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東林黨

白草之走後,劉敬先吩咐道:「遠志,出去門外看著,別讓人任何人進來。」陳遠志道:「是,大人。我先讓人搬走屍首。」劉敬先揚手。「一會兒再說。」跟著又向宋師爺道:「師爺,你先去打理打理。」二人得令而去。

鄭恆舟拱手道:「給大人添上這等麻煩,卑職好生過意不去。這些年承蒙大人照顧,今日特來向大人辭別。」説著伏身拜倒。「恆舟感謝大人知遇之恩。」

「快別多禮。」劉敬先連忙將他扶起。站定之後,問道:「你打算上哪兒去?」鄭恆舟答:「先離開北直隸。想辦法與我師弟會合,瞧瞧有無幫得上手的地方。接下來何去何從,到時再做打算。天下之大,總有我容身之處。」

劉敬先感慨道:「眼看朝政混亂,有才幹的人不是被捕入獄,就是被迫遠走它方。這樣下去......」他長嘆一聲,又道:「回想萬曆年間,皇上不肯上朝,朝政不修,缺員不補,奏摺不批,臣子連告老求去都不可得。好不容易盼到光宗皇帝繼位,朝政終有起色,想不到在位不過一月有餘,光宗皇帝就縱慾駕崩。當今聖上本來該有一番作為,卻因為朝臣結黨內鬥,而對朝政失去耐心,重用宦官,讓魏忠賢這等小人得勢。如今閹黨醞釀許久,勢力龐大,只待他們部署完畢,證據做足,那就萬事休矣......」説著搖了搖頭。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不寧夜

鄭恆舟出了飯館,來到衙門口。衙役告知錦衣衛派人來請總補頭去張大鵬家查案。鄭恆舟吩咐見到陳遠志回來,叫他過去找他。跟著便又趕往城東案發現場。

再度抵達張家,已是申末酉初。錦衣衛人馬盡數撤離,張大鵬家無人留守。鄭恆舟推門而入,隨即愣在門口。只見屋內整整齊齊,除了一張小桌斷成兩截,躺在地上外,桌旁四張木椅全都好端端地立在原地。屋內一塵不染,似乎有人刻意打掃,就連砸爛在地的桌子旁邊都無半點木屑。他前往臥房、廚房及佛堂察看,都是一個樣子。臥房牆面有塊地方泥灰脫落,磚石鬆動,不過地上也給清理過了。他走回外廳,無意間抬頭,看見頭頂上有根樑柱微微上凸,似有斷裂痕跡。他搖了搖頭,拉把椅子坐下,靜靜思索案發當時的情況。

片刻過後,陳遠志趕到,進門之後也是一愣,隨即説道:「打掃得這麼乾淨?錦衣衛到底是來查案的,還是來掃地的呀?」

鄭恆舟道:「這是在告訴咱們,錦衣衛查過的現場,地方衙門不必再查。」他伸手一指,讓陳遠志也拉張椅子坐下。「又或許是跟他們上面交待,表示這裡已經清理完畢,不用擔心地方衙門來查。」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二、故人來

鄭恆舟返回巡撫衙門,逕自去見劉大人,卻在走道遇上宋師爺。「恆舟兄,劉大人與人議事,吩咐不得打擾。咱們到偏廳去談。」兩人到得偏廳,鄭恆舟將錦衣衛阻擾辦案之事說了。兩人參詳片刻,不得要領,只有先等巡撫大人出來再做打算。鄭恆舟乾了壺茶,心浮氣躁,總覺坐立難安,便請師爺代為覆命,又要出門查案。便在此時,有衙役進來通報,說衙門口有人來找總捕頭。鄭恆舟跟了出來,一見門外之人,喜出望外,攤開雙臂迎了上去。

「小師弟!」鄭恆舟展顏歡笑。「五年不見,你長這麼高了!」

「大師兄愛開玩笑,五年前我都二十啦,哪裡還能再長?」門外之人笑道。點蒼小師弟姓毛名篤信,一身青衣布袍,作書生文士打扮,相貌白白淨淨,一臉祥和之氣,若非背上揹把長劍,實在不像武林中人。鄭恆舟不涉江湖,不過平日好與丐幫幫眾結交,江湖閒事倒也略知一二。毛篤信年輕氣盛、急功好義,下山出道至今雖只四年,卻已在江湖上闖出響亮名號,人稱「書生劍」。二師弟柳乾真雖為點蒼掌門,卻因修習勁蒼訣而晚了兩年下山,是以毛篤信成名還在柳乾真之前。

二十年前,點蒼派上代掌門柳成風突然絕跡江湖,其後十餘年間,武林中再也無人提起點蒼,不少人都認定柳成風早已身亡,點蒼派就此滅了。直到六年前,鄭恆舟告別師父,下山遊歷,世人方知點蒼絕技尚有傳人。然而鄭恆舟下山不到一年便即投身公門,武林中人都説他貪圖功名,自甘朝廷鷹犬,恥於與其為伍,不屑提起此人。是以他武功雖強,江湖上卻默默無聞。至於他為何要進衙門當差,武林人士不明緣由,他自己師門中人卻都心知肚明。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