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她從辦公室的後門離開,走下樓梯,路過廚房,推開側門,經過凱普雷特側面的小巷子,轉入後方街道。開始朝向凱文‧羅斯住所的方向前進。他家離凱普雷特不遠,但是步行也有一段距離。我本來考慮開車,不過由於不確定這件事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也就不希望把車停在他家附近讓警方將我跟他聯想在一起。當然這不是什麼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不過不必要的麻煩還是能免則免。

「康芒小姐,」我認為沉默夠久了,於是開口說道。「妳為什麼願意跟我來?」

「因為你要我來。」瑪莉‧康芒想也不想地回答。

我微微一笑。「我們要去做什麼事情,妳應該有個底吧?」

「闖空門?」她道。

我點頭。

「找證據?」她又道。

我又點頭。

她微微遲疑,繼續說道:「埋伏他?」

我揚起眉毛,說道:「如果證據顯示有此必要的話。」

「你期待會找到什麼樣的證據?」

正好面前馬路紅燈,我停下腳步,深深吸了一口氣,答道:「當然是鐵證。能夠證明凱文‧羅斯對那些女人採取……不軌行為的證據。」

「你講得很婉轉。」瑪莉道。「你應該可以直說,不必顧慮我的感受。我也經歷過一些……不太好看的場面。」

「此刻我們還不需要假設太多,總之去他家看看就是了。」綠燈亮起,我舉步就走。「目前我們只知道有一名金髮女子失蹤之前曾經跟他見過面,而這或許並不代表什麼。」

「為了這一點就去人家家裡搜查,聽起來有點牽強。」瑪莉‧康芒跟在我的身旁行走,側頭凝視著我。「為什麼不能報警處理就算了?」

「這是一個好問題。」我緩緩點頭,想想該從何說起。「凱文‧羅斯是莎翁之筆的上一任持有者。」

瑪莉‧康芒繼續側頭凝視著我,一時沒有其他反應。我不知道是她隱約已經猜出其中的關聯,還是因為完全沒有想到我會這麼說而驚訝到無法反應。

「你可以告訴我……」數秒之後,瑪莉‧康芒開口道。「莎翁之筆確實有些什麼功用嗎?」

「用這支筆所寫下的故事,可以給人一種置身其中的感覺。讓讀者彷彿當真進入故事裡的世界,站在故事主角或是第三者的角度,感同身受地體驗作者筆下的一切。」

瑪莉立刻說道:「那本日記裡是說讓人『進入筆下的世界』。沒有用『彷彿』這一類曖昧不明的辭彙。」

「因人而異。」我道。「端看讀者的想像力跟投入故事的程度而有不同。有的讀者只能神遊天外,有的讀者卻能當真置身其中,我是說『當真』置身其中。用莎翁之筆寫出來一個故事就等於是創造出了一個小型的世界,故事裡的世界,真實存在的虛構世界。人們可以透過閱讀這本小說而進入它的世界,體會小說之中的形形色色。」

瑪莉沉默不語。我相信就算她之前沒有將日記中記載的描述跟自己的遭遇聯想在一起,現在總也該有所體會了。

「有多真實?」

「栩栩如生。」我道。「除非作者文筆太爛,不然都會真實到真假難辨的地步。當然,莎翁之筆會挑選主人,文筆太爛的人通常不太可能得到它。」

瑪莉再度陷入沉思。

「這個過程……」我謹慎挑選用字遣詞。「有時候會讓人沉溺其中,無法自拔。特別是對小說作者而言。」

「為什麼?」

「因為小說作者對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會有強烈的感情,而且自己寫的小說常常可能有意無意抒發出對現實的缺憾或是不滿。他們創造出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面可以滿足他們在現實世界裡所無法獲得的滿足。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儘管讀者可以十分真實地出現在小說的世界裡面,但是只有作者有辦法以血肉之軀進入筆世界。也就是說他們身體會在真實世界消失,直接出現在莎翁之筆所寫成的世界裡。」

瑪莉眉頭深鎖。「沉迷其中,會怎麼樣?」

「因人而異,也因故事而異。」我道。「好一點的就是整天魂不守舍,只想趕快再度回到筆的世界裡去,或許是去找他們現實生活之中所欠缺的完美情人,或許是從來沒有勇氣真正嘗試的刺激冒險。如果差一點的話……

