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節 異域

高加索山以南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針葉林地。這一片林地之中有棵杉木特別高大突出,幾乎是週遭樹木的三倍之高,樹蔭涵蓋範圍極廣,黑夜中看去,好比樹林中的遠古巨獸一般,氣息陰森無比,堪稱樹中之王。此時樹中之王頂端,一名女神赤腳而立,月光下自其神體之中灑落一股聖潔微光,趕走了腳下大樹的陰森氣息,正是追趕赫克勒斯而來的女神雅典娜。

為免赫克勒斯繼續傷害普羅米修斯,雅典娜刻意將其趕離高加索山,一路來到南方莫約五公里外的森林之中,這才看準地勢,準備出手。不料當雅典娜決定與赫克勒斯正面衝突時,卻在一瞬之間失去了敵人的蹤跡。赫克勒斯隱去了一身野蠻氣息,遁入黑暗之中伺機而動,登時由獵物變成獵人。雅典娜自顧身分,不跟凡人玩這種躲藏遊戲,於是高高站在樹梢,打算好好迎接這名號稱史上最強壯的凡人的突襲。

數分鐘過去,赫克勒斯並未行動。雅典娜全神灌注,感受附近一切動靜,心知對方不是不動,而是在默默轉移位置,等待時機。雅典娜越等越是訝異,因為印象所及,赫克勒斯應當是個大老粗,全憑衝動做事,不該有此耐性,看來四百多年的隱士生涯已讓此人變得更具威脅。雅典娜也不怕他,繼續踏在樹頂等待,想看看赫克勒斯的耐性究竟能有多少。反正對於擁有永恆生命的他們來說,一切都沒有急的必要。

突然之間,腳下大樹傳來些微震動。雅典娜心想莫非赫克勒斯打算爬上樹來與神肉搏,卻見一道血紅陰影自濃密的樹枝中衝天而起,於空中盤旋一圈後來到雅典娜面前,原來是一隻血色大鷹。這血鷹品種不凡,雙翅一展足有五公尺之寬,眼中金光綻放,嘴中寒氣猛噴,不需要是神都能看出這是隻長生不老之鷹。

血鷹在女神面前沉浮,語態恭敬地說道:「原來是我最敬重的雅典娜女神駕到。有什麼我能為您效勞的嗎?」

「血鷹?普羅米修斯的肝臟果然是聖品,竟讓你這凡鷹吃出永生來了。」雅典娜專注找尋赫克勒斯下落,雖與血鷹對答,但是眼睛卻看也不看對方一眼。

血鷹眉頭一皺,問道:「女神是在找人嗎?讓我來幫您吧?」

「不用了。」雅典娜搖頭。「別說你找不到,要真讓你找到,只怕會枉送性命。不想死就快離開這裡吧。」

血鷹語氣中的恭敬漸漸消失,說道:「女神怎麼這麼小看我呢?就算我沒有能力幫你殲敵,起碼我的眼力還是一流。您找不到的,我未必會找不到呀。」

雅典娜轉動眼角,瞪向血鷹,緩緩道:「你以為你的眼力比神強?這話說給我聽也就算了,要讓阿波羅聽到,不把你羽毛拔光才怪。你若真心幫我,直接去找敵人就對了,何必在這裡跟我邀功示好?有什麼話就爽快說,不必跟我惺惺作態。」

血鷹讓女神看穿心意,當即陪笑說道:「事情是這個樣子的啦。親愛的女神。其實我讓天神派駐在這個冰天雪地已經好幾千年,每天都吃一樣的東西,著實有點噁心…」

雅典娜道:「不知滿足的傢伙,普羅米修斯的肝不知道有多補。你吃膩了,晚上找點別的吃,不就好了?」

血鷹大搖其頭:「哪裡還吃得下?女神不知道,那泰坦的肝夠多大顆?每天吃完晚上都要吐的。還請女神幫我跟天神求情,免除我這裡的職務吧。」

雅典娜斜眼看鷹,語氣不善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不答應幫你求情,你還不肯幫我找人?」

血鷹心感驚慌,小心道:「話也不是這樣說的…女神呀,當年我還是隻凡鳥的時候,懵懵懂懂,什麼都不知道,存在於世只求三餐溫飽而已。天神供我這個差事,每天不需獵食就有東西吃,我當然欣然接受,心中只有感恩與滿足。然而數千年過去,我每日吃著泰坦內臟,漸漸地超脫凡體,眼界也開了。我老早不再是那隻庸祿凡鳥,要我繼續受困在這空虛北地,不是就跟那普羅米修斯一樣等死而已?敢問女神,這樣對我來講是否公平?」

