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節 冥河

地底世界的王者,死亡國度的主神,冥王黑帝斯。

黑帝斯是宙斯的兄長,出生時被父親克朗努斯吞到肚子之中,一直到許多年後才經由宙斯巧計解救而重見天日。其後幫助宙斯贏得泰坦大戰,與兩個兄弟共同瓜分了整個世界。宙斯分到上界、波西頓分到海界,而黑帝斯則是分到地底世界。在奧林帕斯眾神之中,黑帝斯是最不得人類愛戴的神祇,甚至連其他神祇都不喜歡與祂來往。祂號稱「富有之神」,一方面是因為祂所掌管的地底乃是世間所有礦物的泉源;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傳說祂專門收集世人的視力與淚水,並且從中獲取力量。世人對其十分懼怕,平常沒事絕對不會提起祂的神名,以免引來不必要的注意。形象上,祂總是手持權杖,坐在黑檀木製的寶座之上。

黑帝斯最負盛名的寶物是一頂由獨眼巨人為其量身打造的黑暗頭盔,具有使配戴者隱形的能力。有這種能力的寶物絕對是偷盜者的最愛,所以每當身為盜賊之神的荷米斯見到黑暗頭盔的時候,總是忍不住要多看兩眼。基於這個緣故,每當荷米斯來訪,黑帝斯都必須特意將黑暗頭盔收藏起來,久而久之,祂也就開始厭惡荷米斯。然而黑帝斯個性陰沉,城府甚深,可謂喜怒不形於色。這點小事本來也不會爆發出來跟另一個奧林帕斯神祇翻臉。真正讓黑帝斯與荷米斯交惡的卻是為了綁架女神波瑟芬 (Persephone) 之事。

很久很久以前,冥王黑帝斯愛上了農業之神狄米特與宙斯所生的女兒波瑟芬。有一天,黑帝斯趁著波瑟芬在荒野之中採花時候突然從地底下現身,強行將這位人見人愛的女神擄入地底世界。狄米特為了尋找愛女而遊走人世,期間意志消沉,沒有心情管理農事,於是大地萬物不生,就此陷入一片死寂。宙斯一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當即派出荷米斯前往地底世界,要求黑帝斯交出波瑟芬。黑帝斯老不情願,但又不敢違逆天神,只好勉強答應。然而就在波瑟芬離去之前,黑帝斯送了一顆石榴給她當作臨別禮物。波瑟芬不疑有他,當場吃下,從此註定每年必須花三分之一的時間留在地底世界陪伴黑帝斯。

此後,每年當波瑟芬待在地上的時候,狄米特心情高興,大地就可以滋長作物。而當波瑟芬回到地底世界,狄米特心情低落,世界就陷入一片寒冬之中。這就是四季的由來。也就是為了這件事,黑帝斯跟荷米斯結下了難以化解的樑子。黑帝斯老早就看荷米斯不爽了,這回更認定是祂從中破壞自己跟波瑟芬的姻緣。雖然看在宙斯的面子,黑帝斯始終沒有在檯面上跟荷米斯撕破臉。不過檯面下整個神界都知道黑帝斯的想法,而祂所有手下也都將荷米斯認定為不受歡迎的人物。他們當然不會蠢到公然衝撞荷米斯,不過在有機會的時候,他們都很樂意對其刁難。荷米斯生性豁達,不跟下人計較,不過日子一久總覺不是滋味,於是他也越來越少去冥界閒逛了。

今夜,受到阿波羅託付,荷米斯再度前往冥界。他穿上世界上最快的飛天涼鞋,橫越大洋河,來到世界邊緣的裂縫,穿越一條深不見底的地洞,走進屬於亡者的國度。祂來到一片存在於地底之中的開放空間,停在一條分隔陰間與陽世的恐怖河流之前。那是著名的冥河 (Styx),傳說是由自殺者的眼淚匯流而成的仇恨之河。每當荷米斯在這條河前駐足,祂就不禁要想:「如果人間和樂,沒有仇恨,是否冥河就將乾枯,從此停止存在?」然而想歸想,世事豈有如此簡單之理?冥河是一條地位崇高的河流,連奧林帕斯眾神亦對其十分敬重。諸神絕不敢輕易以冥河之名起誓,因為一旦祂們違背冥河的誓言,宙斯將會強迫祂們喝下冥河之水,使祂們因此喪失說話的能力長達九年之久。

