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急速進化

「怎麼回事?」瑪莉語氣驚慌地打量四周。「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四下張望,只見我們站在一條普通的紐約市區馬路中央,兩旁都是各式各樣的店家跟商業建築。招牌,街燈,尋歡作樂的往來,完全是一幅正常紐約的燈紅酒綠的夜晚景象。我一時認不出附近的街景,於是朝向前方不遠處一個車流繁忙的十字路口走去。

「我們不是在羅斯的避難屋裡嗎?」瑪莉急忙跟上,跟我並肩而行。「為什麼會跑到街上來了?」

我搖頭:「這裡是莎翁之筆的世界。是急速進化的世界。」

瑪莉搖頭:「這裡明明是曼哈頓。」

我朝向路口的路標前進,邊走邊道:「你覺得我們從避難屋中消失,出現在莎翁之筆的世界裡比較合理;還是從避難屋消失,出現在曼哈頓比較合理?」

「我覺得我在作夢比較合理。」

我笑了一笑,在路口的路標之前站定。「哥倫布大道跟八十六街。」我順著八十六街向東望去,中央公園隨即印入眼簾。「下個街口就有地鐵站。」

「我們要去地鐵站?」

「對。」我舉起手錶,按按鈕轉到馬錶,錶面上顯示十八分鐘三十秒,持續倒數中。「不忙,時間還很充裕。」我說完朝向地鐵站的方向走去。

瑪莉神情迷網,顯然有太多問題要問。她跟在我身邊走了幾步,終於擠出第一個問題。「你是說我們以肉體進入筆世界?因為如果只是精神離開羅斯避難屋的話,我們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沒錯。」我答。

「但是……肉體?你不是說只有作者才能以肉體進入?」

「對呀。」我點頭。「我是作者呀。我不是說過莎翁之筆就是因為我而出土的嗎?」

「所以只要接觸過莎翁之筆,就可以以肉體進入所有莎翁之筆的世界?不限於你自己寫的故事?」

「沒有錯,不過我不常這麼做。」我解釋道。「你如果是神遊進來的話,你可以扮演書裡的任何角色。你可以當主角,當配角,可以體驗他們的生活,甚至隨你的意志干涉,改變書中人物的決定。但是如果你以肉體進來的話,你就是你,是一個外來者,一個遊客,不能化身為書裡的角色。」

「那有什麼好玩的?」

「還是有,不過不太一樣,重點是……」我遲疑片刻,考慮著要不要告訴她這個壞消息。「重點是……只要你的肉體還在真實世界,不管你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一定有回去的機會。」我比了比馬路之上的車輛。「但是如果妳現在跳過去讓車子撞的話……那麼撞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了。」

「所以……」瑪莉神情嚴肅。「所以我們有可能會死在書裡的世界裡?」

「所有危險都跟真實世界一樣真實。」我道。「妳該慶幸急速進化是個奠基在真實紐約的故事。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科幻冒險故事。總而言之,盡快抵達地鐵站就對了。」

「搭地鐵可以離開這裡?」瑪莉問道。

我點頭。「搭地鐵是唯一離開這裡的方法。」

她沉默片刻,繼續問道:「那……我呢?」

「妳什麼?」

「我為什麼可以以肉體進入筆的世界?」

我停下腳步,轉頭看她,清清喉嚨,說道:「因為……妳也是作者。」

她身體向旁邊一跌,我立刻伸手去扶,但是她已經恢復平衡。她凝視著我的雙眼,小聲問道:「我其實不叫作瑪莉‧康芒,是嗎?」

我搖頭:「妳是莎莉‧葛雷特。瑪莉‧康芒是妳筆下故事的主角。如果我沒有猜錯,妳因為太過沉迷在自己的故事裡,所以……

就在此時,我們身後的遠方傳來一聲女性的尖叫。叫聲雖然距離我們很遠,幾乎只是隱約可以聽見,但是那個聲音無比淒厲,直達人心,只聽得我跟瑪莉毛骨悚然。我們同時回頭,看向來時的路。

一開始,一切都很正常。馬路上車流就跟正常曼哈頓街道一樣繁忙,車水馬龍,燈紅酒綠,嚴然一付紙醉金迷的夜生活景象。接著自我們剛剛轉過來的哥倫布大道路口突然傳出緊急煞車的聲音,跟著喇叭聲大作,然後是一下猛烈的撞擊聲響。路口的燈光一暗,路燈燈柱整根離地而起,穿越十字路口,落在對面車道駛來的一輛敞篷跑車之上。跑車車主驚魂未定,隨即驚聲尖叫,原來將那跟路燈撞飛的汽車也隨後而來,當場將跑車車主壓成肉醬,兩輛汽車隨即爆炸,兇猛火舌直噴三層樓高。