雅典娜想了想道:「萬物都不該忘本。今天你眼界開了,就想求去。可曾想過當初宙斯若沒帶你來此,你眼界又怎麼會開?算了,既然你已起求去之心,高加索再也不是你久留之地。話先說在前面,你既然選擇如此,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若你能活過今晚,我會請宙斯放你離開;但若你活不過今晚,可不要怪神呀。」

血鷹大喜,展翅高飛,叫道:「感謝女神!我必定不負所託,幫您找出壞…」話沒說完,四枝箭尾自北方疾射而來,不偏不倚插入血鷹體內。其中兩枝撕裂血鷹雙翅,另兩枝穿透胸膛,扯爛心臟,登時在空中爆出一灘血霧。血鷹慘叫一聲,自血霧中筆直墬下。雅典娜伸出右手倒抓血鷹雙爪,見牠一息尚存,說道:「自由總要付出代價。你這樣,值不值得?」

血鷹嘴角泛血,依然含笑,說道:「不甘心…但是值得…」說完兩腳一僵,氣絕身亡。

「將來有機會再去找你。」雅典娜說完左手一縮,風雲凝聚,於腳邊化為神盾實體,噔噔兩聲檔下偷襲而來的箭矢。「現在先讓我接受你的幫助。」雅典娜伸出兩指插入血鷹雙眼,當場挖出兩顆深遂無底的血鷹眼。血鷹雖死,眼中金光不散。祂將血鷹眼塞入梅杜沙頭上兩條長蛇口中,說道:「去找赫克勒斯。」說完手一推,神盾再化風雲,隨著梅杜沙的頭顱衝入漆黑森林。

鷹眼銳利,赫克勒斯再也無所遁形。眼見神盾對己直撲而來,赫克勒斯當機立斷,手中長弓一丟,拔出背上狼牙棒,看準神盾來勢一棒揮出。神盾乃是宇宙間最堅硬的物體,尋常武器撞上了非爛不可。不過赫克勒斯的狼牙棒也是千錘百鍊之作,這一揮之下不但沒斷,反而靠著他一身怪力將神盾打得向天衝出,直指雅典娜而去。雅典娜伸手一指,神盾洶洶來勢登時銳減,在女神身邊轉幾個圈,最後歸於寧靜。

雅典娜高高在上,眼望底下的赫克勒斯,見他正滿臉怒容地瞪著自己,說道:「不要無謂反抗。只要你跟我回去,先前瀆神之事可以不再追究。」

赫克勒斯臉色不屑,冷笑一聲道:「你不跟我追究,我還要跟你追究呢。你們這些奧林帕斯來的沒有一個好東西!」

雅典娜搖頭道:「我看出你滿懷恨意,但也不必閉著眼睛亂恨一通。赫克勒斯,我雅典娜可沒惹過你呀,何必把奧林帕斯眾神全部恨上?」

「你們通通都是一家人,當然一起恨!」

「你也是宙斯之子,照你的說法豈不是要連自己都要恨?」

赫克勒斯語塞,當場惱羞成怒,狼牙棒往背上一掛,兩手往樹中之王上一抱,使勁向上一提,千年古樹就此讓他連根拔起。「我恨不恨自己關妳屁事!」說完一手搭上樹底,狠狠將大樹向天筆直丟出。雅典娜站在樹頂,心想若然隨樹飄蕩,等於是向凡人示弱,於是動也不動地浮在原地,任由大樹衝過神體。樹中之王在女神擋路之下從中裂開,分做兩半向天際飛去,瞬間隱沒在星空之中,從此再也沒有落回地面。

「我想惹你的一定是希拉吧?」

赫克勒斯大怒,吼道:「不要提起祂!」一怒之下,又要發洩。只不過雅典娜飄在空中,自己剛剛又把弓丟了,一時撿不到。心中鬱悶至極,於是拿出狼牙棒四處亂掄,只打得附近大樹紛紛倒塌,熱鬧非凡。

雅典娜等他發洩完了,說道:「你鬧夠了,可以跟我回奧林帕斯了?」

赫克勒斯吐口口水道:「我不要!」

「那就是逼我強迫你了?」

赫克勒斯踢起一塊大石頭,揮出狼牙棒,將石頭擊向雅典娜。待雅典娜輕鬆避過後,叫道:「廢話,快下來強迫我呀!講這麼多,就只會縮在天上嗎?」

雅典娜心感不悅,右腳跨出,神體擺動,在赫克勒斯眨眼的瞬間來到他面前,右手一伸抓上對方脖子,再上前一步將其身體舉起,撞上背後另一顆大樹。祂與赫克勒斯目光相對,緩緩說道:「不想去奧林帕斯也行,這就告訴我,是誰指使你來殺普羅米修斯?」

