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第1章 強暴希波妮雅

Chapter 1. The Rape of Hipponiya

第1節 提勒村的難題

很久以前,在希臘的底比斯以及雅典之間有一名為「提勒」的小村莊。提勒村世代以農業維生,村民過著平靜安祥的生活,鮮少捲入雅典等大城之間紛爭。有一年,提勒村在秋後獻祭的時候因為老村長特里斯的疏失而忘了為戰神艾瑞斯﹝Ares﹞準備祭品。戰神為此大發雷霆,派下一隻鳥身女妖﹝Harpy﹞為禍,藉以給那些不懂敬神的人們一些警告。鳥身女妖在提勒村外不遠處的山間建立巢穴,每天巡視著提勒附近的田地,只要有村民進入工作,立刻遭到誅殺。

為了解決這個危機,老村長遠行至雅典諮詢神諭。在得知此事是因為戰神的祭品而起之後,他當即趕往艾瑞斯的神廟補祭。想不到艾瑞斯心眼極小,要求村長將提勒村當年所有收成全部獻祭才肯召回鳥身女妖。村長不敢答應,便說要回村裡與村民參詳。然而在他回到提勒村的時候,卻發現村民們在年輕的佩徳羅斯帶領下傾巢而出,正在田間圍捕鳥身女妖。這一戰慘敗,提勒村損失七名壯丁,另有十餘名受傷,而那鳥身女妖卻連根羽毛都沒給打下來。當晚老村長舉行村民大會,將艾瑞斯的要求跟全村人民說了。

年輕的佩徳羅斯一聽大怒,站起來叫道:「我們提勒村世代務農,過的是與世無爭的生活,根本不需要艾瑞斯保佑。無端端的讓他白吃白喝這麼多年,才一次忘了祭他就降下這種禍事!這種神…」

「住嘴!」老村長指著他的鼻子說道:「還說什麼?我們村裡的麻煩還不夠嗎?」佩徳羅斯又說:「村長,今天那女妖害死了村裡這麼多條性命,難道你還…」老村長怒道:「我叫你住嘴!要不是你多事,帶了村民去找女妖,他們會死嗎?」佩徳羅斯面對發怒的村長,不敢多說什麼。不過他的表情顯然是對這指責不以為然。

村長嘆了口氣,對村民說道:「把全村的收成獻祭,那我們一村子的人就要餓死了。但要不獻…女妖的問題總是無法根除。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以我作為犧牲,拿去血祭戰神。此事因為我的粗心而起,這樣相信可以平息戰神的怒火。」

村民們聽到村長這樣講話,一時之間安安靜靜不敢出聲。他們大部分都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但是老村長為村裡服務超過十年,誰好意思站出來附和這個主意?村長見村民們都沒有意見,心中突然感到一陣悽涼,正要交代眾人去辦理血祭事宜時,幸虧台下有人開口了。

「忘了祭神固然是我們的不對。但是死了這麼多人,還要村長血祭,艾瑞斯的懲罰未免也太過分了些。」

佩德羅斯認得說話的是自己的對頭馬加米斯,跳出來道:「村長自願血祭,要你多嘴什麼?村裡一出事,你就跑去底比斯躲起來!早上圍剿女妖的時候你在哪裡?你這懦夫有什麼資格說話?」

馬加米斯往前一站,絲毫不顯懼色地面對佩德羅斯。這時大家都已經看到他的身旁還多了一名陌生女子。馬加米斯說:「早上那能算是圍剿嗎?據我所知根本是送死。我們村子人再多也只是烏合之眾,缺少有經驗的獵人帶領是不可能對抗鳥身女妖的。我就是因為這樣才前往底比斯尋找願意為我們村子出頭的英雄。想不到在我趕回來之前你居然已經做出這種蠢事!你害死了大家,現在還想要村長犧牲性命?我說你是不是人?」

老村長在佩德羅斯進一步反罵之前走出來說:「馬加米斯,你說去底比斯找英雄幫忙?找到了嗎?」馬加米斯說:「是的,就是我身旁的這位。」說著向他旁邊的陌生女人一指。「這位是來自蓬達斯﹝Pontus﹞的希波妮雅小姐,乃是著名亞馬遜女王希波勒塔的後裔。希波妮雅是近年來最知名的獵人,也曾獵殺過數隻鳥身女妖。有她的幫助,我們村子一定可以渡過這次難關。」

希波妮雅往台上一站,在火光下眾村民終於看清她的長相。剽悍、堅定的黑髮美女,一襲狼皮大杉之下穿的是短褲長靴,較一般希臘女子裸露。她的腰間繫有一柄雙刃斧,看起來不像是這種體型的女人能夠使用。左手提了一把弓,弓上刻有禿鷹。肩上背了一附銀箭筒,筒中的弓箭飾以孔雀羽毛,華麗之中又帶有幾分野性。只看得全村民眾忍不住嘖嘖稱奇。