「說下去……

我嘆了一口氣。「如果作者寫了一個警匪故事,在裡面殺壞人殺上了癮,妳覺得這會是好事嗎?」

「但是這樣充其量……」瑪莉邊想邊道。「也就是他們整天待在另外一個世界裡,做一些現實生活中不能做的事情。就跟那些沉迷在網路遊戲的人一樣。他們會影響自己,或許還會影響家人生活,但是也就是如此而已了,不是嗎?」

「很可惜,不是。」我無奈地搖了搖頭。「任何事情只要太過沉迷一定會導致不好的結果,而像莎翁之筆這種神奇的東西當然會導致更加嚴重的結果。當你沉迷到一定的地步之後,現實跟虛幻之間的界線就會變得模糊。這時候你就可能會面臨現實錯亂,精神分裂等症狀,沒有辦法分辨什麼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哪些又是屬於小說裡面的情節……

瑪莉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我暫停片刻,等待她提出問題,但是她什麼也沒說。於是我繼續說道:「這種案例大部分都有辦法補救,只要對方願意停止繼續沉迷,有心回到真實世界,要幫助他們切割兩個世界還是有機會成功的。所以最麻煩的沉迷案例並不是這一種人。」

「還有更麻煩的?」

「沒錯。」我點頭。「當人沉迷過了極點,現實跟虛幻世界的界線再度回歸焦點,並且變得清晰無比,可以真切地感受出兩個世界的不同。這樣的人沒有任何精神上的迷惘。他們的腦袋非常清楚;他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筆世界裡的所作所為再也沒有辦法滿足他們的慾望。他們需要把滿足的感覺帶回現實之中。他們想要在真實世界裡去做那些他們不敢做的事情。」

「凱文‧羅斯的故事……」瑪莉語氣遲疑。

……主角是個連續殺人魔。」我立刻接下去道。「特別偏好金髮女子,體態豐腴的更佳。」

瑪莉恍然大悟。「所以你才監視他?」

我停下腳步,觀察著對面一棟豪宅式的公寓大樓。「他是凱普雷特的常客,聲名大噪之後,身邊的女人就一直在換。我注意他一段時間了,不過他始終沒有帶任何金髮女子來店裡消費。直到上個禮拜,保羅在偶然的情況下發現他離開我們店之後,又去跟其他女子約會,而且是金髮女子。我不得不想,或許他帶那些不符合犯案描述的女人前來公眾場合只是為了要掩人耳目。」

「你懷疑他殺了那些女人?」瑪莉皺眉問道。「小說裡面,主角是怎麼對付受害者的?」

我搖了搖頭,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接著我伸手拍了拍耳朵中的耳麥,說道:「保羅,我們就定位了。公寓門口有名警衛,想個辦法引開他的注意。」

「我看看……豪悅公寓雇用的是……聯合保全公司……」保羅開始在我耳中喃喃自語。「調出值班表,嗯,現在值守大門的是約翰‧麥當勞。手機號碼……有了。你等我一下。」

數秒之後,公寓門口的警衛接起口袋裡的電話,沒講上幾句立刻拉開大門,衝入公寓。我面露微笑,牽起瑪莉的手開始穿越馬路。

耳中再度響起保羅的聲音:「準備切斷警報系統跟監視系統。三、二、一,行動。」

我推開公寓大門,跟瑪莉一同進去,走過空蕩蕩的警衛櫃台。

「右手邊坐電梯上樓,三零二室……」我們依照指示上樓,來到公寓門口。保羅繼續說道:「磁卡鎖,等我一下。好了,直接推門進去。」

我臉上笑容擴大,心想自從保羅來我店裡酒保之後,這個工作真是越來越輕鬆了。我們推開三零二室的大銅門,兩人一起閃了進去。瑪莉表現得十分沉著,幾乎不需要任何催促,看來她確實在之前短暫的冒險生涯中磨練出不少經驗。