赫克勒斯也不掙扎,只道:「我愛殺就殺,為什麼要有人指使?」

雅典娜道:「人家在這裡躺了幾千年,再怎麼樣也惹不到你。你要殺他,當然有個原因。」

赫克勒斯側頭看了看雅典娜,說道:「好,我說。」

「是誰主使?」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為什麼要殺他。」

「為什麼?」

赫克勒斯微微一笑:「因為要引妳來此。」

「我?」雅典娜一楞。「為什麼?」

「當然是要妳嚐嚐我的厲害啦!」赫克勒斯說完左手向上一頂,掙脫雅典娜的束縛,接著迅速出手,打算反客為主,扣住女神咽喉。雅典娜眼明手快,揮手就擋。赫克勒斯跟女神比起蠻力,心知就算取勝也會失去先機,乾脆大叫一聲,整個身體向前撲出。雅典娜鮮少對付如此蠻橫之人,一時缺了防備,兩腳一絆竟讓對方撲倒在地。

赫克勒斯哈哈大笑,將雅典娜雙手壓在地上,一張臉湊到女神面前,獰笑道:「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雅典娜雖然受制於人,神色卻也不特別驚慌,只冷冷地問道:「你想怎樣?」

「我想這樣!」赫克勒斯說完兩腳向外一分,意圖迫使女神張開雙腿;同時他還伸出一手滑過女神手臂,抓向女神胸口。正當他這褻瀆將瀆未瀆之際,只感一陣灼熱襲體而來,竟是自女神聖體之中爆發出熊熊怒火。雅典娜正被情慾困擾,遇上這種事豈是震怒兩字可以了得?祂將怒火凝聚在赫克勒斯下體,打算一舉燒盡此人熱情。

赫克勒斯大驚,四肢一彈就要向後跳開。雅典娜騰左手來一把抓住,臉上現出千百年不曾見過的怒容,言道:「怪物,你已活太久了。」說完右手一挺,整隻手掌插入赫克勒斯左胸。

在赫克勒斯冷冷的笑聲中,雅典娜臉現訝異之色。祂瞪視眼前的男人,想起命運女神提及的那條黃金生命線,緩緩問道:「你的心臟呢?」

「想不到吧?」赫克勒斯嘿嘿一笑,說道:「我藏起來了。」

雅典娜揚眉道:「那我現在握著的是什麼?」

「是通往我的世界的大門!」

雅典娜神體微動,感應到自赫克勒斯體內傳來的強大吸力,似乎自己就要透過此人的胸口進入一個全然未知的世界。祂在情急之下呼喚梅杜莎,但就在此時感到神盾與自己之間的連結完全斷絕,似乎在那瞬間自己已經離開了控制神盾的距離之外。女神的衣衫沒有擺動,髮絲沒有飄揚,但祂明明白白的眼看四周景物模糊、變換。有時祂看到四季,有時看到深海,有時看見冥河,有時看見宇宙。思緒狂奔之間,一切由動轉靜,莫約一秒之後,祂發現自己的右手不再插在赫克勒斯的胸口,反而插在一顆跟人一般大小的大石之中。

雅典娜拔出手掌,環顧四週,觸目所及一片淒涼景象。鐵灰色的天空佈滿幾近黑暗的烏雲,沒有一絲陽光能夠透出,沒有一絲暖意能夠進入;大地奇石遍野,滿目瘡痍,土地貧瘠之極,簡直種不出任何樹木…樹木?有,有樹枝樹幹,黑土焦炭,但就是沒有鮮紅的果,沒有綠色的葉。東方地底隱現紅光,噴有火焰,猜想是岩漿流竄,毀滅一切。雅典娜收放感知,擴增視野,放眼望去卻看不見一點生命。印象所及,宇宙之中只有塔塔洛斯曾給雅典娜帶來如此空虛氣息。然而塔塔洛斯尚有泰坦作伴,這裡……卻怎麼看都沒有任何生氣……

唯一的活物只有站在女神身旁的怪物,赫克勒斯……

「這裡是什麼地方?」雅典娜問。

「都說了是我的世界。」赫克勒斯答。「才說就忘,還敢自稱女神?」

「憑你也沒有能力創出這種地方,一定是無意間發現的。」雅典娜看著赫克勒斯,注意到焚燒他下體的火焰已滅,似乎是因為進入了所謂的「他的世界」的關係。「告訴我,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怎麼隨時都這麼多問題?想這麼多事情妳不煩嗎?」赫克勒斯作出迎賓手勢,繼續道:「總之沒有我的允許,你來了就別想出去。猜猜我會不會讓你離開呀?」他笑了兩聲,又道:「往後日子長的呢。妳想要探索這裡的秘密不愁沒有時間。只不過長夜漫漫,孤男寡女,在這沒人打擾的世界裡,該怎麼樣就該讓它發生,不需要抗拒了吧?」