「她是來自北方亞馬遜族的女戰士呀!」村人們交頭接耳地道。

亞馬遜族﹝Amazons﹞是一個純粹由女人組成的族群。她們的國度叫做蓬達斯。這些女人生性好戰,個性剽悍,而且武力強大,勢力範圍由小亞細亞直達埃及。她們的族裡沒有男人,當需要傳宗接代的時候她們就去找鄰近地區的男性結合。若是生下男孩,她們會將其殺害或是養大了拿來當種子用;若是生下女孩,當然就很開心的留著。基於這些有違於希臘傳統觀念的事實,當時希臘人認為亞馬遜是一個神秘、野蠻、瘋狂且不可理喻的種族,心態上是鄙視並且懼怕的。

希波妮雅這個名字並不是全村的人都有聽過,但是剛剛提到的希波勒塔女王卻曾在希臘最偉大的英雄赫克勒斯﹝Hercules﹞冒險傳奇中出現過。當年赫克勒斯因為發狂而殺害了自己的妻兒,冷靜之後悔恨無比,於是踏上了著名的赫克勒斯贖罪之旅﹝The Labors of Hercules﹞。這個包含了十二件艱鉅任務的旅程中的第九件就是前往亞馬遜女戰士的國度取回「希波勒塔腰帶﹝Girdle of Hippolyte﹞」。希波勒塔是戰神艾瑞斯的女兒,而這條可以使穿戴者擁有權位與力量的腰帶就是神的禮物。

當赫克勒斯跟夥伴們到蓬達斯的首都準備要大戰一場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希波勒塔帶領族人熱情的開門迎接。原來這位亞馬遜女王已經深深的為了這個來自希臘的英雄隊伍著迷,甚至願意無條件的交出希波勒塔腰帶。討厭赫克勒斯的天神希拉﹝Hera﹞這時化成亞馬遜人散播謠言,讓亞馬遜人相信赫克勒斯是為綁架她們女王而來。為了保護女王,亞馬遜的戰士們對赫克勒斯的船發動攻擊。莽撞的赫克勒斯直覺地認為這是出於希波勒塔的命令,於是豪不猶豫地將這位好心的女王給殺了。然後赫克勒斯跟他的夥伴們發揮希臘最偉大的英雄實力,在勇猛善戰的亞馬遜女戰士群中憑著自己的力量殺開血路,逃了回來。

「我們不需要女人的幫忙!亞馬遜人滾回去!」佩德羅斯在群眾鼓譟未息之前張嘴叫道,當場引起好幾位村民跟著一起附和。老村長努力地促使眾人安靜之後,恭敬地對希波妮雅說道:「女士,我代表提勒村衷心感激您所提供的幫助。但既然您是希波勒塔的子孫…就表示您是戰神艾瑞斯的子孫。這次我們要對付的女妖正是戰神派來的,我想這中間有點不太方便…」

「喔?」希波妮雅毫無語氣地說。「不方便就算了。」說完轉身就走。馬加米斯尷尬地追上去,不過在他開口說話前,身後已經傳來佩德羅斯無禮的言語:「沒錯!快點滾吧!我們不用女人!尤其是不用只有半邊乳房的女人幫忙!」

亞馬遜這個名詞是從希臘字「亞馬柔伊﹝Amazoi﹞」轉變而來,原意是「缺少乳房的人」。傳說亞馬遜女戰士善用弓箭,因為右手拉弓的時候容易被右邊乳房阻礙動作,所以她們就自行將這個乳房移除。至於這個傳說的真假並不好證實,也鮮少有人願意去證實。希臘人只要能把這個傳說當作嘲笑亞馬遜人的話題就夠了。不過,不管這個話題如何耳熟能詳,膽敢在一個活生生的亞馬遜戰士面前說這種話的人畢竟不多。佩德羅斯也許很大膽,也可能很愚蠢。在他叫完這句話之後,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為他大捏冷汗。

希波妮雅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著佩德羅斯冷冷地說:「拔劍。」

佩德羅斯心中一怯,後退一步說道:「拔什麼劍?」

希波妮雅拉開狼皮杉,將腰間的雙刃斧拿在手上,指著佩德羅斯又說:「拔劍。」

「妳不要亂來…」佩德羅斯的聲音中透露出恐懼。「我…我沒有劍…妳不能欺負一個沒有帶劍的人…」

「任何膽敢侮辱亞馬遜人的人都應該隨身攜帶一把劍。」希波妮雅走到佩德羅斯面前,高高舉起斧頭,一挺胸說:「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沒有割掉乳房…」說著橫過斧頭一劃,佩德羅斯的上衣破裂,右胸口頓時血紅一片。隨著希波妮雅的斧頭落下地面的是原屬於佩德羅斯的一塊胸肌,以及其上的乳頭。在佩德羅斯悽慘的叫聲中,希波妮雅掛好斧頭,說道:「但是我知道你從今以後就只有一個乳房了。」

佩德羅斯痛的在地上亂滾,幾個跟他熟識的村人趕緊跑過去扶他。至於當場行兇的希波妮雅,竟然沒有人敢對她多說什麼。提勒村是個小農村,村民鮮少這種恐怖畫面。此刻在眾村民的眼中,亞馬遜女人簡直比那隻鳥身女妖更為可怕。

