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節 普羅米修斯與愛歐

於是普羅米修斯平靜地在高加索當囚犯,等待著有一天某個神來拜訪他。他很確定宙斯不會就這樣遺忘他的,因為普羅米修斯知道一個秘密,一個足以左右奧林帕斯眾神命運的大秘密。為了套出這個秘密,宙斯加在他身上的折磨絕對不會只有用鎖鏈綁著這麼簡單。所以當那天荷米斯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普羅米修斯絲毫不覺得驚訝。

「普羅米修斯,我的泰坦朋友。」荷米斯展現少有的嚴肅神情說道。「天神宙斯差遣我來問你一個問題。命運的無情使宙斯了解,在許久之後他將會被自己的兒子摘下皇冠。奧林帕斯會因此崩裂,眾神都將遭到放逐。如果任由這場悲劇發生,整個宇宙都會被波及,就連你所熱愛的人類也免不了受到可怕的牽連。普羅米修斯,你曾參與宙斯對抗泰坦巨神之戰,該知道那樣的戰爭具有多大的毀滅性。你絕對不想看到那種事情重演,是不是?告訴我,會為宙斯生下這個兒子的女人究竟是誰?只要你說出來,宙斯命我立刻將你釋放,從前的過錯就此一筆勾消。」

普羅米修斯對荷米斯搖頭道:「我不會告訴你。你說的沒錯,我不願意看到泰坦大戰重演,但我也不願意見到蜜蒂絲的悲劇再現。你要我把那個女人的名字供出來,好讓宙斯在她懷孕的時候吃掉?荷米斯,我問你,萬一我說那個女的是你的母親呢?你會任由宙斯把她吃了嗎?萬一宙斯溯及既往,最後決定連你也一併吃了呢?」

荷米斯遲疑地問道:「難道真的是我母親?」

普羅米修斯說:「不是。宙斯不會再去碰你母親,而你也不像是會把祂皇冠給摘下來的兒子。」荷米斯鬆了口氣:「既然不是,你打這個比方做什麼?」普羅米修斯說:「當然是要你將心比心。那個女人是無辜的。那個兒子在犯下這個罪孽之前同樣也是無辜的。荷米斯,像你這樣足智多謀的神應該可以了解:權力最後的命運就是遭到取代,即使強如宙斯也無法永遠站在宇宙頂端。這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身為宙斯的兒子,你應該期許,甚或適時的規勸你父親,希望隨著時間的改變,祂可以成為一個萬世景仰的天神。只要整個世界滿足於祂的統治,即使預言中的孽子出世也將孤掌難鳴,無法動搖祂的權位。」

荷米斯若有所思地看著普羅米修斯,過了一會兒問道:「你認為宙斯現在不是世間景仰的天神?你認為祂對待你有失公正,有所虧欠,是嗎?」

普羅米修斯點頭:「沒有我,現在被鎖在塔塔洛斯的是宙斯而不會是克朗努斯。難道你認為我得到這種下場是公平的嗎?你或許覺得我咎由自取,但當初如果你是我,難道你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親手創出的人類滅絕卻袖手旁觀?我做了我必須做的事。宙斯要因此降下懲罰,我不會跟祂計較,也不會懷恨在心。畢竟宙斯取得權位不久,還沒能領悟出統治的精髓。然而宙斯若是不改這種高高在上的統治態度,我只怕此後人類要受的苦難會多到數不清。」

「你看著吧。宙斯會是一個好天神的。」荷米斯說著揮起手來,一隻血紅色的大老鷹自天上俯衝而下,停在祂的手腕上。「宙斯吩咐過,如果你不肯說出那個女人是誰就必須接受更嚴厲的懲罰。我想,就算是這樣你也不會說了?」見普羅米修斯堅定地搖頭,荷米斯嘆口氣。「我也不希望見到你受苦,但是天神的命令無法違背。保重了,普羅米修斯,希望你早日得到救瀆。」說完荷米斯鞋上的翅膀搧動,頭也不回地離開高加索。

血老鷹展翅而起,停在普羅米修斯的肚子上,以其尖喙撕裂了他的肌膚,露出其中的內臟。血鷹探頭入內翻出他的肝,一口一口無情地吃了起來。普羅米修斯身型巨大,儘管只是肝臟也夠血鷹吃到日落西山。在血鷹滿足的離去之後,普羅米修斯的體內滋長,肝臟在一夜之中重新長出。第二天,血鷹又來吃,到晚上肝臟又長。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過去,普羅米修斯就這麼痛苦地承受著天神的懲罰。每年荷米斯都來問他一次同樣的問題,提供解除痛苦的契機。但是普羅米修斯總是給祂同樣的答案,寧願承受無盡的痛苦也不願放棄。這種在逆境之中仍然不向強權低頭的精神在人類的世界中傳承下去,終於成就了日後偉大的希臘文明。

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高加索來了一隻奇怪的生物。牠看起來像是一隻小母牛,但卻有著少女的聲音,並且會說人話。當牠遊蕩到普羅米修斯的面前時,很驚訝地說道:「這是什麼?一個巨人被綁在大石頭上?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這是你應得的懲罰嗎?開口說話吧?把一切告訴我這個苦命的流浪者。唉…我已經流浪了好久…好累…但我卻始終找不到一個能夠拋開悲劇的地方…我是一個女孩,但是我卻長著角啊。這裡到底是哪裡?我到底是誰?」