要跨越冥河,除了透過冥河擺渡人夏隆 (Charon) 的小渡船之外別無他法。而想要上這條小渡船,必須有人為死者舉行合宜的葬禮儀式,並在屍體的舌頭下放置一枚硬幣,好讓死者的靈魂可以給付船資。如果死者沒有舉行葬禮,或是無法提供船資,那就必須在河岸遊蕩數百年,直到夏隆願意載他們過河為止。荷米斯擁有飛天涼鞋,本不需要夏隆擺渡,不過由於自己跟黑帝斯已經交惡,荷米斯為了尊重黑帝斯的規矩,所以每次來都會乖乖付錢渡河。

荷米斯站在冥河渡口,靜靜地等待夏隆的渡船。過了一會兒,一個美麗的遊魂飄到祂面前駐足,直視祂的雙眼,悲傷地流下淚來。荷米斯看多了這種付不出船資的遊魂,知道自己不能幫她,於是只好故意視而不見。女鬼自顧自地哭了一會兒,見荷米斯不理自己,正要離去,卻又心有不干,終於開口說話。

「我認得您。您是奧林帕斯眾神之ㄧ的荷米斯。」

荷米斯嘆口氣,搖頭道:「妳應該知道我幫不了妳。」

「您幫得了,只是不願意幫罷了。」女鬼說。「為什麼您不願意幫我?我要知道,難道人死之後就失去了跟神祈禱的權利嗎?」

「不是這樣的。」荷米斯搖頭:「妳如今身處冥王黑帝斯的庇祐之下。妳可以向祂祈禱。」

「黑帝斯不在這裡。」女鬼哽咽道。「您在這裡。我祈求您的幫助。您是盜賊之神,我身亡之前您曾經保護我度過無數危難,難道您不記得我了嗎?」

「我當然記得妳。」荷米斯道。「妳是阿爾卡迪亞的女神偷娜妮薇雅,我最忠實的信徒之ㄧ。妳所有的贓物都會分出一半獻祭給我。妳是我從古至今最美麗的信徒。我曾深深為妳着迷,也曾出現在妳夢中相依相偎。我知道我是妳一生中的最愛,但是我卻不能眼睜睜地看妳身陷這種泥沼。神與人類的相戀很少會有好結果的,妳應該跟愛妳的好男人在一起,不應該繼續迷戀於我。為此,我離開了妳,卻沒想到也因此害死了妳。」

娜妮薇雅伸出半透明的玉手,觸摸著荷米斯的臉龐,愛憐無限地說道:「我的愛,我的神,我的主人。您不該這樣想,我的死不是您的錯。事實上,我在冥河河岸遊蕩了這麼多年,只是為了想再見您一面。」

「喔,娜妮薇雅……」

娜妮薇雅食指放在荷米斯嘴前,阻止他繼續說下去。「聽我說,我的愛,夏隆就要來了,時間已經不多了。今天能夠再見到您,我已經死而無憾。但是我還必須為您做一件事。我必須要救您。」

「妳說什麼?」

「是庫馬伊的女祭司預見了您將會遇到重大的危難。」娜妮薇雅道。「您將會需要我的幫助。」

荷米斯愣了一愣,問道:「在亡者國度?」

娜妮薇雅點頭:「在冥河的另外一邊。」

荷米斯想了想,皺眉道:「是什麼樣的危難?即使黑帝斯對我再不滿,也不可能當真出手對付我。」

「我不知道。」娜妮薇雅的聲音轉為急迫,因為她已經隱約聽到擺渡人的歌聲。「我只知道我必須要渡河才能幫您。您一定要帶我過去。」荷米斯問:「難道妳身上沒帶錢嗎?我可以給妳船資……」娜妮薇雅搖頭:「我有錢的,是夏隆不肯載我。黑帝斯下令,舉凡亡者是您的信徒,都要刁難一百年才能渡河。如果跟您有特殊情感的,刁難千年都有可能。沒時間了,我的愛,我的神,您一定要帶我過去,真的已經沒有時間了……」

「沒有時間了……」荷米斯突然感到心思煩亂,彷彿對這句「沒時間了」感同身受。那一瞬間,祂在心中轉過無數念頭,試圖找出這種感覺的來源。祂找不出,祂一點概念都沒有。祂只能肯定娜妮薇雅口中的預言其來有自,祂即將面對自己有生以來面對過最大的危難。祂神色一變,回頭看了冥河面廣佈的迷霧一眼,然後轉回來對娜妮薇雅點頭。「我對不起妳,娜妮薇雅,我很感動你為我所做的一切。如果今天是其他情況,我絕對沒有臉接受妳的幫助。但是這次的事件茲事體大,我也沒辦法考慮那麼多了。」

