「哇」地一聲哭聲震天,只把在場諸神通通嚇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宙斯生完孩子,癱倒在地,喘了好一會兒才有力氣對著男嬰望去。男嬰哭了一陣,已然累了,瞪大了一雙眼睛四處亂看,模樣十分可愛。這時眾神都已經恢復理智,大家都將目光放在男嬰身上,心中盤算著接下來該如何處置。黑帝斯取出權杖,波西頓也拔出三叉戟,只等宙斯一聲令下就要將男嬰打入塔塔洛斯。就在大家將動未動,氣氛一陣凝重的時候,希拉突然搶到宙斯身邊,一把將男嬰抱入懷中。

宙斯任由希拉向後退去,並不出手阻攔。

希拉冷冷地道:「孩子何罪?你們要再對孩子做出什麼,那跟克朗努斯又有什麼分別?」

「把孩子放下!」黑帝斯說著就要對希拉撲上,不過還沒踏出一步,眼前已經多了一神,卻是狄米特。

「孩子何罪?竟要冥界之王如此暴力相向?」狄米特伸出雙手擋在黑帝斯面前,語氣之中已經十分不滿。

「妳們都聾了?沒聽到蜜蒂絲說這孩子滿懷恨意而生嗎?」波西頓說著揮出三叉戟,卻聽「噹」地一聲,長戟插入一個大鍋裡,原來是灶神希絲提雅所為。

「孩子何罪?他就算恨,難道我們不能用愛感化他嗎?」希絲提雅搖頭道。「蜜蒂絲說的沒錯,我們還沒愛他、教他,就已經認定他不可愛、不可教,這豈是為人長輩該有的態度?我們要是連這種事情都幹得出來,還談什麼訂定宇宙秩序?」

三名女神慢慢聚在一邊,海皇跟冥王也都走到宙斯身旁並肩而立,雙方對立之勢一成,局面登時劍拔弩張、一觸即發。大家怒目而視了好一會兒,最後通通看向宙斯。

宙斯看了看眾女神,又看了看兩個哥哥,最後嘆氣道:「這孩子才剛出世,我們就要為了他自殺殘殺了嗎?這樣下去,不需等他長大再來取代我,我們自己就可以把一切努力通通抹煞。蜜蒂絲已經被我吞了,這孩子也是從我頭上冒出來的,無論如何,今天我們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不管蜜蒂絲有何詛咒,這孩子畢竟是無罪的。」他對著哥哥們說:「即使我們將他打入塔塔洛斯,將來他真要反我,還是有辦法爬回來的。不如像希拉所說,將他留在神域,愛他,教他,或許這才是真正破除預言的解決之道,而不是一昧的將他視為洪水猛獸,欲除之而後快。」

希拉說:「愛他、教他,是因為他是你的孩子,不是為了要破除預言。你做事的動機不純,如何妄想愛是真愛,教是真的教?」

黑帝斯不悅道:「希拉,宙斯已經讓步,妳不要得寸進尺了!」

宙斯揮手打斷黑帝斯的言語,對希拉道:「我愧對他母親,日後就算每天對孩子說一句愛他,只怕他也不會相信。」祂搖搖頭,又道:「今日妳一力護他,已經接下了蜜蒂絲的母職。現在我為他起名為雅典納斯,今後就交給妳撫養。希望妳能真心愛他、誠意教他,就跟他親生母親沒有二致。」

波西頓跟黑帝斯還待說話,宙斯已道:「我們六個為雅典納斯所起的爭執止於今日。此後誰也不准再提混沌預言,更不能拿它當藉口去欺負我兒子。如果有人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就會嚐到閃電穿心之苦。」說完走到希拉面前,低下頭去在雅典納斯額頭上輕輕一吻,然後轉身離開,從此再也沒有踏入蜜蒂絲的房門一步。

宙斯一走,波西頓跟黑帝斯也立刻離開。狄米特與希絲提雅又在房中停留片刻,一來怕有神心有不甘,回頭加害;二來也好跟初生嬰兒玩弄一番。過了一會,兩女神別過希拉,也各自回房休息。希拉將雅典納斯放在他母親的床上,然後走到一旁收拾房中殘局。忙了一陣子,突然聽到床上傳來童稚之音,卻是雅典納斯說道:「我還以為你們要打架了呢?為什麼沒打呢?」

希拉來到孩子面前,撫摸著他的臉頰道:「孩子,我們都是一家人,家人之間是不應該打架的,懂嗎?」

雅典納斯似懂非懂,吸了吸自己的大拇指,又突然伸出小手握住希拉的手指道:「妳是我母親嗎?」

希拉愣了一愣,紅著眼睛笑道:「我不是你的母親。但是我一定像你親生母親一樣疼愛你的。」

雅典納斯笑了笑,沒有繼續再問什麼。希拉也不整理房間,爬上床去將嬰兒抱在懷中。沒過多久,雅典納斯沉沉睡去。那天晚上,希拉就一直看著懷中的孩子,笑容沒有停過,淚水也沒有乾過……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