一進門就是一個極大的空間,客廳、廚房、餐廳一體成型,中間只以吧台類的家具隔間。正前方穿越客廳就是一大扇落地窗,窗外的陽台雖然不算太大,不過還是擺得下咖啡桌椅,可以讓人享受室外風情。家具大部份走雅緻路線,簡單樸實,潔白無瑕,一看就知道屋主人不但懂得享受生活,而且還有潔癖。我站在門口,透過走廊上的燈光觀察片刻,確定室內無人之後,反手關上房門,自包包裡取出兩支手電筒,一支交給瑪莉。我們打開手電筒,走入客廳之中。

「看起來品味不錯。」瑪莉手中的光線晃過餐廳櫃台上的瓷器餐具,點頭說道。

「手上有閒錢的時候比較容易維持品味。」我說著將手電筒的光線自客廳牆上的六十五吋液晶電視之上移開。「先去臥房看看。」

我們來到客廳旁邊的兩扇門邊,逐一檢查主臥室跟客房。臥房之中跟外面一樣乾淨整齊,不像什麼連續殺人魔的房間。是呀,好像我知道連續殺人魔的房間應該長成什麼樣子一樣。我翻了翻主臥室的床頭櫃,發現兩副毛絨絨的手銬跟女用按摩棒,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性愛道具。我換上紫外線光源,在床上照出許多代表精液的螢光痕跡,不過只有十分少量類似血跡的色彩。我沒有花心思去鑑定那些是不是真的人血,基於屋主人換女伴的速度判斷,床上有點血跡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除非血跡很多才值得深究。

「這個房間裡面只有發生過普通性行為。」我收起紫外線燈,換回正常手電筒,開始翻箱倒櫃。「幫我找找他的手稿。」

「什麼手稿?」

「用莎翁之筆撰寫的那本小說手稿。書名叫作《急速演化》。」

瑪莉拉開床頭櫃的抽屜,邊翻邊問:「《急速演化》?這書名跟連續殺人有什麼關係?」

「我不清楚現實生活的連續殺人魔是怎麼樣。不過寫小說的通常會給連續殺人魔一個動機。有些連續殺人魔是因為悲慘的童年經驗殺人;有些因為腦中的聲音殺人;比較酷一點的就是追求蛻變,希望將殺人的過程變成一種獻祭行為來取得神明的認同,或是藉由食用被害者的器官來提升自己的力量。《急速演化》的主角就是想要藉由殺戮取得力量的人。」

她思考片刻,決定不要繼續這個話題。「去書房找會不會比較合理?」

「或許。」我道。「但是像他這種重度沉迷者很有可能把手稿擺在臥房,每天睡前進去逛一逛。總之先找一找吧。」

我們翻箱倒櫃,搜完了主臥室,浴室以及客房,無功而返。我們走回客廳,開始翻找酒櫃、電視櫃之類的地方。瑪莉坐在地上翻了半天,似乎有點不耐煩了,於是關上櫃門,將手電筒的光線照在我的臉上,問道:「你常做這種事嗎?」

我避開她的燈光,移步到門邊的吧台繼續翻。「做過幾次,也算不上是很常。」

瑪莉說:「我剛剛在他床頭櫃上看見一支鑲鑽名錶,似乎十分值錢。」

「看看就好,不要帶走。」我道。「我們是來查案的,可別成了小偷。」

「查案不能交給警察嗎?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我停了一停,心想她終於問到重點了。我一邊回答一邊繼續搜查。「因莎翁之筆牽扯出來的事情有些不方便交給警察處理。今天妳是因為身負奇遇所以能夠接受我的說法,但是妳要我怎麼去跟一個正常警察解釋一支鵝毛筆有能力創造世界,進而影響人心,導致犯罪?」

「但是為什麼是你來調查這些事情?你為什麼這麼關心?」

「因為當年莎翁之筆是因為我的關係而重新出土的。」我道。「我認為我有責任處理這支筆所惹出來的麻煩。我創立凱普雷特就是為了要吸引研究莎士比亞的人士來此聚集。不要以為這只是一間普通的夜店,其實它稱得上是遠近馳名。我跟客人混熟,自然可以探聽到世界各地莎士比亞發燒友跟收藏家的動態,更重要的是,可以方便追蹤莎翁之筆的下落。莎翁之筆不會在同一名作家手中停留太久。一個故事寫完,它就會立刻轉手。我不確定這是如何運作的,總之在種種機緣巧合之下,筆的主人可能會將其出售,或是在不知不覺間遺失。」