普羅米修斯看透了小母牛外表之下深藏的原形,想起了牠的故事,叫出了牠的名字:「我認得妳。妳的名字叫愛歐﹝IO﹞。」

聽陌生巨人叫出自己許久不曾聽到的名字,小母牛愛歐大吃一驚,連忙問道:「你是誰?」普羅米修斯回答:「我就是將火焰帶給人類的普羅米修斯。」愛歐知道這位創造人類的泰坦,當即懷著感激以及同病相憐的心情坐下來跟他聊天。這兩個生命都已經孤獨許久,如今在荒山中相遇,他們各自都將藏在彼此心中委屈全盤托出,談的十分痛快。

原來愛歐本來是希拉神殿裡的女祭司。由於宙斯看她美麗,想要親近又怕希拉發現,於是找個藉口免除了愛歐的職務,將她逐出神殿。之後每個晚上,宙斯都在愛歐的夢中說著甜言蜜語,讓自己心中的火焰延燒到無辜的少女體內。有一天趁著希拉不在奧林帕斯,宙斯以烏雲籠罩大地來遮蔽自己的醜行,跑去凡間與愛歐親熱。

大地被烏雲弄得不見天日,好似黑夜降臨一般,這麼明顯的怪事希拉當然馬上察覺。而且這位善妒的婚姻女神立刻就懷疑到宙斯頭上。等她翻遍天界,確定宙斯不在奧林帕斯之後,她來到凡間大地,命令烏雲飄散。不過在希拉終於找到宙斯的時候,卻發現宙斯身邊沒有情婦,只有一隻小母牛─當然是宙斯把愛歐變成的牛。宙斯發誓祂從來沒有見過這頭牛,並且宣稱這牛是剛剛才從地上生出來的。希拉當然不會相信這種鬼話,於是她告訴宙斯說這條小母牛非常漂亮,希望宙斯能夠將牠當作禮物送給自己。宙斯非常無奈,但若此時說上一個「不」字只會引起更多懷疑,所以祂只好把愛歐交給希拉。

希拉將小母牛帶給最適合監管犯人的阿茍斯看管。阿茍斯擁有一百隻眼睛,睡覺的時候不需要所有眼睛一起睡,隨時都有眼睛睜大著可以看犯人。在這種獄卒之前,宙斯幾乎沒有救出愛歐的希望。祂眼看著愛歐受苦,但卻不敢去幫助她。最後,當宙斯再也受不了這種折磨的時候,祂終於把荷米斯找來聊天。

「我要阿茍斯死。」宙斯說。

荷米斯是奧林帕斯上最機智的神,同時也是宙斯最衷心的信差,從來不違背任何宙斯交代下來的使命。祂飛下凡間,將所有神力掩蓋,打扮成一個普通的牧羊人,跑到阿茍斯附近玩弄牧笛。看管人犯是一件非常無聊的差事,尤其當人犯還是一頭牛的時候更無聊。無聊的阿茍斯被牧笛的音樂吸引,當即請荷米斯過來聊天。荷米斯吹奏起昏昏欲睡的音樂,講著無數個無聊到了極點的故事,終於讓阿茍斯一百隻眼睛同時入睡。在阿茍斯最後一隻眼睛疲倦的閉上的時候,荷米斯毫不浪費時間地把他給殺了。

愛歐自由了!但這自由卻非常短暫。希拉察覺了阿茍斯的死亡,並且很快地找到愛歐。祂送上一隻牛蠅糾纏愛歐,將這可憐的小母牛叮到幾乎發瘋。愛歐不眠不休的跑,牛蠅就不眠不休的追。沿著海岸,沿著山間,可憐的愛歐就這麼一直逃著,許久不曾休息。此刻大概是因為牛蠅遠遠見到普羅米修斯,心裡害怕所以不敢追來。但不用多久當它發現這個可怕的泰坦並沒有能力傷害它的時候,愛歐就必須再次踏上逃跑的旅程了。

「偉大的普羅米修斯啊!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啦!」愛歐哭泣地說著。

普羅米修斯安慰著她,但是他所能提供的只是一個遙遠未來的希望而已。透過他獨特的先知能力,普羅米修斯為愛歐指出以後的路。愛歐必須向來時的方向跑,越過一面日後會以她的名字來命名的海洋,然後經歷許多國家,最後到達她旅途的終點:尼羅河。在那裡,宙斯會再度降臨愛歐面前,為她解除一切詛咒。然後愛歐會為宙斯生下一個兒子,從此幸福快樂地過一輩子。

「而且…」普羅米修斯繼續說著。「在妳的後代中會誕生一位勇敢的神射手。有一天,他會來到高加索山為我射下血鷹,放我自由!」

愛歐懷抱著希望離開了。普羅米修斯也因為預見了自己的解脫而興奮不已。然而許多年又過去了,他預言中的那位勇士卻遲遲沒有出現。普羅米修斯感到希望越來越為渺茫,冥冥之中似乎跳出了什麼不對的地方,但他卻實在想不出到底出了什麼差錯。普羅米修斯所能做的就只有痴痴的等,無止無盡的繼續等下去。未來在他眼中依然透徹,但命運的多變性所產生的模糊地帶卻似乎比以前更多。他看不透了。他對自己的先知能力感到懷疑。他不知道如果事情沒有補救的話,他將永遠等不到那位解放他的勇士。

赫克勒斯…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