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十年前,任天堂遊戲主機當道,當時年幼的我就很想擁有一台。超級瑪莉、影子傳說、北斗神拳等等,全部都是我兒時的夢想,問題在於,就跟許多我們那個年代的家庭一樣,我家大人將電視遊樂器視為毒蛇猛獸,即使後來決定要幫我們買一臺遊樂器時,當年任天堂主機的價錢也不是父母認知中小朋友玩具應有的標價。於是我們退而求其次,只求有,不求好,買了一臺阿羅士遊樂器(如果我沒記錯名字的話)。

很多年後,我才知道那是SEGA發行的主機,曾經也放過一段不太大的異彩。不過在小時候的我眼中,它只是一臺處處比不上任天堂的次級品,甚至還必須用什麼詭異的轉接裝置插超大塊的卡夾才能玩一個號稱是影子傳說但實際上只有任天堂影子傳說第一關內容的遊戲。

後來的十幾年,我就在這種處處使用次級品的情況下享受人生。所謂知足常樂,使用次級品也沒什麼不好。買不起最強的顯示卡甚至前一代最強的顯示卡嗎?三四千多塊的平價品也沒有多差,頂多就是溫度燙一點,解析度低一點,張數少一點而已,能用就好。

直到十幾年後,手頭上有一點點自己賺的錢後,有一天路過光華商場,突然看見驚為天人的一個遊樂器遊戲,真三國無雙,當場在我心裡種下了一棵罪孽的種子。因為我突然發現,買一臺PS2並不是我的經濟能力無法負擔的事情。童年時的缺憾瞬間浮上心頭,傳說中的遊戲片片冒出水面。那是對自己的一種放縱,對從前的一種補償。我告訴自己,既然自己賺錢,就可以自己揮霍。

許多敗家故事,都是從童年的缺憾開始說起。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