「所以莎翁之筆的歷任主人你都認識?」

「有些比較熟,有些只是聽過。我會想辦法知道他們大概的個性,文風,以及以莎翁之筆撰寫故事的內容。有些故事人畜無害,有些故事特別危險。多加留意之後,其實不難發現哪些作者需要特別注意。」

「如果需要注意的作者當真出現異狀的話?」

「我就會出面幫助他們。」我道。「或者阻止他們。」

瑪莉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閉目沉思片刻,說道:「所以凱文‧羅斯就是需要阻止的人。」

「可能。」

「而莎莉‧葛雷特,就是需要幫助的人?」

我微微一愣,轉頭凝視著她,緩緩點頭。「對。」我道。

我發現她大概有十幾秒的時間沒有費神呼吸,但是最後她終究還是吸了口氣,自地上爬起。「好吧,顯然羅斯先生的問題比較迫切,我們先把他的手稿找出來吧。」

我鬆了口氣,十分感謝她這種冷靜的態度。我本來怕她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追根究柢,那就可能會耽誤搜查羅斯住所的時機。我跟一起她來到廚房,繼續翻箱倒櫃,不過其實我已經開始思考其他可能。畢竟,把手稿藏在廚房裡實在有點奇怪。

「保羅。」我輕拍耳機說道。「羅斯的手稿不太好找。你看我們有沒有遺漏什麼?」

「我已經調出這棟公寓的設計圖。」保羅回道。「你們剛剛搜過什麼地方?」

「進門的客廳,主臥室,客房,浴室,陽台,廚房,都搜過了。」

「書房呢?」

我環顧四周。「沒有書房。」

「有。」保羅道。「穿越廚房,背對客廳。」

我站在廚房中央,左顧右盼。「這個方向只有一面牆壁。」

「書房不見了?」保羅沉默片刻。「我需要視訊。」

我取出PDA手機,開啟視訊功能,原地轉了一圈,將廚房中的景象傳送給保羅。

「轉回餐桌後方的牆壁。我要進行結構掃描。」

我拿著手機,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

瑪莉走了過來。「你在幹什麼?」

我回答:「傳送視訊。」

「用手機呀?」瑪莉的語氣似乎有點失望。「我以為你有電影裡面那種即時視訊的眼鏡。」

我轉頭看她,微微一笑:「有啊,不過那種眼鏡太薄了,功能比較單純,只能傳送視訊。這支手機內建幾種不同的掃描功能,對於尋找暗門、密室之類的東西很有幫助。」

「厲害厲害。」

「有了。」保羅的聲音傳來。「我看到入口,但是看不到書房內部的景象,看來他是把書房改建成一間避難屋。」

「或是娛樂室。」我道。

「到櫥櫃旁的電燈開關那裡,按下下排第二個開關。」

我照做,電燈開關旁邊櫥櫃隨即滑開一塊隔板,露出其後一道電子密碼鎖。我把手機鏡頭對準鍵盤,搖頭說道:「我恨有錢人。」

「千萬不要這麼說,你比他有錢多了。」

「儘管如此……

「真是一點難度都沒有。」保羅不屑地道。「只有兩個按鈕上面有指紋,零跟一,零號上的指紋密度比一號高出三倍。你自己試吧。」

我按下「零零零一」,隨即聽見一陣機械運轉的聲音,只見牆壁上向後沉入一道暗門的輪廓。

「真是一點難度都沒有。」我道。

我來跟瑪莉來到暗門之前,我將暗門向旁滑開,結果發現其後有一道如同銀行金庫一樣的厚重鋼門。我轉動門上的轉盤,用力推開鋼門。

「看來真的是避難屋。嗯……

我跟瑪莉同時摀起口鼻,因為鋼門一開,裡面隨急噴出一陣令人作噁的氣息。瑪莉咳嗽兩聲,開口問道:「這是什麼味道?」

「血腥味。」我側頭透過鋼門縫隙看了看裡面,不過裡面一片漆黑,一時看不出所以然。我伸手進去,摸了摸牆壁,碰到一塊面板,顯然有電燈開關。我回頭看向瑪莉,說道:「裡面可能不太好看。妳要不要在這裡等我?」