荷米斯除下腳上的一雙涼鞋,交給娜妮薇雅。「穿上我的飛天鞋渡河,千萬小心不要讓夏隆發現。到了對岸就立刻找個地方躲起來,拔下鞋上一根羽毛唅在口中,如此地獄獒犬賽怖玀斯便會聞不出妳的味道。苦了妳了,娜妮薇雅。妳必須在那裡等到我來找妳為止。現在先離開吧,不要讓夏隆看到我們交談。保重。」

娜妮薇雅輕輕在荷米斯唇上一吻,然後飄入黑暗之中,在夏隆的渡船靠岸之前消失不見。

「哇!荷米斯大人!」夏隆故作驚訝地道。「真是稀客呀。請問您是來找冥王的嗎?」荷米斯笑道:「是呀,麻煩你載我渡河。」夏隆二話不說,攤開手掌道:「麻煩一百個金幣,謝謝。」「喔?不是一個銅幣就好了嗎?」「這是荷米斯大人您個人的特價。冥王親自開的價錢,您就別為難我了吧?」「再多錢我也出得起,這樣哄抬價格有什麼意義?」「喔?冥王說這只是一種宣告,沒什麼實質意義。祂高興就好。」荷米斯笑了笑,不再多說,付錢渡河。

渡過冥河,荷米斯下船,突然一陣轟然巨響,原來是守門犬賽怖玀斯已經跳到祂的面前。荷米斯從懷中取出三大塊羊肉分別丟給賽怖玀斯的三個腦袋,不過卻看到這隻恐怖的大狗向後跳開,完全不碰荷米斯的肉。夏隆在船上叫道:「荷米斯大人,冥王吩咐賽怖玀斯不准吃您的東西。您也不必再餵了。」荷米斯搖了搖頭:「就算不吃,肉還是得備著,這是禮貌。」說完穿越地獄大門,直奔黑帝斯的宮殿。

宮殿亡靈通報過後,出來對荷米斯說道:「荷米斯大人,冥王正在睡覺,可否請您等天亮再來?」荷米斯笑道:「在這個陽光照不到的地方等天亮幹什麼?麻煩你再跟冥王通報一下,就說我有急事。」亡靈道:「事實上,冥王沒有在睡覺,祂只是要刁難您而已。請您過兩個小時再來吧。」荷米斯點頭,指著亡靈道:「你真坦白。」亡靈道:「冥王吩咐要故意對您坦白。」

亡靈走後,只剩荷米斯一神待在冥府接待廳中。荷米斯眼看四下無魂,心底已經瞭然,冷笑一聲道:「黑帝斯是下了戰書,就看我是否應付的來。」說完也不浪費時間,當即站起身來,手一揮全身衣物轉為黑色,瞬間沒入黑暗之中,沒過多久就潛入了黑帝斯宮殿的主廳。祂比鬼魂還要安靜,比煙塵還要虛幻,在宮殿中的陰影間隨意飄移,穿越所有守衛及機關,來到黑帝斯的黑檀王座之前。王座上沒有神,但是黑帝斯顯然就在附近。荷米斯四下一看,再度遁入黑暗,越過王座之巔,打開了王座後方的房間之門。正在此時,一股陰寒之氣自其後頸傳來,荷米斯心底一驚,當即化做清風消散,退回到王座前方現形。只見這時王座之上已經多了一個神,一手拿著地獄權杖,一手抱著黑暗頭盔,正是冥王黑帝斯。

「哎呀,黑帝斯,好久不見了。最近好不好呀?」

「你都來了,我怎麼可能好?」黑帝斯陰沉沉地說。「狂妄荷米斯,你真以為可以在我的宮殿為所欲為?難道不知道你的一切行為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本想看看你能自以為是到什麼地步,想不到你居然膽敢去碰那扇門。好小子,你知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東西?」