希波妮雅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見沒有人敢來理她,當即轉身舉步就走。路過村長身前時她說:「不管你們喜不喜歡,明天我都會去獵殺女妖。想幫忙就來,不想幫忙的別妨礙我。」說著走出火光照耀範圍,再也不理會提勒村人。

馬加米斯跟了上去想講點緩和氣氛的話,不過希波妮雅根本不看他。眾村民不知如何是好,漸漸散去各自回家。老村長拿了些食物來給希波妮雅。女獵人沒有推辭,吃完之後立刻睡去,為天亮之後的激烈運動儲備體力。儘管希波妮雅具有極佳的獵人本能,能夠在睡夢中察覺身邊的任何動靜,但是她不知道此刻在遙遠的神域奧林帕斯裡,有一名天神正饒附興味地觀察著她。

宙斯…

「荷米斯﹝Hermes﹞。」眾神之神宙斯站在自己臥房外的陽台叫著。隨著這聲呼喚,荷米斯穿上著名的飛天涼鞋飄到宙斯身旁。「親愛的宙斯,請問您有什麼吩咐?」宙斯把他拉到陽台邊,靠著欄杆向下一指,開心地說:「看看那個女人,希波妮雅。告訴我關於她的事蹟。」

荷米斯看著熟睡中的希波妮雅,點頭說道:「是的,我知道她。希波妮雅是名亞馬遜戰士,在十八歲以前就已經憑著卓越的戰技在同族中建立起自己的聲望。後來戴爾菲的王子向她求愛不成,因愛生恨,於是買通一名鳥身女妖企圖將她殺害。希波妮雅的母親在那次暗殺中為了保護女兒而犧牲了生命。從那天起,希波妮雅放下故鄉的一切遠走四方,立誓要殺盡世界上所有的鳥身女妖。既然她此刻出現在提勒村,多半是為了艾瑞斯派去警告村民的那隻女妖了。」

宙斯嘖嘖讚嘆,滿臉喜悅地欣賞著希波妮雅的睡姿,問道:「希拉呢?」希拉是宙斯的姐姐,也是他的妻子。由於宙斯處處流情的壞毛病,導致希拉以其善妒及對待情敵心狠手辣而出名。當年她在亞馬遜的領地上陷害赫克勒斯就是因為赫克勒斯是宙斯私生子的關係。眾神之神宙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老婆。所以每當宙斯想要偷情的時候,他總得要小心翼翼地不讓希拉發現。

荷米斯知道宙斯的心意,搖搖頭回答道:「希拉帶著雅典娜﹝Athena﹞去波西頓﹝Poseidon﹞的海神殿作客了。」宙斯喜形於色,拉著荷米斯小聲地說:「太好了。來來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想我愛上這個希波妮雅了。」

荷米斯低頭嘆氣,語重心長地說:「宙斯,我親愛的父親。無論您要我做什麼事,我一定都會幫您辦好。但是首先可不可以聽我說幾句心裡的話?」宙斯說:「你說吧。」荷米斯道:「這種事情瞞不住的。希拉早晚都會發現的。您也不是不知道希拉的手段,難道您真的忍心眼看心愛的女人面臨那些痛苦的命運?我認為如果您真的愛希波妮雅的話,就不應該去找她。」

宙斯就像所有想要偷情的凡人一樣,一相情願的駝鳥心理說道:「不會的。希拉待在海底,波西頓會提供娛樂讓她忙的沒時間管我。她不會發現的。」荷米斯還是勸著:「您老是以為希拉不會發現,但您的情婦有的變成熊、有的死在您自己的神力之下,有的成了發瘋的牛、還有…唉,我都不願意多提了。」他又看了看希波妮雅,說道:「父親,您一向喜歡天真、純潔的希臘女子,怎麼會看上一個剛勇的亞馬遜戰士?」

宙斯說:「或許我正是被這份不同已往的剛勇性格所吸引著。奇妙的愛情真是連我也摸不清楚。也許有時間可以找阿芙蘿黛特﹝Aphrodite,愛與美的神,羅馬人稱之為維納斯。﹞來談談。時間不多了,你先去為我傳個訊息。告訴希波妮雅,提勒村的女妖不是她能夠征服的。明天將會有一名英勇的男子來助她殺妖,而這名男子就是她此生的真愛。」

「又要騙人?」荷米斯抱怨。「讓我找邱比特去射她一箭就好了。」

「這種事情越少神知道越好。別囉唆,快去,快去。」

於是荷米斯拍拍鞋子上的翅膀,從奧林帕斯上向凡間跳了下去。當天晚上,希波妮雅夢到一名天神降臨,對她說出真愛將會出現的預言。希波妮雅在夢中以不屑的語氣回應天神道:「亞馬遜人需要的不是男人的真愛,只是他們的生殖器官。」那名天神諷刺性地哈哈大笑之後,飛離了希波妮雅的夢境。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水精靈
  • 謝謝分享...請問有下節嗎?
  • 戚建邦
  • 有啊,這個部落格裡就有完整的希臘神諭。請從部落格文章最後面一頁開始找起。要不,你也可以上博客來直接訂購書版本故事的書版《希臘神諭 逆子戰爭》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