瑪莉沉吟片刻,一時拿不定主意。保羅突然說話:「凱文‧羅斯回來了。準備離開吧。」

我眉頭一皺,伸手將瑪莉推開,阻擋她的視線,然後將頭探入門縫之中,反手打開電燈。這是一間標準的避難室,不過空間比較大一點。屋內中央擺著一張大型的料理台,看起來就像是有躺過人的樣子。料理台上方的天花板上垂有一道鐵架,此刻上面掛著一條水管,應該是用來沖洗料理台之用。台子旁邊有一張小桌子。左邊的牆面上掛滿各式各樣的工具,從性愛道具到木工電銲一應俱全;右邊的牆壁旁擺著一座大型冰箱,大到可以把一整頭牛給冰進去的那種。最裡面的牆壁旁以水泥砌成一個大水池,此刻水池之中放滿了水。

水是紅的。

我舉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隨即縮回頭來,對瑪莉道:「該走了。」

卻聽保羅說道:「不能走。」

「為什麼?」

「羅斯帶了那個女人回家。不醒人事,抱回來的。他們在等電梯了。」

「狗屎。」

瑪莉問:「怎麼了?」

我環顧四周,思考應對。「羅斯帶了那個女人回家。就要上來了。」

瑪莉一驚:「那我們趕快離開。」

「離開的話,那個女的就慘了。」

「你又不知道。」

我推了推瑪莉,讓她去看避難室裡的景象。當然,我們不能肯定羅斯曾經在這裡面做過任何可怕的事情,但是天殺的這個房間也未免太像電影裡面連續殺人魔的密室了點。

瑪莉回頭:「這個房間也未免太像電影裡面連續殺人魔的密室了點。」

我想了想,說道:「躲進去,見機行事。」

瑪莉還在遲疑,我已經把她推了進去。不管怎樣,現在說要離開也已經太遲了。我衝到客廳檢查一下有沒有留下任何被人搜過的跡象,一時之間看不出什麼大問題。

「躲進避難室的話,我會跟你失去聯繫。」保羅道。

「我知道。」我走回避難室,手掌貼在門上,再看廚房最後一眼。「一個小時內我沒有跟你連絡的話,報警。」說完我就關上避難室大門。

***

我回過頭去,跟瑪莉面面相對。沉默片刻之後,瑪莉問道:「你把門關上,我們出得去嗎?」

我點頭:「避難室的設計就是讓人躲藏的。一旦啟用,就只能從裡面打開,外面的人進不來。」

「那你啟用了嗎?」

我看著大門旁邊的控制面板跟對講螢幕。「沒有。如果他打算使用避難室的話,我們可以攻其不備。」

瑪莉看了看四周,突然眼睛一亮。「好吧。至少我們找到他的手稿了。」

我走了過去,只見瑪莉在料理台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本筆記本,封面寫著《急速進化》幾個大字。我伸手接過,感受一下,立刻知道這本手稿的確是用莎翁之筆寫成的。「很好。找到手稿就好了。」我將手稿放入背包,回到門邊研究控制面板。

「我們可以看見外面的情況嗎?」

我按下一個按鈕,螢幕上隨即顯示廚房的畫面。我繼續按下按鈕,畫面在客廳、臥房、客房以及陽台上逐一切換。凱文‧羅斯這時已經進入客廳,正在將昏迷的女子放在沙發上。「是可以看到。但是不知道這樣做會不會被他發現就是了。」

我繼續監視羅斯,只見他好整以暇地脫去女人身上的衣物。我不知道他對那名女子做了什麼事情,不過起碼暫時女子看來只是昏迷而已。正看著,我身後突然傳來一下冰箱開啟的聲音。我立刻轉頭,低聲叫道:「不要!」但是已經太遲了,只見瑪莉拉開冰箱的門把,站在原地凝視著其中的景象。

大概過了五秒鐘左右(感覺起來更長),她臉色平靜地關上冰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跟著慢慢地吐了出來,然後轉頭看我,說道:「這裡面有…………」她似乎沒有辦法完成這個句子,最後只是搖了搖頭。

