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十三、中招

 

話說莊森和趙言楓跟隨玄日宗弟子趕往廬峰棧。蜀道難行,諸多山道不便騎馬,必須步行。儘管只有短短不到百里的路程,三人還是到第二天傍晚方才抵達廬峰棧。他們在棧道上又走出五里路,來到一塊向山壁內開鑿出來大空地。空地上起了座竹屋,白日有附近村人奉茶,晚間則供趕路不及的旅人住宿。此刻只見空地上升了營火,竹屋四周有五、六個人忙進忙出。莊森正想搬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的切口來念,趙言楓已經叫了聲:「爹!」奔向前去。

趙遠志大吃一驚,沒想到會見到女兒,問道:「楓兒,你怎麼來了?」

趙言楓牽過她爹的手,笑道:「我跟莊師兄來助爹一臂之力。」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二、談判

 

這幾日玄日宗上上下下忙著準備玄武大會。有些弟子忙著與城內各客棧、酒樓協調各門派住宿事宜,有些忙著處理城內日益增加的武林紛爭,各分舵弟子護送各門各派的人馬前來與會,總壇中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卓文君沒有心思處理這等瑣事,便讓他們全部去找趙言嵐回報。

洞庭幫幫主陳可望壓來一名黑店掌櫃,指名交給卓掌門。卓文君沒有見他,趙言嵐收下人犯,打發陳幫主離去。發現黑店掌櫃是玄日宗弟子後,趙言嵐禀明崔望雪,將人犯私刑處死。

二代弟子關瑞星回報,請郭在天趕赴廬峰棧援助趙遠志。郭在天陰謀策反,想要推說不去,讓卓文君訓了一頓,只好無奈出門。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一、行俠

話說莊森與趙言楓一大早收好行李,去馬房領了兩匹好馬,策馬出城。鶴鳴山離成都不遠,倘若兼程趕路,一日便可抵達。本來莊森打算馬不停蹄直奔鶴鳴山,現在有言楓師妹陪伴,他也不急著走了。出成都沒多久,兩人便放慢速度,並騎緩行,一路有說有笑,宛如小情侶偕伴出遊。

「師兄,師叔要你接應我爹,為什麼托天師道探聽消息,不傳令讓咱們自己人去留意?」

莊森不好說是卓文君不信任本門弟子,於是答道:「師父與太平真人私交甚篤。太平真人主動說要幫忙,師父不願回絕人家好意。」

「是了。」趙言楓點頭。「其實我爹跟二師叔多大本事,天底下有什麼是他們應付不來的?說去接應,咱們這點微末道行,又濟得了什麼事?」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查案

次日天剛破曉,莊森起個大早,下床梳洗,開始收拾行李。想到師父派他孤身上路,闖蕩江湖,不禁心下雀躍。路過書房時,發現其中燈火未熄。莊森微微一愣,輕輕敲門,問道:「師父?」

「進來。」

莊森推門而入,看見卓文君埋首在一堆陳情書中。他問:「師父,您昨晚沒睡?」

卓文君放下手中書信,揉揉眼睛道:「輾轉難眠。」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看診

話說莊森下得鎮天塔,依照師父吩咐,先去伙房下碗麵吃,跟著回到煮劍居小憩片刻。天黑之後,他換上緊身黑衣,拿布矇住了臉,自煮劍居側牆翻了出去,沿途避開巡邏弟子,來到青囊齋外。他就著夜色掩護,坐在棵大樹上,靜心等候。

沒過多久,庫房火起,總壇一團慌亂,閒雜人等紛紛趕去救火。莊森提氣縱躍,落在青囊齋院牆上,幾個起落,翻上大堂屋頂,輕手輕腳地來到內院。他趴在屋簷上觀看,只見一名女弟子坐在內堂門口挑燈看書,認得是崔望雪大弟子吳曉萍。另外還有一名女弟子自煎藥房內端了一碗湯藥出來。他待端藥弟子進入大堂後,手指使勁捏碎一塊瓦片,手持碎石躍下屋簷,在吳曉萍抬頭喝問之前彈出碎石。吳曉萍說了一個「什」字,聲音當即啞了。莊森竄到她的面前,出掌將她劈昏,端端正正地放回椅子上。乍看之下倒像是在低頭看書的模樣。

莊森閃入內堂,推開六師伯的房門,入門反身關門。他來到孫可翰床前,拉了張椅子坐下,扯下面巾,輕聲道:「六師伯,小姪得罪了。」隨即撩起被褥,拉出孫可翰的左手把脈。孫可翰脈象紊亂,但卻毫不虛弱。莊森以內力試探,發現他內勁雄渾,聚集丹田,並無心脈受損而導致功力渙散之跡象。按理說以孫可翰功力之深,再嚴重的傷勢都能自療,絕無受傷兩個月卻毫無好轉的道理。莊森拉開孫可翰衣襟,露出殷紅掌印,伸掌置於其上,觸手冰涼,好似掌心握冰。他運功驅散寒毒,卻沒有感到冰寒內勁與其相抗。他放下手掌,側頭看著掌印。

沉吟半响過後,他自懷裡取出藥包,攤在床頭几上,拔出一根銀針,對準掌印中央扎了下去。銀針並未變色,不過隱隱帶有一股香甜氣息。莊森仔細聞了聞,突然感到一陣噁心,忍不住便要嘔吐。他連忙自藥袋中取出一枚烏梅丸服下,運功加速藥性,壓抑噁心。他把銀針以白布包好,塞回藥袋,收入懷中。接著整理孫可翰的衣衫,蓋上被褥。正打算要離去之時,門外傳來人聲。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盜寶

卓文君回到總壇,直奔鎮天塔。路上兩名弟子來報,都說四師叔請掌門師叔回來後前往青囊齋說話。卓文君不于理會,一路來到鎮天塔六樓。只見莊森搬了套桌椅放在石門口,一面喝茶一面閱讀崔望雪送來的玄日醫經。他看見師父到來,當即放下書本,起身迎上。

「師父。」莊森恭敬請安。

卓文君點頭。「可有異狀?」

「無。」莊森翻過一支扣著的茶碗,倒杯熱茶端給卓文君。「師父請用茶。」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訪友

次日清晨,卓文君起床練完晨功,用畢弟子送來的早飯,隨即前往青囊齋探望郭在天。經過一夜調養,郭在天氣力已然恢復大半,正坐在青囊齋後堂讓崔望雪把脈。卓文君進入後堂,也不打擾他們,逕自去茶几倒茶等候。

據郭在天所言,與卓文君作別後,他又在臨淵客棧待了數日,靜待拜月教追兵。三日後正午,貪狼、巨門兩尊者趕到。郭在天暗中偷聽,得知拜月教買通中原高手盜取玄天劍一事。之後行跡敗露,臨淵客棧一場惡鬥,他與貪狼尊者對了一掌,雙雙身受內傷。郭在天輕身功夫天下無雙,儘管身上負傷,依然撇開追兵,逃出重圍。一路無話,直到三天前又在道上遇上祿存三尊,雙方且戰且走,終於打回成都。

崔望雪提筆書寫藥方,讓女徒弟下去煎藥,說道:「師兄,這帖藥喝下去,寒毒便清得差不多了。請你待在青囊齋靜養,不要運功調息,三天之後,內傷自可痊癒。」

卓文君放下茶杯,走到桌前,招呼道:「師兄,師姊。」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