接著就是煞車跟撞擊聲不斷傳來,哥倫布大道跟八十六街路口陷入一片混亂,各式各樣的車輛撞成一團,尖叫跟爆炸聲此起彼落。短短數秒之間,紙醉金迷的景像已經淪為電影中的災難現場。

「怎麼回事?」「連環車禍?」「恐怖攻擊?」「快打九一一!」「媽!」「救命呀!」「啊!」

轉角之後再度傳來一下悽慘的尖叫,儘管現場一片混亂,這聲女人的叫聲還是壓下了所有噪音,令人背上的寒毛根根豎起。瑪莉向我靠近一點,我則順手握住她的手掌,開始向地鐵站的方向退走。儘管十字路口一片混亂,但是剛剛那聲女子慘叫確令所有人屏息禁聲。數秒之後,街口有另外一名女子發出驚慌失措的尖叫,顯然是看見了某種極端恐怖的景像。尖叫聲煞然而止,彷彿震耳欲聾的喇叭突然被人拔掉插頭,又像是……女人叫到一半突然被人劃開喉嚨的感覺。人們不再圍觀佇足,紛紛驚聲尖叫,朝向四面八方流竄。可怕的是,大部分的叫聲都跟剛剛那個女人一樣叫到一半就啞了……

我看見轉角飛出來一顆足球大小的物體,在空中灑下一片鮮紅色的軌跡。我看夠了。我拉起瑪莉的手,轉身拔腿就跑。

「那是什麼?」瑪莉的聲音明顯顫抖。

「羅斯追進來了。」

「就算是連續殺人魔也不會弄成那樣!」

「很顯然他急速進化了。」我確定瑪莉有跟上我的步伐,然後放開她的手掌,拉開背袋,取出手槍,扯出彈夾,開始裝填子彈。

「這是一個超自然的故事嗎?主角真的會進化成怪物的那種好萊塢大爛片?」

「照理說不是。」我將彈夾裝回槍柄,然後將手槍插入腰間皮帶之中。「起碼我閱讀過的平裝版結局不是這樣的。這應該是個單純的驚悚故事。壞蛋雖然妄想進化,終究只是一個殘暴變態。」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我抽空回頭一看,當場倒抽一口涼氣。只見一到人形黑影飄在距離我們將近二十公尺外的半空之中,左手五爪銳利,綻放暗綠幽光,隨手劃開舉在他右手上的女人的喉嚨。黑影察覺我的目光,緩緩轉過頭來,嘴角露出獰笑。

「傑克。等我。」

我猛然回頭,繼續狂奔。身後慘叫聲依然不斷,走避不及的路人紛紛死於非命。我發現瑪莉的腳步變慢,於是轉頭看她,只見她臉色蒼白,汗如雨下,顯然已經恐懼到了腳軟的地步。幸虧地鐵站入口近在眼前。我再度牽起她的手,帶著她衝入向下的樓梯。還沒跑出幾級,瑪莉突然重心一失,整個人向下跌去。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卻在同一時間感覺自己的肩膀也被人從後抓住。對方的手掌火熱,生氣狂野,直接竄入我的五臟六腑,轉眼之間令我熱血沸騰。我立刻轉身,當場嚇出一身冷汗,只見羅斯的大臉已經整個貼在我的眼前。他的雙眼猩紅,皮膚之上佈滿突起的靜脈,臉頰之旁毛髮濃密,口鼻之中冒出白霧,散發出強烈的麝香氣味。我不知道他急速進化成什麼東西,總之絕對不是人。他展現口中染滿鮮血的牙齒,對我露出一襲猙獰的微笑。

「傑克,急急忙忙地想上哪……

我不等他說完,當場扣下扳機。一陣火光槍響過後,他整個人向後倒下,右半邊腦袋已經化為一片血霧四下飄散……

……隨即開始重新凝聚,一點一滴地恢復原狀。

我回頭扶起目瞪口呆的瑪莉,繼續衝入地鐵站內。到了樓梯底下,我們跳過刷卡機,進入月台之中,一看此刻沒有地鐵停靠,我當即拉著瑪莉躲入一根大柱子後面。

售票亭裡的人員大叫:「你們要買票啊!」不過這句話說完,他就再也沒有機會發出任何聲音。

月台上等車的群眾開始尖叫,現場當即陷入混亂。上方也開始傳來數輛警車疾駛而來的警笛聲響。我深深吸了一大口氣,暗自盤算此刻的狀況。羅斯進化了,但究竟是進化成什麼東西?依照《急速進化》小說內容,殺人魔信仰的是巫毒教,崇拜的是洛亞神靈山姆帝爵士。山姆帝乃是巫毒信仰中的死亡之神,一般小說之中會與死靈法術牽扯在一起。但是依照剛剛羅斯的狂態看來,似乎跟死靈法術沒有多大的牽連。他威猛殘暴,形容粗曠,如同野獸一般,似乎比較傾向於自然系的狂野魔法產物。凱爾特神話?德魯伊教徒?北美洲印第安原住名的神靈?南美馬雅文化裡的自然力量?狼人?