「知道呀,時光之池嘛。」

黑帝斯微感訝異,不過臉上不動聲色。祂看了看荷米斯手上的大書,問道:「真實日記?是阿波羅叫你來的?」

「沒錯。」荷米斯收起嘻皮笑臉,說道:「阿波羅說真實日記遭人竄改,一切都跟時間有關,所以要我把這本日記放到時間之池裡面,以為日後保留正確史實。」

「宙斯怎麼說?」

「還沒時間知會宙斯。」荷米斯眼看黑帝斯臉色一沉,忙道:「阿波羅懷疑宙斯控制時間的力量流失,所以才急忙叫我先來。事關奧林帕斯神域存亡,希望冥王不要為難。」

黑帝斯瞪視荷米斯一會兒,閉上雙眼比個手勢,說道:「進去吧。」

荷米斯走過王座,打開石門,來到時間之池前面。那是一座很小的石造池塘,莫約六人餐桌大小,其中的水深及膝,清澈無比,而且水面一片平靜,完全沒有水波漣漪。若非荷米斯眼力非凡,根本看不出池中有水。祂在池塘前站了一會兒,接著輕輕將真實日記放上水面。日記上的火燄跟時光之水一經接觸立刻凝止,火光依然栩栩如生,只是沒有浮動,看來頗為有趣。荷米斯伸出一根手指頭觸碰書皮,慢慢將書沉入池中。在祂碰到池水的那一剎那,「時間到了」的感覺再度襲體而來。祂有如遭到雷擊,連忙抽出手指,接著就在池塘的水面上看到奇異的景象。

祂看到自己身穿凡人的服裝,帶領一批不學無術的手下在底比斯城中偷盜行騙。祂如果有心的話,隨時可以拿偷來的錢去做生意,憑藉無人能及的商業頭腦成為希臘首富,只不過他沒有這個心。祂喜歡偷盜度日;祂喜歡跟志同道合的手下廝混;祂喜歡可以四處漂泊的自由;祂喜歡能與心愛的女人相伴ㄧ生的愉快。祂的本性如此,可惜生而為神,祂從來沒有去過自己想過的日子的權力。其實眼前的畫面祂已經見過無數次了,不過都是在祂腦中憑空想像而已。如今這些景象不旦出現在祂眼前,甚至深深刻劃在祂心裡,彷彿已經成了祂生命中的一部份。彷彿那是祂曾經錯過的一段過去,亦或是祂將要經歷的一段未來。

荷米斯微微一笑,正在感到有趣的時候,池中景象一變,竟然出現一個不曾見過的男人引領大軍攻入奧林帕斯的畫面。那個男人散發出一種異常熟悉的氣息,似乎是個從古至今就已經存在的怪物,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荷米斯大吃一驚,心神一亂,接著水波平靜,剎那之間什麼都看不到了。

「哇……」荷米斯看著清澈的時間之池說道。「真是太神奇了。」說完從腰間取出一個很小的蛇皮袋。「看來為了神域安全跟宇宙和平,我逼不得已只好偷點黑帝斯的東西走啦,嘿嘿……」祂伸出三隻手指插入時間之池,自裡面取出三滴時間之水,滴入蛇皮袋中,然後把袋子吞入腹中。「該走囉。」

荷米斯退出房間,關上房門,走到黑帝斯面前點點頭道:「事情辦妥了,我先走囉。」說完轉身就走。黑帝斯睜開雙眼,揚聲說道:「站住。」

荷米斯回頭笑道:「怎麼啦?你不會懷疑我偷了東西吧?」

「不要嘻皮笑臉。」黑帝斯陰沉沉道。「我不是懷疑你偷東西,我知道你偷了東西。只是我同時也知道我無法證明你偷了東西。」

「沒辦法。誰叫我是盜賊之神?」

黑帝斯皺起眉頭,說道:「我在你臉上看到時間的標記。」

荷米斯愣了一愣,問道:「那是什麼意思?」

黑帝斯道:「就是你已經成為時間的目標的意思。」

荷米斯呵呵一笑:「我知道。我自有辦法應付。」

「我假設你偷東西是為了要應付這件事,所以我暫時不打算追究。」黑帝斯面無表情地說。「不過要知道,這是我最後ㄧ次對你客氣了。因為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多半已經不認識你。」

荷米斯看著黑帝斯好一會兒,微笑道:「聽著,黑帝斯,波瑟芬的那件事,其實我也是奉命行事……」

「不必了。」黑帝斯打斷祂道:「你我不合乃是個性使然,就算沒有波瑟芬的事也會有別的事。快去把你該做的事情做一做吧,時間不多了。」

荷米斯點頭,又道:「你該把這件事告訴宙斯……」

「宙斯都知道。」黑帝斯說。「從赫克勒斯自神界消失開始,祂就已經知道了。」

荷米斯忍不住臉上的驚訝,又問:「那神域呢?終究可以度過這次難關吧?」

「現在還看不出來。」黑帝斯搖頭。「我只知道神域的存亡將會著落在你、阿波羅以及雅典娜的身上。所以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趕快離開吧。」

「好,那就大家保重了。」荷米斯說完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黑帝斯宮殿。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