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魔》官方網站

臉書Banner-01

六、死裡逃生

女神離開之後,我胸口壓力一泄,輕輕放開愛蓮娜,憑藉自己的力量站立。雅典娜笑盈盈地看著我,接著環顧四周,拍拍裙襬,開口說道:「好險,剛剛真是緊張。」

「緊張?」我側頭看她。「看不出來。」

「她彈指之間就能殺我,怎麼會不緊張?」雅典娜說。

「那妳還來挑釁她?」我問。「妳不是說要置身事外嗎?如今她掌握渾沌,居心難測,妳不怕她當真動手殺妳?」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氣中隨著筆跡出現一塊閃亮的四方形輪廓,四方形中央的空間鼓脹收縮,虛實不定,彷彿該處的空間特別脆弱一般。陳天雲在門中央偏右的地方畫下一道門把,隨即將莎翁之筆插回上衣口袋,伸出右手握住門把。

我氣若游絲,無力說道:「陳……天……雲……」

他稍停片刻,也不回頭,只說:「我給過你機會阻止我了。」說完壓下門把,拉開光門。

門後激光四射,噴灑出一股強烈的氣息,充斥整個大辦公室。我失去法力護體,幾乎連眼睛都無法睜開。只見那道光門彷彿逐漸擴張,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接著光門中央浮現一道黑影,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實在,最後凝聚成一個女人形體,朝向光門這一邊緩緩走來。對方長髮飄逸,步伐輕盈,體態曼妙,每踏出一步都彷彿在地面上掀起漣漪,自天空灑落花瓣,令萬物滋長不休,同時又令萬物猝死凋零一樣。

當對方終於來到門口之時,陳天雲放開門把,後退ㄧ步,讓對方步出光門,進入我們的時空,我們的世界。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新氣象

我們對新氣象計畫的總部一無所知。不存在的建築最麻煩的地方就在於你查不到它任何資料。沒有建築藍圖,沒有管線分佈,沒有監視畫面,什麼都沒有。這表示你沒有辦法規劃任何入侵計畫。遇上這種情況的時候,正常人,我是說正常探員,就只能直搗黃龍。幸虧我不是正常人,我的組員也都不是。

愛蓮娜決定出動草雉計畫。

「目前我們手頭上的資料嚴重不足,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打草驚蛇,聲東擊西。」愛蓮娜說。「我闖進去大鬧一場,你趁機從隱密入口偷溜進去。」

要啓動草雉計畫,就表示我們必須在附近架設行動基地。一來是因為草雉計畫需要大量能源,一次充電所能使用的時間有限。二來是因為對方既然能夠使用隱形科技(或是法術),肯定也擁有遮蔽各式訊號的能力。所以保險的作法是就近播送遙控訊號,適時加以調整。保羅透過關係,弄了一臺偽裝成箱型車的裝甲車來。在將包括草雉計畫在內的所有裝備裝上車後,車裡連我擠進去的空間都騰不出來。沒關係,我另行開車。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面對面

我攔了一輛計程車,給了司機安全屋的住址,然後撥打電話給愛蓮娜。「愛蓮娜?收到資料了嗎?」

「收到了。分析中。」愛蓮娜說。「我還傳了一份副本到保羅那裡去。不過他應該是去睡覺了。」

「讓他休息吧。」我說,接著好奇。「對了,妳需要休息嗎?我有沒有打擾妳?」

「還好。我本身不需要休息,只是硬體每隔一段時間會有點過熱。但是不要擔心,我有兩個子系統可以切換。雖然無法全速運作,但是還不至於到影響任務遂行的地步。」愛蓮娜停了一會兒,又道:「再說,現在紐約是白天。」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刻意理理衣衫,面帶誠摯的笑容,朝向女子走去。在來到麵攤跟便利商店中間的時候,四周突然壓力來襲,彷彿空氣的密度變大,化作一灘果凍一般。我皺起眉頭,跨出果凍,迎面隨即撲來一陣清風。我回頭看看身後,麵攤已經不知所蹤。

我來到女子面前,對她點頭微笑:「妳好。」

「你好。」她回答。她的笑容燦爛陽光,令人情不自禁產生好感。

「妳在等人嗎?」

「嗯。」她點頭。隨即拿起放在椅子旁邊的第二杯咖啡。「咖啡?」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送他們上車,看著他們離開,然後走回公車站牌。我四下尋找,終於在差點要摔下山坡的地方找到一顆柳樹。我拔下一片葉子,捻來兩滴露水,口中唸唸有詞,將柳葉覆蓋在眼睛之上輕輕搓揉。取下柳葉之後,眼前的景象變得清晰異常,彷彿螢幕解析度突然提高,還加開反鋸齒功能一樣……天呀,我太常跟保羅還有愛蓮娜混在一起了。我需要一些新朋友。

原本空無一人的公車站旁如今多了一名黃種男子跟一名白種女子。我拋開手中的柳葉,葉片落地的同時,他們兩個一起轉頭過來看我。我微微一笑,若無其事地走到他們身旁,雙手插入口袋,靜靜等待末班公車。