狼人是最暢銷的都會奇幻怪物,跟吸血鬼同級,不過吸血鬼不屬於此刻的考量之中。再說我一槍打中他的腦袋還能自我醫療,這也算是狼人十分著名的能力之一……

不論如何,我背包裡面也只有攜帶可以對付狼人的東西。

「傑克,躲著幹什麼?出來聊聊吧。」

我轉頭看向瑪莉,只見她面無血色,在聽見羅斯的聲音之後更是嚇得渾身發抖。這種情況下最好是找點事情引她分心,於是我將背在肩上的包包放到她的手上,拉開拉鍊開始在裡面翻找東西。

「怎麼不說話呢?難道嚇傻了嗎?」

羅斯繼續說道。從聲音聽來,他完全沒有移動腳步,看來他很有興趣跟我談判。難道他不知道話太多是導致所有故事裡面的壞蛋死亡的主要死因之一嗎?如此健談態度跟剛剛在他家的時候差很多,想來是因為他進入書中世界之後取得強大的力量,所以整個人都狂妄了起來。無所謂,反正我暫時也去不了哪裡。我繼續待在柱子後面,開口道:「是呀,我嚇傻了,你的樣子真可怕。誰幫你做的造型?」

「哈哈哈哈哈……」他的笑聲低沉渾厚,隱隱帶有野獸般的嗚鳴。「這是我獨特的造型,你想模仿的話,不如模仿這個吧……

就聽到啪啦一聲,柱子後方飛來一具屍體,重重跌落地面,在地板上滑開一段距離,拖出兩公尺長的恐怖血痕。我身體一側,擋住瑪莉的視線,同時自背包一個小內袋中取出一顆子彈。一顆專門用來對付狼人的銀子彈。我一邊將子彈裝入彈夾,一邊側頭看向月台旁的跑馬燈。下一班列車還要一分半才會入站。

我又看了看手錶,倒數計時剩下三分鐘。

「凱文,現在還不算太遲。收手吧。」我動之以情。「莎翁之筆誘惑太多,不要繼續錯下去了。」

「我錯不錯是我的事情,誰要你來多管閒事?」羅斯的聲音微顯激動,看來是被我那兩句陳腔濫調給激怒了。我眉頭一皺,心知他多半就要動手。這傢伙動作極快,我可得搶得先機。正當我轉身想要離開柱子,出槍瞄準的時候,卻聽到地鐵入口處傳來一陣急迫的腳步聲。

「紐約警方!不許動!」「喔,天呀。放下武器!」「雙手放在頭上!」「棄械投降!」「不要動!」「不要繼續接近了!」「停在原地!」「給我站住!」

接著警方開始開槍。

這時地鐵通道之中開始傳來火車進站的聲音。我暗自鬆了一口氣,自瑪莉手中接過背包,輕拍她的肩膀,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道:「等會兒我說跑,妳就跟我一起上車。」

瑪莉點點頭,跟我一起看著地鐵進站。這時第一聲慘叫聲開始傳來,同時還伴隨了一陣液體噴灑的聲音。我臉部肌肉抽動,額頭開始冒出冷汗。我轉過頭去,就著柱子的邊緣看向地鐵站入口。那景象,噁心恐怖,難以言喻,即使像我這麼見多識廣的人也忍不住湧起一陣噁心的感覺。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保持冷靜的態度。我必須憑藉我的冷靜來安撫瑪莉,萬一她在這個節骨眼上崩潰的話就麻煩了。

火車完全停止,車門開啟,瑪莉立刻想要上車,但是我抓住了她。「再等一下……」我小聲說道。這時地鐵入口的手槍聲暫歇,隨即開始傳出自動步槍的聲音,看來是攻堅的警力也已經抵達。這個世界警方的反應還挺快的。

「走!」我算準時間,拉著瑪莉衝向地鐵,在車門關閉之前跳上車。上車之後,列車立刻開始行駛。我微微鬆一口氣,扶著瑪莉在車門旁邊的座位上坐好。然後透過窗口看向漸行漸遠的月台。我微微一愣,只見月台之上屍橫遍野,但卻空無一人。我瞇起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卻在此時聽見車尾傳來尖叫聲。