「對不起,把妳帶來這種地方。」我道,因為我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瑪莉繼續搖頭:「我們一定要救外面那個女孩。咦……

我見她神色疑惑地看著我的身後,於是我立刻轉身看向對講螢幕。女人赤身裸體躺在沙發上,但是畫面之中已經沒有羅斯的蹤影。我按下按鈕切換攝影機。不在主臥,不在客房,不在陽台,當最後終於切換到廚房之時,我跟瑪莉同時給螢幕上的景象嚇得發出一聲驚呼。羅斯站在廚房裡,沒錯,而且他還是站在攝影機前面,面對螢幕,彷彿在看我們一樣。

我跟瑪莉的直覺反應就是離開螢幕正前方,閃到旁邊的牆上。這樣其實很蠢,因為光是在外面看著攝影鏡頭是不可能看見我們的。

「傑克,是你嗎?傑克‧威廉斯?」對講機中傳來羅斯冷酷的聲音。

我大氣也不吭一聲,默默地拉著瑪莉的手腕,動也不動地待在原地。其實我內心驚訝到了極點。他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在這裡?我環顧四周,終於在水池上方看見一台小型的攝影機。好吧,就算他可以從外面看見我們,但是他的語氣也太平靜了點,似乎我會出現在這裡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切實在太不對勁了。

「傑克,不要躲了,我看得見你。」

我對攝影機的方向揮了揮手,然後回到螢幕之前,看著站在外面獰笑的羅斯。「我也看得見你。那又怎樣?你已經事跡敗露,準備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哼。」他嘴角上揚,神情不屑。「那也要你出得來再說。」他伸手在畫面以外的地方動了幾下,避難室大門當即傳出一陣機械運轉的聲音。我大吃一驚,趕緊按下開門鍵,但是沒有任何反應。我抓起鋼門上的把手,使勁後扯,結果當然紋風不動。我太天真了,這個房間一開始就算真的是一間避難室,後來當然也會被他當作囚室使用,要從外面反鎖我們,不過舉手之勞而已。我對瑪莉揮了揮手,要她稍安勿躁,再度回到螢幕之前。

「你看到我好像一點也不驚訝?」我問。

「為什麼要驚訝?我早就知道你在注意我了。」

我神色疑惑:「為什麼?對你來說,我根本沒有注意你的理由。」

「你真的不懂。」羅斯伸出食指在螢幕前搖晃,彷彿是在教訓小孩子一樣。「這整件事情根本就是一件誘捕你的行動而已。」

「誘捕我?」我壓抑臉上的驚訝神色,保持冷靜的語調詢問:「為什麼要誘捕我?」

「因為你管太多。」羅斯冷笑。「莎翁之筆的世界不需要你這種自命清高的衛道人士多管閒事。」

我忍不住愣了一下,因為羅斯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令我更加吃驚。我暗自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從來沒有干涉過你,甚至沒有進入過《急速進化》的世界。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存在?」

羅斯哈哈大笑,笑完之後和顏悅色地看著螢幕,說道:「你死就死吧,問這麼多幹什麼?」說完手指一動,顯然又按下什麼按鈕。

我立刻回頭張望,只見天花板上一個排氣孔中冒出絲絲白氣。我對瑪莉道:「拿衣服蓋住口鼻。」接著拉開背包,取出一把手槍,以槍柄擊碎控制面板跟螢幕,舉起槍口連開五槍,分別打壞攝影機跟所有燈具,避難室內隨即陷入一片漆黑。我收回手槍,取出手電筒,拉著瑪莉來到桌前,將羅斯手稿放在桌上,隨即拿出一個小型定時裝置,黏在桌面下方。我攤開手稿,一手放在書頁之上,一手摟住瑪莉纖腰,說道:「妳相信我嗎?」

瑪莉透過摀在嘴前的衣袖悶聲說道:「這種時候我還能相信誰?」

我微微一笑,非常高興她能在這種時候保持幽默的心態。「那就跟我走吧。」

我閉上雙眼,手掌一沉,登時陷入手稿之中。在瑪莉來得及開口詢問之前,我們的肉體已經自羅斯的避難室裡徹底消失。

創作者介紹

班尼的書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