跟兩名鬼魂一起等公車並不是什麼愉快的經驗。我們三個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就這麼一直站著。如果他們兩個是人的話,我這時應該已經開始跟他們閒聊起來。最起碼,我應該已經跟那名白種女子閒聊起來。我偷偷瞄了她一眼,發現她相貌美麗,超然脫俗,擁有一種可以輕易吸引男性目光,但卻不會激發慾念的美感。我不禁好奇,像她這樣的女人,到底在這裡經歷了什麼樣的遭遇,為什麼竟會淪落到客死異鄉的結局?我很想問,但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我沒有在現實生活裡跟鬼魂打交道的經驗,既然他們都不說話,說不定他們都不喜歡說話也未可知。

突然左邊「啪」地一聲。我跟白種女鬼一起轉頭去看,只見黃種男鬼一手壓在自己脖子上,緩緩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地放下手掌,聳肩道:「山上蚊子多,忍不住就要動手。」

我跟女鬼又轉回頭來,我邊轉邊點頭,一邊附和道:「是呀,山下蚊子也不少。」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末班公車

我駕車離開尊爵大飯店,不多時駛上高速公路,朝向規劃好的安全屋開去。才剛進入台北,電話又響了,我輕點耳機,接起電話。

「錢老闆,有線索了。」

「張董?效率真高。」我說。「我才剛下飛機,讓我喘口氣行不行?」

「我這兩年迷上一套美國影集,是講一個反恐組織外勤探員在二十四小時之內處理恐怖事件的故事。」 張董笑道。「我喜歡那種緊湊的步調。」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董站起身來,理理領帶,一手拔起桌上的麥克風,對照桌面的筆記。「股東提到轉投資的問題,這一點大家當然是非常關心。跟各位股東報告一下,由於公司準備在年底的時候進軍大陸,並且在明年第二季之前進軍美日,所以現在我們正在竭力規劃全球戰略佈局的問題。那麼,由於現在我們的市場還在台灣,市場規模並不足以取得大量獲利,有鑒於我們商品本質的關係,即使有多餘的資金,我們也很難提高商品供貨量。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董事會決定將多餘資金拿去轉投資,一方面可以增加資金的靈活運用,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跟未來的戰略夥伴打下良好的基礎。」

「什麼叫作多餘資金也很難提高產量?」台下有人問道。

「這又牽扯到商品製作流程的問題。」張董道。「各位都知道我們有在大陸深圳設廠,不過深圳廠是專門用來生產ipod……不是,是三身符的電子零件部位,以及進行最後的組裝工程的。我們符咒本身並不能在電子廠區生產。各位要知道,我們公司的每一張符咒都是由我們的製符師傅手工繪製的。我們不可能採取印刷的方式大量生產。如果您不是我們公司上市初期就已經參與投資的股東的話,在此跟您報告一下,我們曾經嘗試過印刷生產,但是產品的良率太差,而且效果不彰。所以符咒的部份唯有仰賴人力才能達到最佳的產能,而這一部份也是我們商品至今無法大量投產的主因。」

「不過就是叫人拿筆鬼畫符嗎?」剛剛那名股東又問。

「並不是。」張董解釋。「要繪製出具有效果的符咒,除了繪圖的精準度需要注意之外,製符師傅也必須具有一定的修行道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去武當山增設道觀的原因。員工訓練是很重要的,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道觀才能培養出工作效率強悍的製符師傅。不知道這樣回答,股東是否滿意?」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股東大會

天際標靶事件結束之後,我們隨即回到凱普雷特集結,進行進一步的情報收集,並且商討接下來的行動。根據資料顯示(以及衛星畫面證實),天地戰警的總部確實設在陽明山中山樓地底,雖然我一直認定這棟蓋在硫磺口的建築在現實之中根本蓋不出來,但是它畢竟還是進入現實了。關於天地戰警的詳盡資料,一切都跟我印象中沒有差別,主管至今依然是陳天雲。不過半年之前,他將大部份的職責交接給副主管曹萬里,自己帶領一批親信外出設立分部,開啓一個代號新氣象的計畫。新氣象計畫保密至極,就連天地戰警的主機裡也沒有分部地址的資料。我們調出計畫卷宗,主旨非常簡單,就是「為世界帶來新氣象。」

關於取得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等任務,天地戰警沒有紀錄,看來應該是屬於新氣象計畫的一部份。我要求愛蓮娜盡力追查新氣象計畫的一切,不過幾乎查不出任何頭緒,彷彿他們只是天地戰警伺服器中的一個預計計畫名稱,根本沒有真正執行過。然而我們很清楚這個計畫有在運作。儘管不清楚確實目的,但是任何手中握有莎翁之筆跟命運之矛的組織都絕不能放任不管,除非握有這兩樣東西的人是我本人。這種矛盾的想法短暫令我不安,但是我沒有細想下去。我沒那麼多時間。