我倒抽一口涼氣,當場拔出手槍,朝向車尾的方向迎去。還沒走出這節車廂,車廂的後門已經被人撞開,一道黑影對我迎面衝來。我舉起槍口,扣下扳機。子彈擊中了對方,但是我同時也被他撲倒在地。他喉嚨之中不斷傳來野獸般的嗚鳴,滿嘴利齒之間的縫隙滴下濃稠的口水。他以雙爪緊扣我的手臂,面目猙獰到了極點。

我們同時轉頭看向他肩膀上還在冒煙的彈孔,只見煙霧消散之後,傷口也隨即癒合。我眉頭深鎖,他則滿臉獰笑,對我側頭說道:「銀子彈?你把我當作什麼了?」

「我不知道。」我反問:「你當你自己是什麼?」

「呵呵呵呵呵呵……」他冷笑幾聲,口水滴滿我的臉頰。「我是前來找你索命的死神呀。」

我緩緩搖頭:「這不是一個超自然的世界,你根本不應該會進化成這個樣子。是誰在幕後幫你?是誰要你來殺我?誰告訴你我的身分?」

羅斯臉色一沉,整張臉貼到我的面前,說道:「你這個壞人好事的賤民,不配知道我的女神的名號。」

「女神?」我凝視他的雙眼,試圖從中看出更多答案。但是我隨即發現他已經說夠了,準備好要痛下殺手了。於是我冷冷一笑,緩緩說道:「你的女神有沒有交代過你要在真實世界解決我。不要在筆世界裡跟我衝突?」

羅斯微微遲疑,臉色突然迷惘。我不等他有機會反應,兩手向後一抽,登時脫離他的掌握。我翻身而起,右手舉在身前,阻擋他繼續撲來,嘴裡叫道:「等一下,羅斯。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羅斯大聲怒吼,叫道:「什麼東西?」

我左手一翻,露出手腕上的手錶,錶上的倒數剩下十秒。

「你這是在倒數什麼?」羅斯怒問,不過聲音已經有點虛了。

「你的死期。」我說著看了看錶,後退一步,伸出右手食指,指著羅斯的大臉,冷冷說道:「你的生命只剩下三秒。」

羅斯雙眼大張,愣在當場。三秒過後,整個世界天搖地動,地鐵車外光明大放,地道牆壁之上裂痕滿佈,火舌四吐。列車上的旅客憑空消失,一個也沒有剩下。羅斯跪倒在地,張嘴慘叫,七孔之中噴出烈焰,身體焦黑熔化,頃刻之間不成人形。數秒之後,他捲縮在地,化為一堆灰燼,接著無風而起,灰飛煙滅,完全消失在車廂之中。

我看著羅斯消失殆盡,轉頭看看四周,只見列車裡除了瑪莉之外空無一人。車窗外大火逐漸熄滅,化作濃密黑煙,除了翻飛的煙霧跟黯淡的火舌之外一片漆黑,就連地鐵通道的牆壁也不知所蹤。我雙手分別在另外一手的手腕處按摩片刻,檢視羅斯抓過的瘀青爪痕。最後我來到瑪莉身前,緩緩吐出一口長氣,在她旁邊的空位癱坐下來。

我們兩個就這麼一言不發地坐了一分鐘左右。

接著瑪莉倒抽一口涼氣,彷彿突然回過神來一樣。她伸長了脖子看看空蕩蕩的車廂,回過頭去看向窗外的景象,然後凝視著羅斯消失的地方好一陣子,轉頭向我問道:「你要告訴我剛剛是怎麼回事嗎?」

我鬆開上衣最上面的兩個釦子,清了清喉嚨,對她微笑說道:「我們離開避難屋之前,我在放手稿的桌子底下安置了一顆定時爆破裝置。如今手稿毀了,急速進化的世界也付之一炬。」

瑪莉點了點頭,沉默片刻,又問:「為什麼羅斯會那麼悽慘?」

「顯然是因為手稿爆炸的時候,他的肉體就在避難室中。」

「喔……」瑪莉語氣冷漠,面無表情,目光再度回到羅斯消失的那一點上出神。

「妳沒事吧?」我輕聲問道。「對不起,我沒有料到會出現剛剛地鐵站的那種場面……

瑪莉搖頭:「那種場面,咳,我還承受得起。我只是……我在想……當初我學生如果沒有滿身是血的出現在我家裡的話,我會不會當真下手殺他?」

我握起她的手,安慰她道:「妳知道那並不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

她繼續搖頭:「對我來說夠真實了。當時我如果真的動了手,現在我會不會變成跟這個怪物一樣?」

「我相信妳不會。」

「是嗎?」

「妳沒有動手,不是嗎?」

她沉思片刻,點了點頭,不過也看不出來是不是真的相信我的說法。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來,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我轉向車頭的方向,但其實也根本看不見列車前方的景象。「我們要進入後台,去找筆世界的守門人。」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