雅典娜神力聚集,目光透徹,直逼阿波羅的真實之眼。祂看出此地一切都是實際存在,絕非幻象。不過祂同時也在景象之中看見不自然的接縫,彷彿創造這個世界的規則之中有某樣東西並不是連續的一樣。雅典娜心想:「如果阿波羅在此,多半就能看出真相。可惜我一時卻看不出來。」

「怎麼樣,女神?」赫克勒斯開始向雅典娜走來。「神盾已經被我留在外面,妳根本沒有能力保護自己。不必假裝矜持,妳體內慾火滋長,以為我看不出嗎?」

「火是有,是不是慾火倒也未必。」雅典娜說著右手提起,一團火焰自其手掌噴出,正對赫克勒斯而去。赫克勒斯動也不動地看著火焰嘲笑,而那火焰也在他的笑容之前消失殆盡,一點也沒碰觸到他的身體。

雅典娜側頭打量,思索著眼前這奇異的現象。

「哈哈哈哈……」赫克勒斯大笑,繼續走向雅典娜:「本來我還有點擔心,現在我終於肯定妳的神力在這裡沒有什麼用處啦。我告訴妳,強暴是有快感,但有時我也喜好溫柔。這裡是野地,那邊有木床,要怎麼做妳自己決定吧。」

雅典娜對著剛來時的大石旁退去,說道:「你大費周章把我引來,就只為了這個?」

「我要你成為我的女人!」赫克勒斯道。「妳很睿智,又是工藝之神,完全可以彌補我的不足。只要有了妳,我就可以重新打造這個世界,讓一切不再那麼死氣沉沉啦!」

「你大可以開口請我幫忙。」

「我喜歡強迫!」

說到這裡,適才雅典娜射出的神火消失之處突然憑空噴出一道火焰,在空中射出十來公尺之後,又再度憑空消失。雅典娜認出那道火焰,終於也了解祂眼中的不連續是什麼東西所造成。

「時間……」雅典娜道。

「什麼?」赫克勒斯語帶訝異。

「這裡每塊空間所存在的時間都不相同。我的火焰並不是熄了,而是讓你搬到另一段時間裡去了。」

赫克勒斯大驚:「妳……妳怎麼可能知道?」

雅典娜冷道:「因為我是神。」

「哼!」赫克勒斯搖頭道:「就算知道又怎麼樣?妳有辦法對付我嗎?」

雅典娜思考了一會兒這種能力的各種可能,說道:「在這裡,我未必有辦法對付你。不過你真要制服我,只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想阻止我離開,那更加沒有可能。」

「離開?」赫克勒斯不信:「妳控制不了時間就絕對找不到出口。」

「出口的事不用你擔心。」雅典娜站在來時的大石之旁,說道:「說什麼強暴我可以幫你重新打造這個世界……赫克勒斯,這種話一聽就知道你是遭人玩弄,受人欺瞞。你根本不了解強暴處女神的真正後果,對吧?災難會降臨,人類甚至可能死絕,這些才是主使你的人想要達成的目的。聽我的,把那個人供出來,不要再任人擺佈了。」

赫克勒斯搖頭:「人類死光了又關我什麼事?我有我自己的世界,一個沒有神能夠侵犯我的地方。其他的一切都與我無關!」

雅典娜瞇起雙眼看了他一會兒,說道:「希拉擺佈你的命運,所以你恨奧林帕斯眾神。這股恨意已經讓你盲目到看不出你又再一次受人擺佈了。赫克勒斯,總有一天你會知道,其實你恨的不是希拉,而是試圖玩弄他人命運的一股強權。你的幕後主使者早就侵犯了這個世界,而且你今晚也帶了一個神進來……很抱歉告訴你,這個世界對你已經不再安全了。如果我是你,我會立刻離開。」

「說的好聽!」赫克勒斯怒道:「逼我離開我的家。妳自己還不就是想要擺佈我的強權?」

「別人欺瞞你、玩弄你是一回事;自己做的事要承擔後果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今日如此褻瀆女神,難道還期待能有什麼好下場嗎?」雅典娜說著伸出右手手掌,插入大石頭上的掌洞之中。霎時之間,大石渙散,出現了一道灰茫茫的時空之門。

「妳……」赫克勒斯難以置信地問:「妳怎麼可能打開出口?」

「我沒打開,只是這道門根本沒關過。你拉我進來的時候,我已經讓梅杜莎對你的大門施展石化魔力。這根本不是大石頭,而是被石化後的時空門。你真是太笨了,連自己家裡多了一塊這麼大的石頭也沒發現嗎?」

「妳……」赫克勒斯眼看無法阻止雅典娜離開,叫道:「我絕對不會放棄這裡的!這是我家!沒人可以逼我離開!」

「那就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吧。」雅典娜說完踏入時空門,隨即消失無蹤。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