想要了解進一步的情況,我就必須跟天地戰警的人接頭。

我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雙燕,第一個否決的人也是她。否決她沒有任何實質的理由,完全是心理因素,而且是不適合在瑪莉面前提起的心理因素,所以我決定根本不要提起這個選擇。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中正機場

我手持護照證件,站在入境證照查驗台前方排隊,腦中回想著剛剛在飛機上閱讀的報紙。我曾經為了莎翁之筆的事情來過台灣一次,跟天地戰警的作者接觸,討論誘捕天地戰警叛徒事宜。真正的誘捕行動是我回歸紐約之後展開的,所以我並沒有在台灣停滯太久。不過當初為了融入天地戰警的社會背景,我也曾經花點時間研究過台灣跟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我必須慚愧地說,直到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台灣並非中國的一部份。

總而言之,根據飛機上的報紙所示,過去六個月來,台灣社會動蕩,反陸情緒高張,兩岸關係持續惡化,已經到了前所未見的地步。大陸頻頻傳出台商遭受綁架與暴力毆打的消息,大陸觀光客在台灣也三不五時發生暴力意外,海上喋血事件不斷,空軍演習擦槍走火,兩國各大城市都開出現反陸以及反台的示威遊行,所有能夠出錯的環節通通出錯。簡直地說,只要把一個台灣人跟一個大陸人放在一起,一段時間過後肯定會吵起來,放再久一點的話就會動手,再不把他們分開,事情就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這叫作台海衝突一觸即發。

是的,這就是我在飛機上看到的新聞標題:台海衝突一觸即發。

此刻女神尚未進入人間,渾沌力量就已經影響至斯,當真讓她進來的話,世界多半萬劫不復……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命運之矛

我按下按鈕,身後通往實驗室的大門緊閉,眼前的落地窗則朝向兩旁開啓。「妳確定這個飛行背包有通過測試?」

「確定。」愛蓮娜說。

我戴上頭盔,兩手緊握操縱桿,向前走到落地窗邊。六樓說高不高,說矮不矮,總之摔下去是會死人的。我左手按下預備鈕,飛行背包兩側緩緩伸出兩張平衡翼。結果火箭人計畫的飛行裝置並非漫畫裡那種會噴火的東西,大小比想像中要大上一點,如同在背上背了兩個大圓筒一樣,桶內是類似直升機螺旋槳的扇葉設計,以氣旋的方式將人送上天空。合理,我常想真在背上背個會噴火的東西,屁股是能給它烤多久?我正要按下右手的啓動鈕,愛蓮娜突然說話。

「有沒有什麼話想說的?」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草薙專案

中午時分,我跟阿布來到天際標靶公司園區東北角的側門之外。天際標靶公司整體規劃類似部隊營區,四面都以圍牆圍起,類似這樣的小側門有好幾個。營區外圍派有巡邏哨,但是沒有固定哨,我們躲在路旁計算時間,確定下一班巡邏哨要在四分鐘後才會過來後,我們離開樹叢,來到門前。

「指紋、聲紋辨識,還有警報器。」我看了看門旁的裝置。「愛蓮娜?」

「調閱人事資料,製作聲音檔案跟電子指紋,等我一下。」

阿布不耐煩。「交給我來。」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搭乘計程車回到凱普雷特。天亮了,夜店已經打烊,我們繞到側巷,從餐廳後門進去。廚房員工還在清理餐盤。我跟他們打了聲招呼,進入夜店正廳。兩名外場服務生忙著整理桌椅,女酒保則在吧台之中清洗杯具。酒客都已經散光,只剩下角落一桌坐得有人。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保羅跟瑪莉。

我跟阿布迎了上去。「保羅,你不是說要安頓瑪莉嗎?」

保羅說:「她不讓我安頓。」

我一看兩人臉上都有淚痕,心想不方便打斷他們父女團員,於是跟瑪莉點一點頭就要上樓。不過瑪莉卻叫住了我。

「傑克。」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行動策劃

我們趁醫院人員還沒甦醒之前,將瑪莉身上的醫生長袍脫下,把金屬推車推回護理站。本來還打算把不屬於該病房的病床連帶病患給推出去的,但是眼看人們已經逐漸開始醒轉,我們決定不要這麼做。我讓保羅先把瑪莉抱下樓去,然後在蘇珊的床邊坐了下來。

「傑克?」蘇珊張開眼睛,聲音虛弱。「你來了?」

我握住她的手掌。「是呀,我來看看妳好不好。」

她微微一笑:「你請女朋友來照顧我?」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蓮娜,醫院裡的情況怎麼樣?」我摸著耳機問道。「愛蓮娜,回答?」

「失聯了?」保羅問。

我點頭。

「不意外。」他環顧醫院正面。「就算沒有失聯也不會有多大用處。我相信此刻醫院附近所有的音訊視訊等對外聯繫通通斷絕。」他回頭指向我們爛成一團的車頭,揮手一比。「範圍大概就從撞車的那道無形力場算起。」

我看看車頭,看看牆邊的屍體,看看醫院大門,然後舉步就走。保羅遲疑片刻,跟了上來,在我身旁問道:「你就這麼進去?」

戚建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